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胖“私生子”打算數個二,國外網友直接瘋了
2020年04月09日15:14

  眾所周知,Gabe Newell——G胖不會數三。

  自家的Half-Life時隔多年好不容易出個新作,獲得了玩家和媒體的一致好評,延續了系列的出色口碑,結果還是沒數三,人家副標題叫Alyx,劇情也是一代和二代之間的。

  不愧是你,G胖。

  而在另一邊,同樣G字打頭、同為遊戲業內人的Garry Newman,3月29號晚間用推特發了張老梗圖,得到了近萬的轉發,熱度遠超他之前發過的大多數推文。

  這張圖大家肯定都看過,因為過於生草,圖里的男孩、女朋友,紅衣女孩的臉常常會被P成其他東西,用來比較對二者的喜歡程度。

  女朋友P掉看起來更生動了

  不過當Garry給“女朋友”標註上Everything的字樣,紅衣女孩身上則白紙黑字的寫上“Making GMOD2”時,情況發生了變化。

  一瞬間,大家全記起自己是為什麼才關注的他,“這小子終於在做gmod 2了?!”

  激動之餘再看看時間,怎麼換算時區都不像愚人節玩笑的樣子。

  下方評論區很快擠滿成噸來發賀電的玩家,大家用各式各樣的表情包分享著狂喜。

  有老哥更是直接“好了”。

  gmod——全稱《garry’s mod》,正式發售於2006年的一款開放性極高的沙盒遊戲,遊戲本身無預先設置好的遊玩目標,它更接近於是給你一個世界和工具,讓你自己創作。

  目前gmod在已有的四十多萬份評測中拿到了難得的96%好評,登入好評如潮的殿堂。你應該已經猜到了,Garry Newman正是遊戲的製作人。

  可想而知十幾年過去,如今他向人們暗示續作的存在,大家的興奮很好理解。

  不過在繼續說下去之前,我想先給他一個G瘦的稱號以作區分。可不光因為他以G字打頭的名字,而且比較苗條。在此之外,二者還有著更多的聯繫。

  僅從玩梗層面上,G瘦Garry就絕對稱得上繼承了G的意誌,並且更勝一籌。畢竟十四年過去連二都沒數上,即使29號“在做了”,30號緊跟著的一條推文就整起了活。

  “我勒個去,感謝各位的支持,希望你們不會因為gmod2是個用unity引擎做的iOS三消遊戲而感到失望”。

  此番話雖為玩笑,但讓大家有點慌。難道gmod2也和那些V社作品三代目一樣,處於“既在做了又不存在”的薛定諤狀態?

  網友不正經回覆:“希望你給gmod2三消版做了誘導廣告”

  註:誘導廣告即免費手遊常見的那種導向其他遊戲的廣告

  加上名字的相似性,G胖的兒子現實中也是個遊戲製作人等信息,還一度產生了G瘦是G胖私生子的流言。

  G胖的真·兒子,別說,和Garry真還有點像。。

  不僅如此,如果你在Steam上翻翻V社的遊戲,gmod是為數不多的非V社開發,但由V社發行的遊戲。

  這就是前面提到的更深層面的聯繫。2004年,G瘦組建開發團隊——打臉工作室(Facepunch Studios)並開始做gmod的時候,Steam才上線一年。gmod的原型是為《Half-Life2》設計的mod,就像CS曾經是《Half-Life》的mod那樣。

  嚴格意義上,它是個基於起源引擎的mod,不過打臉工作室花了一年將它從mod改造成了一個更完整的獨立遊戲。這時又像V社將CS開發者招入麾下的操作一樣,V社為了壯大Steam的遊戲陣容,也希望gmod能來Steam上架。

  一開始,G瘦拒絕被G胖的魔爪控製住。只是沒過多久,V社就用一項“無法拒絕的協議”說服了G瘦:在Steam上以V社的名義發行gmod,售價10美元,然後兩家公司共同享受利潤。

  早年的Steam界面

  要知道,gmod最早只是個免費的mod而已。10美元的價格放在那時候並不低。就算Steam要抽成,G瘦和打臉工作室也能獲得相當可觀的長線收入。更別提以V社名義發行,牌面顯然吊打彼時尚無名氣的打臉自己發行。

  無論怎麼算,這都是靠譜的買賣。一來一去,真香不可避。

  “借殼上市”的gmod後來十年間共售出了1000萬份,對一個原本為mod的遊戲來說,這個成績算是相當出眾。如此打臉工作室和G瘦才有資本去做他們的下部作品《Rust(腐蝕)》,一款以開放世界生存建造為核心玩法的遊戲。

  現在之於我,gmod可以說是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陌生是因為上次打開已經是五年前的事,熟悉則因為它是我的第一款Steam遊戲,雖然畫面沒那麼好,但足以讓我對Steam有個好印象。

  由於它的沙盒試驗場性質,可以說gmod並非本體,玩家打造的各種mod才是——“這就是個需要mod才能玩的mod”。mod會改變玩家的人物模型,改變場景,甚至改變遊戲規則和交互。

  簡單點,我們可以打一場槍戰,捉個迷藏。

  複雜些,MOD裝好直接就變成另一個遊戲了。

  還可以調整人物動作,所以有人會在遊戲里拍大片。

  知乎用戶@jiang在遊戲里還原“我去炸學校”,配上濾鏡之後的效果

  當然,傳統項目“二次元美少女打槍”肯定不會少。

  可以說,gmod將創意工坊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玩家的創作成就了創意工坊,而創意工坊成就了gmod。

  08年steam正式上線創意工坊後,gmod相關的玩家自創素材迅速增長。十幾年過去,遊戲的創意工坊內容已是琳瑯滿目,種類繁多。

  光‘遊戲模式’類別高達三千,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在一款遊戲里套娃套個爽”。

  而最近要找一個印象上比較接近的遊戲,應該是索尼家的《Dreams》了。同為‘可製作遊戲的遊戲’,不少人對《Dreams》並不看好。但這類遊戲的價值需要玩家去創造,更需要時間去積累。

  我看見已經有高玩在《Dreams》里製作出了足以亂真的森林場景,盯著仔細看才能發現植被都是完全靜止的,不然真會以為這是現實錄像。

  人們對創造的渴望,一定程度也反映在了對gmod2的期待上。五年前,Garry曾表示正在為一個叫“sand box”的神秘項目進行開發工作,一時炸出不少興奮的玩家,但他卻表示遊戲不準備叫“gmod2”。

  因為garry‘s mod這個名稱,實際上是忘記改名導致的失誤。

  gmod以mod轉遊戲的特殊身份在Steam上架後,這個直白名字就被“一錯再錯”的繼承了下來。Garry後來接受外媒採訪時告訴記者,遊戲的正確名字應該就叫“sand box”,而稱其為gmod“是我最大的遺憾之一”。

  不過這個“錯誤”已經被大家徹底記住,並開始設想這個名字簡單粗暴、玩法千變萬化的遊戲如果能有二代,會是什麼樣?

  終於在3月29號Garry的那條推文下面,大家的無端聯想又有了施展的空間:順著gmod是Half-Life2mod的邏輯,那麼gmod2以備受好評的《Half-Life:Alyx》為藍本,成為VR遊戲的“開髮套件”豈不順理成章?

  評論區的一個高讚評論:“gmod2,《Half-Life:alyx》的mod”

  別問,問就是VR遊戲的革命。

  事實上早在五年前,Garry就表示打算給遊戲加入VR內容。如今五年過去,開發斷斷續續,也不知道到了哪一步。一張梗圖激起千層浪,證明玩家們的盼望的確在與日拉滿。

  在國內,gmod絕對稱不上火。不過論對gmod遊玩和節目效果的挖掘,有逆風笑為代表的視頻作者給大家帶來過歡樂。可以說,如果玩法模式有趣,gmod的節目效果可謂非常足,一局換一個模式也有足夠的新鮮感。

  十幾年的沉澱讓gmod躋身一代經典,獲譽無數,只是如今起源引擎的老舊也反過來限製了它的發揮。玩法再怎麼推陳出新,確實不如更新這款“工具遊戲”本身來的直接提升大了。

  起源引擎2也被V社磨了許多年洋工才拿出手

  對我來說,把那些對遊戲腦洞大開的聯想拋到一邊,真等gmod2出了,我可能沒法堅持玩上多久,但我一定會買來試試。

  這會讓我想起許多年前的那個晚上,我給遊戲裝上一堆亂七八糟、不知道名字的武器mod,然後在空蕩的原野地圖上炸個爽,核彈、外星射線槍,Portal槍,應有盡有。

  那感覺不太好用文字形容,但就像在塞滿的玩具箱里隨意翻找,每拿出一件都讓人驚奇。

  來源:BB姬

  • 關鍵字︰
  • iOS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