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者:疫情不一定會造成全球化明顯後退
2020年04月08日13:01

  原標題:美國際政治學者羅伯特·傑維斯:疫情不一定會造成全球化明顯後退

  參考消息網4月8日報導(文/劉品然 檀易曉)羅伯特·傑維斯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政治教授、美國人文與科學院院士,並曾擔任美國政治學協會主席。作為美國國際政治學界著名學者,他的研究領域涉及政治心理學、決策分析、核戰略和美國外交政策等。傑維斯近日接受《參考消息》記者專訪,就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疫情對國際政治影響、中美關係等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參考消息》:新冠肺炎疫情對美國大選會有什麼樣的影響?特朗普的連任與否會給美國外交政策帶來哪些影響?

  傑維斯:疫情的進展會影響總統選舉的結果。疫情如果能迅速結束會給特朗普加分,但這種可能性較低。特朗普在應對疫情時反應遲緩,表態前後矛盾,未能有效動員,也無法獲取充足醫療設備,並且沒有在國內和國際體現出領導力。我在一個月前認為民主黨人和特朗普各有一半的機會,但隨著疫情進展我認為民主黨人獲勝的機會更大了。

  《參考消息》:目前不少學者都在討論疫情對國際政治的影響,哈佛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斯蒂芬·沃爾特認為疫情會導致全球化衰退。您同意他的觀點嗎?疫情對國際政治會有什麼影響?

  傑維斯:這段時間我和斯蒂芬·沃爾特還有約瑟夫·奈通過郵件討論了這個問題。我認為沃爾特所說的很有可能發生,但我同時覺得這仍然有不確定性。

  此次疫情從規模上可以與一百年前的“西班牙流感”作類比,那次疫情導致的死亡人數甚至超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但令人驚訝的是,那次疫情並沒有對國際政治產生明顯影響,沒有人能準確解釋其中的原因,我認為或許是因為疫情在時間上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相互重合,疫情對國際政治的影響相比於一戰顯得微不足道。所以此次疫情或許不會對國際政治有非常明顯的影響。

  疫情的確會讓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在短期內都更加關注國內事務,尤其擔心重要衛生物資的供應鏈安全等,但由於全球化形成的分工帶來的優勢非常明顯,疫情不一定會造成全球化明顯後退。另一方面,各國在疫情結束後回顧時會察覺到真正的失誤在於各國沒有形成有效的國際合作,等等。

  《參考消息》:您如何看待目前的中美關係?

  傑維斯:決策者通常的決策誤判都是先過度樂觀,之後經過糾正後朝著另一個極端方向發展,這在美國對華政策中有所體現。現在中美關係的確存在問題,美國在20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初對中國的一些樂觀期望已不存在,中美關係未來的競爭性會越來越強。在實現卓越的經濟崛起後,中國在國際政治中的地位出現變化是合理的。但即便如此,美國對華政策不應迅速倒向另一個極端,中美仍然存在共同利益,在很多問題上雙方仍有互相妥協的空間。

  當然,我的一些朋友相信中國是美國最大的挑戰。但美方一些人認為中國會在全球範圍內挑戰美國是一種誤判。美國的擔心可以理解,問題是中美兩國能否顧及對方的核心利益。

  此次疫情的出現顯然是讓中美關係惡化了。但用“冷戰”形容中美關係並不恰當,把“冷戰”掛在嘴邊的人忘記了冷戰期間是多麼的危險和敵對。我不認為中美之間一定會出現“冷戰”,但這最終取決於兩國的決策者,兩國關係的緩和需要雙方決策者共同的耐心和技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