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條無法複製的NBA成功之路 築成一代人的回憶
2020年04月09日10:50

  在高比、鄧肯和加納特攜手入選2020年名人堂之際,《NBA官網》記者Shaun Powell撰文稱,高比、鄧肯和KG不只是名人堂成員,他們各自的成功都將難以複製,在我們有生之年,別夢想會出現下一個高比、鄧肯和KG。

  高比

  這一代球迷不僅開始被NBA所吸引,也開始被擁有鮮明球星特質的特定球員們所吸引,比如高比。他起初是年輕人的偶像,隨後他想要成為下一個佐敦,而且幾乎做到了。最終,憑藉天賦和堅韌,他成為了圖騰式的人物。

  總體來說,高比不但是大贏家,還在全球範圍都備受歡迎。許多名人堂球員只能占其一,無法兩者兼顧。

  當然,之所以說“無法再找到下一個高比”,這隻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他是從高中跳級加盟NBA的,並在一支球隊待了20年,拿下5座總冠軍,包括一次三連冠,還曾單場轟下81分。

  可以說,在高比20年生涯中,被認為表現低迷的只有新秀賽季和飽受跟腱傷勢困擾的2013-14賽季,而其他18個賽季他的表現都是非常出色的。未來有誰能做到?

  每當比賽進入關鍵時刻,高比從不會讓自己置身事外。即使是名人堂球員,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承擔投丟關鍵球的責任。這正是區分偉大球員和普通球員的標誌之一。

  高比的比賽幾乎沒有弱點,沒有任何東西能削弱他在攻防兩端的表現。身為高比生涯中和其合作時間最長的教練,菲爾-積遜曾和高比發生過衝突,但他也表示:“我一直將高比視為一名真正偉大的球員、一個聰明的傢伙,以及一個了不起的人。他時常會被誤解,但他的競爭意識和贏波渴望卻是毋庸置疑的。

  鄧肯

  如果鄧肯的成長止步於普通人的高度,那麼他可能會將游泳堅持下去,可能會像姐姐Tricia一樣,參加1988年夏季奧運會。但考慮到鄧肯不是菲比斯,因此如果他繼續待在泳池里的話,他的運動生涯可能就要完結了。

  當時僅有少數大學知道鄧肯,且無一所是籃球名校。畢竟,鄧肯的運動天賦並不很出眾,他在維克森林大學效力時更多仰仗的是基本功。但就是這,卻在此後20年里讓鄧肯和其他人區別開來。重申一遍,若想將低位腳步和擦板投籃等如今被認為是爺爺輩的技術動作當做主要進攻手段,並達到鄧肯水平的話,那得需要時間。

  此外,鄧肯還在大學打滿4年。謝利-韋斯都曾說過,若鄧肯在大二賽季結束就參選的話,他也能成為狀元秀。之所以鄧肯推遲進入NBA,一個原因是他曾向已故的母親承諾過,他會拿到大學學位。而他也認為在維克森林繼續待下去,也要比中途離開,隨後多次在夏季回來補修學分的好。

  19年NBA生涯,鄧肯只效力過一隊,僅次於奴域斯基(21年)和高比(20年)。這種奇特的聯繫在當今球員轉會成風的聯盟是幾乎不存在的。鄧肯對馬刺的忠誠僅經受了一次考驗,那是在2000年休賽期。攜手格蘭希爾和麥基迪曾讓他動心,卻被大衛-羅賓遜勸阻。

  鄧肯是個異類。像他這樣在大學待滿4年的球員,如今要想在NBA延續如此漫長的生涯都要燒香拜佛了。而且,身為超巨,他沒興趣去打造自己的品牌,或者累積Twitter粉絲數;既沒有創立自己的球鞋生產線,也一直拒絕靠推銷自己來賺取廣告費。反而,他願意拿著低於自己市場價值的薪水(儘管他球員生涯也賺到了2.45億美元,卻從來不是單季NBA最高薪球員),只為了讓球隊在20多年內都保持爭冠實力。這樣的超巨還存在嗎?

  KG

  在世紀之交,“一招鮮”的球員開始“吃遍天”,但KG拒絕成為其中一員。他拒絕待在舒適區里,而正是這讓他和同時代球星區別開來。NBA史上僅有4人包攬過常規賽MVP和最佳防守球員,KG是其中之一。身為2.11米的四號位,他為塞爾特人提供的內線防守強度,是自比爾-羅素之後這座城市未曾有過的。

  真正讓KG與眾不同的是他進入NBA的方式。在他於1995年首輪第5順位被選中前,聯盟有20年不曾有高中生球員直接進入NBA。他的成功讓木狼受益,卻也讓其他球隊對高中生球員的盲目迷信迅速破滅。

  和其他高中生新秀不同,KG避開了所有陷阱。儘管明尼阿波利斯是個小球市,但也讓他遠離媒體的視線,能夠逐漸成熟並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此外,他在這裏還收穫了一些良師益友。遺憾當然也有,那就是他在木狼從未獲得過足夠的支持,來讓他親吻冠軍獎盃,直到加盟塞爾特人才圓夢。

  在綠軍宣佈將退役KG的球衣後,前綠軍教練李維士曾說:“我老是說,在NBA史上甘願扮演角色球員的超巨中,KG是最偉大的。他是名超巨,卻甘願在球隊扮演自己的角色,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他改變了塞爾特人的球隊文化。”

  (魑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