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機構發佈做空報告:跟誰學是教育最差的標的
2020年04月09日00:47

  原標題:做空機構指控跟誰學誇大財務數據虛假刷單 報告稱跟誰學是“教育上市公司中最差的標的”

  來源:證券日報

  自曝財務造假的瑞幸咖啡所引發的蝴蝶效應正在顯現。中概股中,誰會步瑞幸咖啡的後塵,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4月3日,在線教育美股上市公司跟誰學發佈了2019年財報。這也是瑞幸咖啡自曝財務造假後,第一家發佈財報的中概股公司。

  值得關注的是,2月25日,做空機構GrizzlyResearch發佈了針對跟誰學的做空報告。報告認為,跟誰學存在誇大財務數據、轉移資金、虛假刷單等問題,甚至稱“跟誰學是教育上市公司中最差的標的”。

  2014年6月份,公司拿到了百萬美元的天使投資,2015年3月30日,其獲得了5000萬美元的A輪投資。接下來就沒有B輪了,2019年6月份,跟誰學赴美上市,融資2.08億美元。

  2019年財報顯示,跟誰學的淨收入為21.15億元,同比增長432.3%,實現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淨利潤2.87億元,而去年同期為2557萬元,同比增長超10倍,現金收入為33.58億元,同比增長412.6%。然而財報發佈後,4月3日,跟誰學股價大跌15.5%。

  亮眼的數據背後,是聯創團隊成員的相繼出走。記者根據媒體報導梳理髮現,曾經的8位聯合創始人中,僅有陳向東和羅斌在職,跟誰學聯合創始人之一、副總裁張懷亭已於2019年12月21日離職、CTO李鋼江和天校業務負責人鄧弘早在2017年離開,財務總監宋欲曉在上市前離開,跟誰學好課小學業務蘇偉今年年後離職,跟誰學高途課堂負責師資、教學業務的呂偉勝準備離開。

  另外,在長達59頁的做空報告中,有一條根據信用報告顯示,跟誰學2018年虛增74.6%的盈利,並通過關聯方北京優聯環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百家雲圖等粉飾財報。今年2月份,做空機構Grizzly發佈了一份五十多頁的做空報告,直指公司存在財務造假、刷單虛增學生人數、老股東拋售股票等問題。此前,跟誰學曾表示,對於這種主觀臆斷、邏輯混亂的報告不需要評價。

  報告認為,跟誰學利用這些未合併的關聯方隱瞞費用。因為未合併,因此相關費用也不會出現在其財務報表中。這些“自負盈虧”的實體令跟誰學可以隨心所欲地將成本從賬面上“挪走”。

  天眼查顯示,被視作關聯方之一的北京優聯環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優聯”),又名“家長家”,自稱是中國最大的父母公益學習型平台。家長家還稱,公司的聯合創辦夥伴跟誰學是全球最大的找好老師平台。

  北京優聯由跟誰學前員工熊驍於2014年註冊成立。Grizzly認為它的創立是為了通過微信社群向跟誰學輸送消費端用戶,而這是跟誰學目前的基本商業模式。

  另外兩大關聯方則是跟誰學在2017年處置的兩個實體,即北京百家視聯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百家視聯”)和北京百家雲圖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百家雲圖”)。

  天眼查顯示,百家視聯的法人、董事長是跟誰學曾經的聯創之一、CTO李鋼江;百家雲圖的法人、董事長、經理為鄧弘,其也是跟誰學曾經的聯創之一,負責“天校”品牌。

  做空報告認為,無論是辦公地址,還是員工招聘,北京優聯、百家視聯員工存在與跟誰學在一個辦公樓或辦公室工作的情況。尚不清楚的是,跟誰學是否將這些員工視為自己的員工。但跟誰學或利用這些實體去僱傭員工,從而將費用隱藏在他們的損益表中。記者嚐試聯繫跟誰學,但公開電話無人接聽。

  4月8日,跟誰學原CTO李鋼江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我離開很久了,跟誰學的事情沒法給你回覆。但我能確定的是百家視聯不是跟誰學的關聯方,我就回應這些。”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