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關於口罩的風向正在變化,但該不該戴口罩依然是一個問題
2020年04月09日06:27

原標題:歐美關於口罩的風向正在變化,但該不該戴口罩依然是一個問題

在法國巴黎一家超市,收銀員戴著口罩和手套工作。

隨著新冠肺炎在全球呈“大流行”趨勢,口罩使用成為熱門話題。在中國、日本、韓國等國家,口罩已成疫情之下的“社會通行證”,幾乎所有人都會自覺在外出時佩戴口罩。

歐美社會呈現了不同的面貌,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歐美各國政府大多建議民眾無需佩戴口罩,強調只有“有症狀之人”才需要佩戴口罩,而主動佩戴口罩者甚至會引起“側目”。

據《南華早報》4月3日報導,此前一直未發起公共場合佩戴口罩倡議的世界衛生組織態度發生了變化。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3日說:“在社區層面使用口罩——包括自製口罩和布口罩可能有助於全面防控這種疾病(新冠肺炎)。”與此同時,部分歐美國家也開始建議甚至強製要求民眾佩戴口罩。

不過,物資緊缺仍是一大難題。據路透社4月7日報導,世衛組織擔憂民眾普遍佩戴口罩將導致醫護人員無法擁有充足的口罩。據法新社4月1日報導,因口罩緊缺,部分專家開始建議人們自製口罩使用,但這類“非醫用”口罩的效用存疑。

因口罩緊缺、其效用科學依據不夠充足、文化觀念差異等因素,口罩的戴與不戴仍是一個問題。

口罩使用“風向”變化

4月3日,美國疾控中心(CDC)首次公開建議民眾佩戴口罩以應對疫情。據《大西洋月刊》4月2日報導,西班牙、以色列、奧地利、捷克等國的有關部門也向民眾發出了動員或要求,推廣在公共場所佩戴口罩或是遮住口鼻。奧地利的口罩強製令主要限於超市內,捷克則要求戶外場合均需佩戴口罩。

這與歐美社會與政府此前對口罩的態度形成了反差。美國《華盛頓郵報》和英國《衛報》等英文媒體報導多次報導,外科口罩只能“限製”但不能消除吸入傳染性顆粒的可能,進而難以起到抵禦新冠病毒的作用。

《衛報》3月11日報導認為,因新冠病毒可以通過眼睛接觸傳播,戴口罩不能保證不會感染新冠肺炎。報導援引研究數據顯示,佩戴口罩比不佩戴口罩的防護效果強約五倍,同時也有其他研究認為口罩效力並沒有那麼高。

《衛報》據此承認,佩戴口罩可以讓需要與感染者密切接觸的人減少疾病傳播的機會,有症狀或確診者也可以通過佩戴口罩“保護”他人。但報導認為,外出時佩戴口罩意義不大,無需批量購買。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3月11日的報導則指出,N95口罩的佩戴需要“專業知識”甚至是考試,大部分的普通人並不具備相關知識。彭博社3月6日的報導也表示,未受培訓者在使用口罩時往往會不自覺摸自己的臉,這反而增加了感染幾率。因此,美國外科醫生與前總統奧巴馬均建議將口罩留給醫護人員,公眾無需搶購也不用佩戴。

這也是世衛組織此前的立場。據彭博社報導,世衛組織在其新冠病毒指南中表示,健康人只有在照顧感染或疑似感染新冠肺炎者時才需佩戴口罩。那時,印尼、新加坡等亞洲國家依據世衛組織指南,未在民眾間推廣口罩佩戴。

隨著世衛組織態度的轉變,印尼等亞洲國家也開始要求民眾佩戴口罩。據印尼《雅加達郵報》4月6日報導,印尼緊急應對新冠病毒工作小組負責人多尼(Doni Monardo)表示,總統佐科要求他們依據世衛組織建議更改口罩佩戴方針,要求公眾佩戴防止飛沫擴散的布製口罩,醫用口罩則仍留給醫護人員。

據新加坡《海峽時報》與《聯合早報》報導,4月初,口罩效用一度在新加坡引起爭論,但新加坡政府自4月5日起開始分發可重複使用的口罩。

“患者才要戴口罩”論斷

動搖

歐美國家在口罩佩戴問題上重新擬定方針的主要原因是疫情的大規模暴發。儘管部分醫學專家仍無法肯定口罩具有預防感染作用,但部分專家立場有了明顯的轉變。據新華社4月3日報導,德國知名病毒學家德羅斯滕曾宣稱口罩無用,但在近期節目中透露自己開始佩戴口罩去購物,主要目的是“保護他人”。

德羅斯滕稱,新冠病毒可以在咽喉部位非常活躍地複製,在症狀出現前幾天就可以感染他人,因此戴口罩可以保護他人。

4月1日,《自然》雜誌刊登了德羅斯滕及其團隊的論文,詳細介紹了新冠肺炎患者體內病毒的病毒學特徵。該研究稱,患者的輕症甚至是無症狀感染階段可能最具有傳染性,待出現明顯症狀後,病毒在上呼吸道的峰值甚至可能已經過去了。因此,患者在出現症狀之前就可能傳染他人,這動搖了世衛組織及歐美國家“只有患者需要戴口罩”的論斷。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4月3日報導,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當日稱,政府開始鼓勵國民佩戴口罩的原因便是新加坡社區中出現了無症狀感染者。

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瑞安說:“可能在某些情況下,戴口罩能降低感染者傳染他人的幾率。對於希望在口罩使用問題上採取慎重態度的政府,以及將其納入疾病全面防控戰略的政府,我們都將表示支持。”

疫情面前,文化因素重要嗎?

相對於歐美國家此前對口罩“敬而遠之”的態度,中日韓等東亞國家在疫情中對口罩的接受度更高。這之間的差異,除了上文提及的英語媒體給出的科學上的解釋,也有很多討論提及文化因素。

法國綠黨成員馬埃爾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說,法國人一直沒有生病戴口罩的習慣。

馬埃爾說:“政府近年出台了禁止蒙面法,口罩因此涉及法國社會極為敏感的世俗化議題。”3月初,有中國留學生因為佩戴口罩而在法國遭人刁難,理由就是“違反禁止蒙面法”。

德國著名病毒學家約納斯·施密特-查納西特教授在接受中新網採訪時,則將德國人不願戴口罩歸結為該國“個人主義的傳統”。

據《大西洋月刊》報導,英國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醫療人類學者Christos Lynteris說:“在西方,我認為我們需要克服口罩的汙名——這不是恐懼——我聽說有人因害羞而不敢在飛機上戴口罩。” Lynteris形容,佩戴口罩可能讓他人以為自己是一個懦夫或病患。

不過,在疫情蔓延全球的當下,尤其當科學對新冠病毒有了進一步認識後,口罩的“汙名”已遠遠沒有病毒威脅那樣讓人緊張,這讓純粹訴諸於文化因素的分析不再顯得有力。

在疫情尚未暴發於英國時,英國廣播公司(BBC)曾在報導中指出,搶購超市不是“享受著充足供應和良好市場秩序的英國人”的習慣,多數人選擇不戴口罩則與英國人希望保持鎮靜的“內緊外鬆”文化有關。

但在疫情暴發後,英國超市的免洗洗手液與意大利麵等衛生與生活用品被搶一空。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留學的中國學生小璐(化名)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說,如今她在英國大街上佩戴口罩已不像之前那樣“引人注目”,路上佩戴口罩的人也開始多了起來。

在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留學的中國學生歐陽也曾向澎湃新聞轉述過身邊的中國人戴著口罩在街上被當地人攔下,結果那個人只是想問哪裡可以買到口罩。

Lynteris曾就“非典”時期東亞人民對口罩的認識撰寫論文。他發現東亞人民對口罩也有一個從陌生到認識再到接納的過程。Lynteris認為,面對“非典”疫情,口罩不僅意味著衛生與自我保護,更意味著堅持戰鬥與團結。由此可見,口罩的社會文化意義也是在變化的。

對於沒經受過“非典”疫情衝擊的歐美社會而言,當下的疫情或許也會令其對口罩的社會文化意義有一個新的認識。

在印尼,有社會活動者發起了“為了全民的口罩”活動,鼓勵大眾自製口罩並與鄰里共享。德國《南德意誌報》評論文章稱,縫製口罩已成一項彰顯團結的行動。

鼓勵戴口罩後,供應仍是個問題

實際上,歐美媒體及醫學專家未完全否認口罩的預防感染作用。問題在於,合乎醫療防護標準的醫療外科口罩與N95口罩產量有限,無法遍及全民。

許多國家出於防疫目的開始限製人員與貨物流動,這讓口罩產能不足的問題在疫情全球蔓延的時期顯得尤為尷尬。因此,部分國家開始鼓勵人們使用自製口罩或可重複使用的布製口罩。

這又向公眾與政府提出了一個新的問題:非醫用口罩真的聊勝於無嗎?據法新社4月1日報導,香港大學流行病學專家本傑明·考林(Benjamin Cowling)說:“目前尚不清楚自製口罩是否能減少病毒傳播,對此的科學研究很少。”

劍橋大學2013年的一項研究著眼於流感大流行下的口罩緊缺問題。研究發現,自製口罩可以減少感染風險,卻不能消除,但“總比沒有好”。

儘管轉變了方針,世衛組織仍強調醫用口罩應優先給一線醫護人員使用。據路透社4月7日報導,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說:“僅僅靠口罩是無法遏製這場大流行的。各國必須繼續尋找、測試、隔離和治療每一個病例,並追蹤每一次接觸。”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