雖然三月“瘋狂”不再 但球鞋和故事仍然炫彩
2020年04月07日14:54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們對於球鞋在顏值上的要求,

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曾經有一段時間,鞋子在鞋迷們眼裡,更接近一個統一的整體。關於他的顏色、款型、科技含金量、還有上面那些讓人叫得上,或是叫不上名字的Logo……這所有的一切,經常會被統稱為一句對於“這雙鞋”整體的讚歎和稱道。那時,對於一款鞋無論是褒還是貶,大家基本上都是以“那雙鞋”為主語展開評價的。

可後來,關於鞋子的顏值、賣相的衡量標準變得越來越複雜。人們的評判細化了,一款鞋所呈現出的效果可以取決於更加多元化的因素。更多時候,人們會從不同配色、版本、別注等……一些附加的角度來看待鞋子。

漸漸的,我們發現,原來同一雙或者幾雙鞋子,無論是元年和複刻之間;或者乾脆就是兩個首髮色間,原來也可以有這麼多種變化和可能性……當然,這也和從上個世紀末,各大品牌就不同程度實施了"海量配色“戰術不無關聯。但開弓沒有回頭箭。顏色版本這個口子無論好壞,只能越開越大。

於是,“配色拯救”,“聯名加成”,或是很多人眼中暴殄天物般的“絕交版本”……等等固定梗,漸漸成為了Sneakerhead們議論的話題。而“元年”的概念逐漸變成了奢侈享受,並常常和“忠實”這類謂語放在一起。

筆者認為,從根本上導致這種情況的,除了各品牌在積極意義上的“求變精神”,以及設計水準和風格上的平庸、趨同化之外,還有一種不褒不貶的原因,那就是——品牌和商家對於單一鞋款的詮釋和營銷運作方式的改變。

這樣一來,很多人發現,儘管從數量上看,現在的Sneaker可謂物質極大豐富,但能夠引發茶餘飯後那種“驚豔”探討的鞋子越來越少了。而且就算聊到,原來簡單的“這雙鞋”,也會被“這個版本的”或“這款聯名”等主語取代。是大眾的口味挑剔了?還是球鞋文化本身的大勢所趨?這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不過,今天我們這個欄目要聊的,並不是這種決定Sneaker領域審美和價值觀走勢的大問題。而是個中的一處處小“閃光點”——那些特殊版本的球鞋系列。

在Sneaker領域,如果聊到那些規模還算比較可觀的特殊版本和系列,大家心裡肯定能說出不少。那麼從這次起,我們將在本欄目中選取一些Sneaker領域設計水準出色,但不一定大眾的版本、系列或別注,來與大家淺談一番,分享這些系列的來龍去脈,以便更好地認識這些”高顏值“版本,以及在它們身上品牌所堅持的“系列”概念。

好看的版本,是可以為球鞋加分的,甚至達到化腐朽為神奇的效果。不過相比較亡羊補牢的“車禍現場”,還是錦上添花的例子更值得一同鑒賞。因為這是本欄目的第一期,又正值這個本該“瘋狂”的季節,所以就從下面這個五彩斑斕的系列聊起吧!

Series About Series No.1

三月裡的“印象派”

——NCS系列淺談

說起NCS這一版本,和目前的這個時間段還真是有很大的關聯。籃球迷們都懂,每年的三至四月,都會迎來全球頂級校園競技的一次盛會——NCAA March Madness。這個名字在全球高校籃球領域,可以說有著“強心劑”一般的作用。

“瘋狂三月”,即NCAA男籃錦標賽決賽階段的對決,每年受關注程度,足以讓許多大型職業運動聯盟“甘拜下風”地讓出黃金比賽時段。關於NCAA的科普,恐怕您已經屢見不鮮了。僅以男籃一項為例,儘管不是職業聯盟,但包含的大學代表隊遍及全美,單單是“一級聯盟”球隊就分成32個賽區,總數量超過350支……如此規模的學生競技比賽,其影響力也絕對是超出許多北美之外籃球迷們想像的。

儘管因為盡人皆知的某些特殊情況,不久前,NCAA官方經幾次斟酌之後,已然取消了今年男、女籃錦標賽決賽階段的全部比賽。在“瘋狂三月”的歷史上,這無疑是史無前例的。不過,當這個三月失去了它的“瘋狂”屬性,當這項有著80年歷史的全美賽事被意外叫停……人們心中的失落感,越發反映出了往年這項賽事的火爆程度,和不可替代性。

別看“一字眉”在NBA那麼風光無限,曾經在瘋狂三月上也難逃宿敵佛大球迷的“腹黑”調侃

就像球鞋文化本身,NCAA“瘋狂三月”也早已成為了一種文化趨勢的象徵。和職業籃球相比,NCAA的比賽不止是上下半場,10秒過前場,30秒進攻時限,和1+1罰球等這些紙面上的區別……有很多傳統上的專屬元素,長久以來都在被身邊那些不止於看NBA的“進階”球迷們津津樂道著。而Nike曾經的這一版本球鞋——NCS,正是出自NCAA“瘋狂三月”的某項經典傳統。

沒錯,就是它——剪網隊。

所謂的NCS,是Net Collectors Society的打頭字母簡稱。原意譯為:網隊收集者社團。提到“社團”,其實也就能說明這一別注是“校園背景”無疑了。而所謂網隊收集,可不是,或者說不僅僅是指收藏籃筐上的球網而已。

在這裏,一向不怎麼拐彎抹角的西方人也賣了個小關子——實際上“收集網隊”,真正指向的是收集勝利和冠軍。而且收集的,還不是一般的網隊和冠軍,那必須是NCAA男籃錦標賽決賽階段比賽的網隊,和每屆NCAA最終的全國冠軍……而每一年的它們,都只有一個地方可以找到——“瘋狂三月”的盡頭。

那麼,這一系列的鞋款是如何表達NCAA的Net Collectors,或者說Champion Collectors內心訴求的呢?我們先來看鞋;再來說事情。

Nike HyperRev 2015 "NCS"

Nike Hyperchase "NCS"

Nike HyperRev 2016 "NCS"

Nike Air Force 1 Low "NCS" Pack

Nike Hyperlive "NCS"

這些便是幾款前期推出,比較有代表性的NCS版本球鞋。雖然審美的標準因人而異,筆者也多次強調過:任何一種審美趨勢理論上都是“片面”的,但最基本的視覺感官卻是有一定之規,以及一種相對固定評價的。

就像這幾雙在那些年經典的實戰鞋,它們的NCS版本一脈相承地呈現出的瑰麗色彩,寫意“塗裝”風格,以及既奔放又具備對設色面積的理性克製,不讓人感覺豔俗的整體視覺效果。一般情況下,能招致的非議及負面評價應該也比較有限。

如果您本身就喜歡這個版本的鞋子,那麼希望您往下繼續看,我們一起探討為什麼對它們有愛;反之,如果這版球鞋不是您的菜,筆者同樣希望您看下去,因為在劃完屏後,您的看法會轉變也說不定呢。

NCS系列最早誕生於2015年。這一企劃首創是我們曾經向大家介紹過的一位老朋友——Nike資深圖案設計師,目前擔任Nike鞋、服類設計總監,並主要負責亞太及拉美地區設計團隊的Erick Goto。

不過,在主導設計NCS版本的時候,Goto還只是一名專項產品的平面設計師。而這個“多姿多彩”的項目,主要是他和當時的兩位同事一起合作完成的。關於Goto以及他的作品,大家可能相對熟悉一些。這次主要為大家介紹和他一起完成項目的其他兩個人——

John Qudoe Lee,美籍韓裔設計師,2014年以實習生的身份進入Nike設計部,主要負責鞋款上的圖案設計工作。2016年,John Qudoe Lee在家鄉洛杉磯成為F.C. Dorsum工作室的聯合創辦人之一,並兼任創意總監。2018年再度回到Nike,擔任NSW Fuel的鞋類圖案設計助理。

Ashley Low,高級裝備配色設計師,2007年加入Converse,2010年從自由職業者轉為Nike鞋款配色師。起初負責項目偏重女子訓練裝備,之後先後做過籃球、足球、跑步等裝備的設計工作。2018年至今,依舊擔任Jordan Brand和Nike鞋類產品的色彩設計工作。

2015年,正是這兩位年輕設計師,與Erick Goto一道完成了NCS系列的創意與設計。其中,尤為擅長Logo設計和圖案繪製的John Qudoe Lee,在此之前就有過一些非常成功的設計案例。

其中最著名的就要數此前一年,John在自己的實習階段,在Goto和Ashley兩位前輩的指導下,一起完成了Nike Kobe 9 EM "Silk",也就是我們熟悉的“絲綢之路”版Kobe 9 EM上面的中國風圖案設計。在Goto提供了大體創意方向之後,在John的腦海中,用歷史上連接東、西方的絲綢之路意向來完成這款鞋圖案設計的想法逐漸清晰。而在顏色方面,他和Ashley也最終將鞋子的主色定位紫色:

“古時候,紫色的絲綢是最貴重的材料。”John這樣說道,“所以在這款鞋上,我們用紫色基調的工程網布製作鞋身,裝飾以金色的Logo。覆蓋鞋身的圖案靈感則是舉世聞名的敦煌壁畫。其間穿插的蛇形紋路,代表Kobe在全世界範圍內的遊曆。”

有了“絲綢之路”項目的設計經驗,John在翌年接手NCS系列的設計時,展現出了更加從容的發揮。John最終決定用一種非常儀式感的方式,來詮釋專屬於籃球的“三月瘋狂”。

首先,這一系列的原創Logo,便是由John設計的。這套Logo基本上由Net Collectors Society的三個打頭字母組成,字母上方的一條橫線,和字母C周圍的圓圈,是對於從籃板正上方俯視籃筐,所呈現形態的歸納。

當然,在完整版的NCS Logo上,我們還能看到諸如剪刀,虛線等表現“剪網隊”儀式的設計元素。與文字Logo的簡潔,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此系列最引入注目的絢麗色彩。那麼這些如油畫布上筆觸般的色塊,又和NCAA“瘋狂三月”有什麼關係呢?

“我找來了當時Nike旗下籤約的所有參與NCAA男籃錦標賽球隊的Logo,把它們合併在一個畫面上,然後切割成很多不規則的碎片。將這些碎片的圖案創建成矢量圖後,再結合矢量圖上的不規則圖樣,加入用丙烯顏料手繪的部分。”

就像John所說的,這樣的設計思路其實是有主導思想為依託的。在他,和他那些參與設計的同事們看來,“瘋狂三月”最瘋狂的地方就在於其“亂戰”特點,全國性規模,和必須全勝才能奪冠的殘酷賽制。所以,我們在NCS系列鞋款上看到的色彩,實際上算是“戰損”版的NCAA球隊Logo集合。

於是,在John信馬由韁般的手繪,以及Ashley對於圖案色彩的把控和創造力的作用下,這樣的“印象派”風格圖案和色彩,以同樣無拘無束的方式,成為了NCS系列鞋款最典型,也是辨識度最高的特點。

當然,同樣絢麗的色彩基調,也很有延續性出現在了那幾年所有和NCS系列相關的鞋款、服飾和裝備上。不過,由於NCAA錦標賽每年的不確定性,包括瞬息萬變的分區排名,還有屢見不鮮的名校落馬,“巨人殺手”及“黑馬”球隊層出不窮,這使得本來就是取自各校“混戰”現象的NCS主視覺圖案,也是一年一個樣兒。

並且,由於在設計上本身的自由度和塗鴉感,這一系列的塗裝在球鞋上的表現力和兼容性都足夠強大。因為本來就是隨機性較高的圖案拚貼,所以留給之後接手該系列的圖案繪製者,和色彩搭配師自己發揮的空間也就大很多。

Nike Zoom Rev "NCS"

不過,讓人感到有些遺憾的是。這樣一個有顏值,有文化,有底蘊,有故事的“四有”新系列,嚴格意義上講,也只是持續存在了三年時間就偃旗息鼓。2017年,在當季主打Team戰靴Zoom Rev上,我們再一次看到了NCS別注的身影。

只不過這一次的處理方式相對收斂——除了標誌性的紋樣從鞋身,轉移到了更加隱蔽的鞋幫、內襯和鞋帶上,對“瘋狂三月”斑斕色彩的表現,也變成了單色鞋款Pack的形式。倒是鞋舌上的那把代表NCS系列的“剪刀”,依然還提醒著人們它所屬的系列。

Nike Zoom Live "NCS"

同年,Nike還在定位更為中低端的Team籃球鞋Zoom Live,也推出了呈現效果更為低調的Net Collectors Society版本。同樣是“多彩風”結合剪網隊主題圖案,但這一次應該說是NCS系列的“最後一舞”了。在Zoom Live後續作品Zoom Live II的Multicolour風格配色上,儘管還可以找到前一代的彩色紋路,但NCS的事情已經不再被提及了。

儘管“瘋狂三月”在大洋彼岸的影響力無人能及,但作為存在了三年的Net Collectors Society系列,這樣頗有些“達達主義”和意識流特質的設計思路,實在是難稱“大眾”。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到當時那些球鞋“顏值黨”對它的喜愛,現在你依然能在社交網絡上搜到不少這一系列的曬鞋圖片。

在大家熟悉的“接撥兒”套裝的四款球鞋中,這兩款的圖案,便是由John Qudoe Lee參與完成的。

在那之後,作為NCS系列原創者之一,也是最初一版塗裝彩繪的繪製者John Qudoe Lee,又接連和Erick Goto, Ashley Low一道完成了諸如Kobe 10的"Pain",及慶祝美國獨立日的“4th of July”版本上的圖案設計。當然,還有曾經名噪一時的Hyperdunk 2015 "City Pack"四款城市版本中“里約”和“洛杉磯”兩版的圖案設計和繪製。順便說一下,當年驚豔到很多人的“接撥兒”別注Hyperdunk 2015 Low,正是這個套裝中的“北京”版本。

由John原創帶來的,"裝飾藝術"味道滿滿的車廂彩繪

John為“格萊美博物館”項目設計的Jay-Z主題多媒體互動裝置上的圖案,取自Jay-Z本人以往所穿的服飾拚接

除了仍然在Nike從事此類圖案設計工作之外,John Qudoe Lee時常也會釋出一些其他領域的設計作品。而風格也大多是NCS那樣的彩色拚貼。看來即便是對於他本人,這個項目也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John的設計之路越走越寬,那“NCS”系列又會不會被注入新鮮血液呢?

Nike Kobe A.D. "March Madness"

Nike Kyrie 4 "March Madness"

Nike PG 2 "March Madness"

儘管在2017年之後,“網隊收集者社團”別注鞋款的推出戛然而止。但讓這樣一個絢麗迷幻的版本,徹底銷聲匿跡,這也絕非明智之舉。於是在2018年,代表著“瘋狂三月”的那抹“彩虹”於當季主推——Kobe A.D.,Kyrie 4和PG 2三款簽名鞋上再度現身。儘管這次官方名稱中後綴依然不是“NCS”,而是更加直接的“March Madness”,但那大面積黑白純色和“混戰”圖案的對比,仍然能夠體現出NCS系列的初衷、遺風和格調。

說完鞋子,我們不妨來探究一下一些來自這個系列本源的東西。為什麼NCAA的籃球比賽會有獲勝一方剪下網隊這項傳統呢?

對於“剪網隊”這件事情,它存在於籃球運動歷史的源頭至今有著一些爭議,有的論調稱這一習慣實際上源於時間點更早的高中籃球領域。但無論怎樣,留存的資料幾乎都會指向同一個人——那就是從上世紀20年代到60年代,一直活躍於美國高中和大學籃球領域的傳奇教練,北卡州大,乃至整個大西洋海岸聯盟的“教父級”人物——Everett Case。因為無論剪網隊源自何處,這位Case教練都是歷史上第一位在NCAA比賽中剪下網隊慶祝勝利的人。

綽號“灰狐”的Everett Case教練,只在這個世界停留了不到66個春秋,但經歷卻極其傳奇。早年,Case教練還在家鄉印第安納州執教高中籃球隊時,就成績斐然。後來應招入伍,最終成為一名海軍中尉。

40年代中期,Case教練退伍後很快就接軌大學籃球領域,並率領北卡州大群狼隊連續6年拿下當時南部聯盟的冠軍。到了50年代大西洋海岸聯盟成立後,Case和他的群狼隊又先後4次在競爭激烈的ACC區拔得頭籌,這也是後來人們稱他“ACC區之父”的原因之一。

Everett Case於1982年進入名人堂,比群狼隊宿敵——北卡焦油踵隊名帥Dean Smith還要早一年。而NCAA史料中記載的第一次“剪網隊”慶祝,就發生在Case教練首次執教北卡州大贏得南部聯盟冠軍的1947年——有一種說法是,當年獲勝後Case教練非常想讓自己隊中的每一位球員,都能拿到一件和這場勝利有關的紀念品,以便於永遠記住這一歷史性的奪冠時刻。

1947年,北卡州大教練Everett Case,成為NCAA賽場上用“剪下網隊”慶祝奪冠的始作俑者

但是由於和本場比賽相關的東西確實數量有限,且很多都無法移動和拆分,這讓Case教練犯了難,直到他看到籃架上的網隊……於是Case教練便叫人拿來一把剪刀,然後蹬著球隊中一名身高馬大選手的肩膀,上去將網隊剪了下來,並拆解為很多段,將它們分發給他的球員們。

不過,也有說法是,早在Case教練執教高中籃球的時候,他就已經這樣慶祝勝利了。而1947年在NCAA剪下網隊,不過是這位老帥將自己在家鄉執教時的習慣,帶到大學籃球領域而已。當然不管怎樣,Everett Case是“剪網隊”傳統的始作俑者,這一點是毋容置疑的。

1964-65賽季,是Everett Case執教的最後一季,也是這位老帥生命的終點。身患癌症的他僅僅只執教了兩場比賽,就因為身體原因提前結束了賽季,並將教練位置交予助理教練。不過那一年,群狼隊非常爭氣,最終他們時隔6年再次奪得ACC區冠軍。

但遺憾的是,當球隊奪冠的時候,他們的老教練Everett Case已經無法正常行走,病魔將他按在了輪椅上。儘管如此,他還是來到了現場,並在球員們的幫助下拿到了屬於他的那一段奪冠網隊。翌年4月,Case教練與世長辭。根據他的遺願,他被安葬在當地70號公路對面的Raleigh Memorial Park,因為這樣他就能在群狼隊在達勒姆或者教堂山打比賽的時候,“遙望”到他的球員們了。

一個有些悲傷的感人故事。

1982年NCAA男籃錦標賽決賽結束後,被Michael Jordan剪下的那段網隊,同一年,Everett Case教練進入名人堂

總之,NCAA應該感謝這位傳奇老帥。因為自他之後,“瘋狂三月”便有了這種讓所有人都喜聞樂見的傳統。獲勝球隊剪下取勝比賽的網隊,盡情享受兌現無數球迷們期待的那一刻;而我們或許也應該感謝那位Case教練,正是因為他的突發奇想,多年之後我們才能看到,併入手NCS——這麼美輪美奐的球鞋系列。

空空如也的2020年“瘋狂三月”Brackets

當然,以今年的情況來看,突如其來的“人力不可抗拒”狀況,使得我們看不到NCAA的奪冠剪網隊儀式了。但也正因此,NCS系列的球鞋才有理由再次走進我們的視線。

從NCAA賽事傳統,到球鞋文化;從40年代的傳奇教練Everett Case,到在Nike展露才華的圖案設計師John Qudoe Lee,再到對於NCS系列球鞋“一眼入魂”的你我……因為一個賽事,一項傳統,一種精神的傳遞,所有的人都被這幾款球鞋上的色彩聯繫到了一起。

所以,當你被一些鞋款迷住,

你可以直接將它們穿在腳下,

也可以在那之前先瞭解一下,

它為什麼那麼迷人。

好了,這次的L7 聊系列就到這裏。以後我們會不定期於各品牌中,選取其他一些有故事、有傳承、高顏值、高水準的系列和版本,再和大家淺談暢聊。下回再見!

▲從零開始學球鞋和潮流?看這家出版社的書籍足矣!

“Yeezy Runner”親爹複刻了!竟無人知曉?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