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鮑里斯·約翰遜住進ICU,英國何時能走出“至暗時刻”
2020年04月09日16:10

原標題:首相鮑里斯·約翰遜住進ICU,英國何時能走出“至暗時刻”

3月底,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感染新冠,4.6日情況惡化被送進ICU,到今天已經是第四天。

在北京時間今天上午BBC的最新報導中,鮑里斯·約翰遜身體狀況轉好已經可以做著起身,並和醫生進行交談。
感覺之前聚集在首相所在醫院外面的媒體們,可以稍微緩一緩回去休息一下了,畢竟聚集在一起還是有很大感染風險的……
翻了下這位總是以蓬鬆金髮形象示人的英國新任首相的推特,他在名字後面加上了標籤#StayHomeSaveLives# ,大概也算是以親身向民眾示範面對疫情,在家隔離減少不必要外出真的就是最好的預防措施了。

畢竟,英國政府之前的“群體免疫”提法,引發了巨大的爭議。加上鮑里斯因為力主“脫歐”,在英國民眾眼中,他本就是個評價兩極化的政治人物。看到不少英國媒體和民眾表示:我們希望你快點好起來,只是出於人道主義精神,並不代表我們就支援你和你的政策……

幾天前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發表電視講話,鼓勵民眾團結抗疫共渡時艱。

英國女王發表電視講話本身就是件稀罕事,從她登基到現在將近七十年,總共也就只有五次在聖誕節以外發表電視講話,前四次分別是第一次海灣戰爭、戴安娜王妃去世、女王的母親去世以及女王繼位60週年時。

加上查爾斯王子和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先後感染新冠,英國現在真可以說是堪比當年二戰初期溫斯頓·丘吉爾發表演講時所處的那個“至暗時刻”了。

電影《至暗時刻》海報

1940年5月,希特勒統治的納粹德國橫掃西歐諸國,海峽對面的大英帝國也岌岌可危。在巨大的危機面前,丘吉爾重組戰時內閣,向內閣表示:“

我所能奉獻的只有熱血、辛勞、眼淚與汗水。

”喊出了振聾發聵的“

我們將戰鬥到底!我們絕不投降!

丘吉爾首相演講的真實照片

眾所周知,鮑里斯·約翰遜是溫斯頓·丘吉爾的忠實迷弟,甚至可以說在很多方面效仿了前輩。最明顯的就是鮑里斯專門寫了一本《丘吉爾精神:一個人如何改變歷史》,為偶像搖旗呐喊。

《丘吉爾精神:一個人如何改變歷史》

丘吉爾,鮑里斯·約翰遜

那麼,迷弟鮑里斯·約翰遜,究竟能不能和前輩一樣,盡快恢復健康,真正領導英國國民走出疫情困境呢?當年的納粹是英國乃至歐洲最大的敵人,而現在,新冠病毒已經是全世界的最大敵人了。作為一國元首,幫助國民重拾信心擺脫困境,盡快恢復整個社會的秩序和運行上軌,必須是責無旁貸。

2018年的那部同名電影《至暗時刻》描述了溫斯頓·丘吉爾在登上首相之位後短短四周內的歷史。在這期間,最讓人印象深刻也是硬片著力表現的,是他在短期內撰就的三篇不朽演說。高壓之下的丘吉爾,調動起語言所具有的全部能量,並使之化為戰鬥力。他代表同僚與民眾發出強音,這前所未有的獅,吼響徹雲霄。

加里·奧德曼飾演的丘吉爾在拍攝演講的鏡頭

以下為其中的兩篇著名演講,收錄於《

至暗時刻:力挽狂瀾的丘吉爾

》,本書由上海譯文出版社2019年引進出版了簡體中文版:

《至暗時刻:力挽狂瀾的丘吉爾》

時間:1940年5月13日下午2點45分

地點:下院辯論庭

新首相丘吉爾根基未穩,他在下院發表第一次演說,一是要平息來自白廳的批評聲,二是要獲得亟需的哪怕有限的支援。一句話,第一次演說只能成功。

我們不可忘記,這場戰爭是史上一場大戰,我們尚在其初始階段……

我想向諸位重複之前向本屆內閣同仁說過的話:“我所能奉獻的只有熱血、辛勞、眼淚與汗水。”

我們面臨最嚴峻的考驗。我們面臨難以預估的漫長的奮爭與苦難。諸位要問,我們的對策是什麼?我可以告訴諸位:是宣戰,在海上,在陸地,在空中,動用我們全部能量,動用上帝所能給予我們的所有力量,對敵宣戰;對專製惡魔宣戰,這個惡魔犯下了空前黑暗、令人髮指的反人類罪行。這就是我們的對策。諸位要問,我們的目標是什麼?我可以一語答之:勝利,不惜代價贏得勝利,不懼任何可怕局面贏得勝利,無論前路何其漫長艱險也要贏得勝利;因為,不贏得勝利,則無任何存續之機。請讓此成為諸位共識,不贏得勝利,大英帝國則不能存續;大英帝國所倡導的一切則不能存續;每個時代的共同憧憬與渴望,即人類要奔向共同目標,則不能存續。雖然肩荷重任,但我鬥志昂揚,充滿希望。可以肯定,我們不會坐忍我們的事業敗於我們男子漢之手。此刻,我認為有權得到諸位相助;我要說:“時候既至,勿猶豫,讓我們團結起來,凝聚力量,踏上征程”。

丘吉爾只演說了七分鍾,完畢,回到自己座位。

他演說最後籲求團結與凝聚力量,尚欠感召力:他的對手未積極響應,給予支援。錢農在日記里寫道,丘吉爾的演說——如今被視為史上最偉大的政治演說之一——當時“收效不盡如人意”。下院反丘吉爾的情緒並未因其演說而得以緩釋,不過,一些有關那天情形的日記倒不吝稱道。尼克爾森稱演說“[非]常短……但切中肯綮”;喬克·科爾維爾認為演說“簡短精彩”;錢農評價,“新首相的演說不止於好,甚至有出其不意之效……”。丘吉爾這篇演說如今被視為可媲美葛底斯堡演說,展示了同等高超政治演說才能,具有同等強大感染力,然而,當時,誰也沒能估測到它的真正能量。

時間:1940年6月4日 下午3點40分

地點:下院辯論庭

“在任何一塊灘塗戰鬥”

敦刻爾克撤退大功告成,三十三萬名將士奇蹟般得救。下院里座無虛席。首相站起身來,僅四步便到了發言台前。

發言需三十四分鍾。他先詳述過去數週法國戰場形勢,繼以報告敦刻爾克撤退情形。他不諱言現實,言辭坦誠生動、令人錯愕。關於納粹如何兇猛,將士們如何英勇守港捨身成仁,他均簡要概之,但也足以讓聽眾悉知其詳。他稱敦刻爾克撤離行動是“[一場]堪稱奇蹟的大運送。它的成功,靠的是無畏、堅韌、鐵的紀律、無懈可擊的後勤、智慧、才幹、寧死不屈的忠誠”,但警醒:“任何戰爭中,勝者靠的不是撤退。”

……

他談及希特勒各種進攻策略,但提請聽眾注意,數百年來,拿破崙與“歐洲大陸的形形色色專製君王”何嚐不也如此盤算,然終告失敗。演說最後部分乃其苦心孤詣的華章:

我本人充滿信心:如果所有人克盡厥職,如果萬事周全,如果各項佈置一如現在這般無一紕漏,我們將再次證明,縱使不得已獨自戰鬥,縱使不得已曆經數年,我們也完全可以保衛自己的島國家園,闖過戰爭的驚濤駭浪,抗擊一時的暴政脅迫,得以存續。總之,這就是我們竭盡所能須做之事;這就是國王陛下政府,即其每個成員的決絕意誌。這也是議會與英國民眾所望。共同之需與事業將不列顛帝國與法國共和國係為一體,兩國將如親密戰友,竭盡全力相助彼此,至死守護自己的故土。歐洲大片土地,歐洲許多歷史悠久、名聞遐邇之國,已為或將為蓋世太保及納粹治下令人不齒的爪牙控製,即便如此,我們也絕不動搖或膽怯。我們將戰鬥到底;我們將在法國戰鬥;我們將在任何海域戰鬥;我們將在空中戰鬥,愈戰愈勇、愈戰愈強;我們將不惜代價守衛我們的島國。我們將在任何一塊灘塗戰鬥;我們將在任何一處敵人登陸之地戰鬥;我們將在任何一畦田野、任何一條街巷戰鬥;我們將在任何一座山崗戰鬥;我們絕不投降;縱使,我絕不相信,英倫全島或大部分落入敵手,遭受奴役,無力反擊,駐守在帝國海外領地的艦隊仍將繼續苦戰,直至新世界適時秉承主意,全力以赴,拯救舊世界,讓其重獲自由。

演說直達其旨,力量巨大。反響強烈;幾位工黨議員熱淚盈眶。丘吉爾後來談及自己肩負的大任,即代英國民眾發出強音時,說道,“擁有一顆雄獅之心的”是英國民眾,他僅“有幸受召,代其發出獅吼”。在英國民眾經曆的至暗時刻,這前所未有的獅吼響徹雲霄。

電影《至暗時刻》截屏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