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檢方實行“捕訴一體” 提速內設機構改革進程
2020年04月09日15:33

原標題:中國檢方實行“捕訴一體” 提速內設機構改革進程

玉環市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主任林維國(左二)與助理對六合彩賭博案件進行取證 (玉環市人民檢察院供圖)

中新網杭州4月9日電 (李京澤)“倉廩實知禮節,衣食足知榮辱”,當民眾物質生活得到了滿足,如何從供給側滿足他們對民主、法治、公平、正義等方面的更高水平的需求?近年來,不斷推進的內設機構改革是中國檢方對問題的回答之一。

  “捕訴一體”是內設機構改革後的重大變化,這一辦案機製讓檢察機關同一職能部門的同一承辦檢察官或辦案組負責同一刑事案件的審查逮捕、審查起訴等工作。在浙江省市級檢察院,“捕訴一體”已為檢察工作帶來顯著變化。

提質增效,凸顯司法責任

  浙江省檢察機關“捕訴一體”改革在2019年4月全面鋪開。“同質化的重複性工作減少,辦案效率一定會提升”,這是浙江省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黃生林在改革後最直接的想法,2019年年底統計的一組數據證明了他的推斷。

  數據顯示,絕大多數基層院在改革後審查起訴期限均有不同程度的縮短,如婺城區院、平湖市院審查起訴平均用時從改革前的46.5天和27天,分別縮短至改革後的14.5天和14天,前者辦案時間縮短近70%,後者近50%。

  提速的同時,為防止案件質量出現大的波動,檢察機關強化了案件質量管控。全省2019年不捕率27.23%,不訴率18.3%,均比上年度進一步提高。

  對此,黃生林解釋說:“基於‘誰批捕,誰起訴’的辦案模式,檢察官從審查逮捕階段到審查起訴階段的司法責任進一步凸顯,倒逼辦案質量進一步提升。”

介入提前,監督向後

  2018年,玉環市人民檢察院率先在全省內實行“捕訴一體”改革後第一天,受理了一起“零口供”販毒案,其中被告人從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到審查逮捕都拒不認罪,又因缺乏客觀證據,使檢察官陷入捕與不捕的兩難境地。

  在改革前,檢察官可以做存疑不捕處理,但“捕訴一體”的製度設計倒逼檢察官必須提前介入案件審查,引導公安機關偵查工作。檢察官向公安機關羅列了詳細的補證清單,基本證據在審查逮捕期限的最後一天到位,被告人被批準逮捕。

  同年,在一起層層回扣的“六合彩”賭博案中,檢方進行了“捕訴一體”改革將司法監督向後一步的探索。玉環市人民檢察院在受理被告人賭博罪起訴時,自行補充偵查,確定了被告人還將賭博回扣上報給上家被告人的事實,對後者以非法經營罪進行追訴。一起最初涉案金額5萬元的賭博案牽引出一條犯罪鏈,金額升至千萬級。

  辦理此案的檢察官林維國說,“捕訴一體”之後,檢察官從逮捕階段就要轉換角色,擁有將案件辦到底的心態,他和同事們都經曆了這一轉變。

協調整體,有權不“任性”

  “捕訴一體”改革之初,一些學者曾質疑檢察官集批捕權、訴訟權於一身,會不會出現濫用權力的情況。

  玉環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陳雲嶽表示他之前也有過這樣的顧慮,在改革後人大加強了對檢察官工作的監督。他們公開隨機搖號選取檢察官進行評議,該項工作包括抓取一定數量的受理卷宗進行閱卷,走訪當事人,開展工作座談會,進行無記名評議。“事實證明,人大常委會、人民代表對檢察官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陳雲嶽的擔憂被檢察官們的表現隱去。

  邱旭峰作為玉環市公安局法製大隊大隊長與檢方合作多年,他說“捕訴一體”後,一個檢察官經辦讓捕訴意見更加統一,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的對接更加便捷。並且檢察官在審查逮捕階段就按照庭審證據標準提出審查意見,更有全面性,針對性。

  玉環市人大代表、浙江博日律師事務所主任李孫平也有相同感受,他表示,改革之後律師可以找直接經辦的檢察官交換意見,解決了原來在批捕部門和公訴部門兩邊跑的問題。

  台州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杜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實行“捕訴一體”改革後,檢察院案多人少的問題得到了改善。同時,它簡化了刑事檢察工作,把更多資源留給民事檢察、行政檢察、公益訴訟,使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這是他作為一名基層檢察官,在內設機構改革中的真實所感。(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