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當前,特朗普為何一再推薦這劑“抗瘧神藥”
2020年04月08日10:51

  原標題:大疫當前,特朗普為何一再推薦這劑“抗瘧神藥”

  大疫當前、公眾限於恐慌之際,特朗普手中需要有一件可禦敵的“神兵”。

▲資料視頻截圖。
▲資料視頻截圖。

  治新冠肺炎沒有特效藥。

  最近,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記者會上再次推薦羥氯喹用來抗疫。此舉也引發廣泛關注。

  這款被特朗普強烈推薦的藥,到底有何來頭?

  特朗普為何推薦這款藥

  羥氯喹是一種磷酸鹽類化合物,1934年由出生於奧匈帝國的科學家安德薩格研製成功,作為第二代抗瘧疾特效藥(第一代為金雞納提取物)由德國拜耳公司率先申請專利,並得到廣泛應用。

  直到21世紀初,它都是世衛組織首選抗瘧特效藥和抑製紅斑狼瘡綜合徵的首選藥。

  如今在其主戰場——抗瘧方面,羥氯喹已被後來居上的複方蒿甲醚(青蒿素)取代了“主角”地位,但因為價格低廉,在國際抗瘧、治療及抑製阿米巴原蟲症、風濕性關節炎、紅斑狼瘡等病情和症狀方面,仍然得到廣泛應用。

  氯喹系藥物對各種病毒具有抑製和殺滅作用並非秘密,早在新冠疫情暴發前就在業內被廣泛談及和論證。但氯喹的副作用同樣廣為人知。

  如果服用劑量較大,就可能導致肌肉功能損傷、腹瀉、癲癇、視力模糊、視網膜剝落等,且這些症狀通常是永久性、不可逆的。

  我2004年在西非貝寧經商時,曾感染嚴重瘧疾,在科托努“法國醫院”被輸液注射大劑量羥氯喹,該院院長當時曾對我說“會出現某些後遺症”,如今這些後遺症(尤其是肌肉功能損傷和視力嚴重下降)就得到了應驗。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多國研究者不同程度對已知各種強力病毒殺滅藥物進行臨床應用和試驗,其中不少人發現羥氯喹能在某種程度上殺滅新冠病毒。

  關鍵的轉折出現在3月16日:當天,法國馬賽大學醫學研究所拉烏爾研究團隊宣稱,使用羥氯喹結合阿奇黴素治療20多名患者,“其中3/4在6天后痊癒”,3月28日,該團隊又宣佈“對80名患者進行治療試驗,結果81%情況轉好”。

  特朗普的推薦或許正是依據於此。

  3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宮簡報會上首次力推羥氯喹,稱“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已批準”使用羥氯喹治療新冠,稱該藥“早期測試結果非常令人鼓舞”。

▲特朗普3月21日在推特上發文推薦使用“羥氯喹+阿奇黴素”治療新冠肺炎。
▲特朗普3月21日在推特上發文推薦使用“羥氯喹+阿奇黴素”治療新冠肺炎。
 

  儘管當天稍晚FDA就表示“並無此事”,但羥氯喹的“神藥”之名,已在“特朗普推薦”的加持下不脛而走。4月4日,特朗普再度在白宮記者會上推薦。

  在此前後,葡萄牙、意大利等國也相繼因不同理由放鬆了對羥氯喹用於新冠肺炎治療的限製,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更是成為繼特朗普之後,第二個熱衷“腰封推薦”羥氯喹的國家元首。

  質疑聲從未減弱

  但針對此舉的質疑聲從未減弱——更要命的是,質疑主要來自業內。

  如前所述,FDA在特朗普首次推薦當晚就表示質疑,儘管迫於總統壓力,3月29日FDA對羥氯喹臨床“鬆綁”,但其負責人哈恩同時繼續對羥氯喹作用表示嚴重保留,稱“不應給患者毫無根據的希望”。

  此次美國疫情通報的關鍵人物、美國國家過敏症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主任福奇同樣多次明確宣稱,“羥氯喹對新冠的療效未獲科學確證”。

  在法國,支持拉烏爾的聲音多數來自政界和社會,而業內則普遍持保留態度。許多人指出,拉烏爾“素來喜歡冒險”,且直到2月份還公開宣稱“新冠是癬疥之患”、“危害比流感還小”,短短幾天內就拿出“神方”未免太過兒戲。

  他們對法國政府在“外行”推動下匆匆批準羥氯喹用於臨床表示不滿,迫使法國衛生部要求拉烏爾“補課”,在儘可能短時間內拿出“更具說服力的科學確證”。

  在國際上,許多科學家都對“法國神方”提出質疑。

  眾多專業性質疑主要集中於兩點:首先,兩次臨床試驗的基數太小,且專家們發現接受試驗的患者經過刻意篩選,“差不多都是輕症,服用羥氯喹與否,甚至服藥與否,他們中大多數也會痊癒”。

  其次,照醫學規則,使用羥氯喹治療的“實驗組”之外,要設置一個不使用羥氯喹治療,但事先並不告知患者的“對照組”,而拉烏爾並未設置,且迄今拒絕設置。

  因為受特朗普推薦,3月份美國羥氯喹訂單量同比上漲260%,並導致正常治療風濕性關節炎和紅斑狼瘡患者藥品缺乏。

  這也由此引發了特朗普對印度的不滿。印度目前是世界上羥氯喹最大的生產國之一。印度政府此前為確保該藥對印度民眾的供應,印度對外貿易總局在3月25日禁止了羥氯喹的出口,但表示出於人道主義考慮,可能會根據具體情況允許某些批次的藥物出口。

  這讓特朗普十分氣憤,特朗普在4月6日的白宮新冠肺炎疫情簡報會上暗示稱,如果印度不解除對抗瘧疾藥物羥氯喹的出口管控,美國將採取報復性舉措。這一度引發了兩國關係的緊張。

  此外,由於羥氯喹一劑難得,相信“特朗普推薦”的美國人,居然去搶購通常用作魚缸清潔劑的磷酸氯喹,導致25克裝清潔劑從9.99美元漲至500美元以上。

▲魚缸清潔劑銷量大增。資料截圖。
▲魚缸清潔劑銷量大增。資料截圖。
  

  而被風傳“含有羥氯喹”(其實是含有微量金雞納成分)的碳酸飲料“Tonic”也一度被通常搶購可樂的美國人一掃而空。

  3月23日,美國亞利桑那州衛生廳發佈公告,稱該州一對六旬夫婦因服用大量磷酸氯喹,導致一死、一病危,消息傳出,“氯喹瘋狂”一度收斂,但4月4日的又一輪“特朗普力薦”,恐令“氯喹颶風”愈來愈猛烈。

  “目前沒有特效藥”

  其實羥氯喹僅是新冠疫情暴發以來,一系列風靡一時、廣為傳唱的“特效藥”中最新的一種。

  有人注意到,所有曾被奉為“抗新冠神藥”的西藥都有個共同特點:都是已在其他治療領域被確認有效的病毒抑製藥物,可以確信對殺滅、抑製不明病毒有一定作用,而不知道的無非兩點——副作用多大,以及殺滅效果如何。

  截至目前,絕大多數業內學者和專門機構的權威性說法只有一個——針對新冠肺炎,目前沒有任何經過科學驗證的特效藥和特效病毒。

  特朗普和巴西總統未必不知道這個簡單的科學道理,但他們認為自己必須在“大敵當前”、公眾限於恐慌之際,顯示自己手中有一件足以禦敵的“神兵”。

  至於這件“神兵”有沒有鋒刃、鋒刃會否傷及自己,都不在話下。對美國和巴西公眾而言,面對洶湧疫情,他們中的許多人對各路藥劑的療效,自然也是“寧信其有,不信其無”了。

  陶短房(專欄作家)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