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預估湖北GDP兩位數損失 武漢能否帶團突圍?
2020年04月10日11:56

  原標題:專家預估湖北GDP兩位數損失,武漢能否帶團突圍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圖片來源:攝圖網

  3月25日,湖北除武漢市以外地區解除離鄂通道管控,4月8日零點,離漢通道打開,整個湖北完全解除管控措施。快速恢復生產生活秩序,成為接下來湖北的首要問題。

  根據湖北省公佈的經濟數據,2019年GDP為45828.31億。按照2020年湖北省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原計劃今年GDP增長7.5%,將達到49265.43億。

  而武漢大學新民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羅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受疫情影響,湖北2020年的GDP損失將達到15.74%-21.26%。

  站在解封的時間節點,複盤這場疫情對湖北的影響,“震中”武漢首當其衝,而僅次於武漢的重災區幾乎都在武漢1+8城市圈內,尤其是毗鄰武漢的黃岡、孝感兩座城市。

  作為中國中部最大的城市組團之一,武漢城市圈不僅是省內經濟發展的核心區域,也是中部崛起的重要戰略支點。

  相比全國復產復工節奏晚了一個多月,武漢“帶團”突圍,能否補回湖北失去的時間?

  龍頭“重啟”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圖片來源:攝圖網

  1月23日10時到4月8日0時,經過漫長的“暫停”,九省通衢的武漢正在重啟。

  4月9日,據百度地圖遷徙大數據平台顯示,解封當天,武漢市遷入、遷出規模指數明顯上漲。其中,遷出人口數量占全國遷出人口總量的0.92%,成為當日全國第13名熱門遷出地。

  在武漢市遷出人口中,目的地是湖北省內各市州的人口占比高達78.22%。具體城市方面,從武漢市前往孝感市、黃岡市、鄂州市的人口占比最高,分別占武漢遷出人口總量的17.66% 、14.56%和7.21%。

  作為國內省會城市中首位度極高的城市,2019年武漢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6223.21億元,占湖北省經濟總量約33%。在中國城市GDP排名中,位列第八,比上年提高了一位。

  在經濟增速上,去年武漢GDP增長7.4%,雖然增速較上年放緩0.6個百分點,但在17個“萬億級城市”中位列第四,增幅僅低於長沙、成都和南京。

  突如其來的疫情令武漢遭受重創。截止到4月8號24時,武漢累計確診病例50008例,累積治癒47036例,累計死亡2574例。從1月23日封城開始,過去的兩個多月,這座城市幾乎處在一個完全靜止的狀態。

  體現在經濟數據上,3月30日,武漢市統計局發佈2020年1-2月國民經濟主要指標,受疫情衝擊,武漢消費、投資和進出口等指標全部負增長。

  其中投資,尤其是工業投資受衝擊最大,1-2月降幅達83.2%,而去年同期工業投資則是快速增長了14.7%。

  復工時間的不斷延遲,也導致了中小企業的處境艱難。此前,羅知曾指出,

  如果武漢在3月底仍不能大面積復工,那麼一半的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已經苦苦支撐了兩個半月,幾乎達到了生存的極限,中小企業數量將迅速下降,短期內難以恢復。

  這些都有賴於政府的政策扶持。4月5日,武漢市政府出台支持中小企業經營發展的21條措施,金融支持疫情防控服務企業發展15項措施,社會保險、穩崗穩企7條舉措等支持政策,通過聯合金融機構建立首期200億元紓困資金,通過貼息補息減費緩繳等措施,幫助企業渡過難關平穩發展。

  此外,現在武漢已經開始恢復重大項目、重大基建。截至4月4日,武漢市億元以上重大項目累計復工1006個,復工率75.9%,總投資23955.2億元。下一步,武漢將強力推動續建項目復工,力爭1326個億元以上重大項目,在4月中旬全部復工。

  在4月5日舉行的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上,武漢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孟武康還提到,

  武漢決定在近期舉行全市集中開工活動,預計全市新開工億元以上重大項目79個,涉及重大產業、基礎設施和社會事業等領域,總投資達到1578億元。

  “帶團”突圍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圖片來源:攝圖網

  “當前以武漢為中心的城市間傳播,一定是與武漢對外的人流聯繫強度正相關的。”在疫情爆發初期,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雲平台創新中心秘書長茅明睿曾指出,湖北存在以武漢為中心的都市圈圈層。在此次疫情中,僅次於武漢的重災區幾乎都在武漢1+8城市圈內。

  2007年12月,國務院以武漢為核心,以一百公里為半徑,畫出了一個“武漢1+8城市圈”。武漢以及周邊的黃石、鄂州、孝感、黃岡、鹹寧、仙桃、潛江、天門8座城市,被批準為“全國資源節約型和環境友好型社會建設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

  武漢城市圈是中國中部最大的城市組團之一,其建設涉及工業、交通、教育、金融、旅遊等諸多領域。它不僅是湖北經濟發展的核心區域,也是中部崛起的重要戰略支點。

  從2019年的經濟數據來看,武漢依舊一城獨大。其他城市的經濟發展,黃岡、孝感突破兩千億,黃石、鹹寧、鄂州突破一千億。仙桃、潛江兩個人口規模較小的省直管縣級市,雖然GDP總量不高,但人均GDP也早已超過1萬美元。

  起步於十多年前的武漢城市圈,用不足湖北省三分之一的面積,已經彙聚了湖北一半以上的人口,實現了湖北六成以上的經濟總量。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陳棟生此前表示,“武漢城市圈”的推進,將提高中國中部地區區域競爭力,使其成為繼珠江三角、長江三角、環渤海三大城市圈之後的又一快速增長極,成為中國中西部內陸最大的經濟增長極。

  但也不得不看到,武漢城市圈中存在城市規模的斷檔,圈內其他成員與武漢的差距明顯。

  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髮分析,武漢城市圈在一體化水平、中心城市引領帶動方面趕超沿海地區,但在區域發展的均衡性、人均收入等方面,仍與沿海地區有較大差距。

  對於武漢城市圈的未來,湖北省在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規劃:

  增強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承載能力。發揮武漢超大城市優勢,推動武漢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做強全省高質量發展“火車頭”。

  鼓勵其他城市各展所長,形成更多亮點板塊。打造武漢城市圈升級版,提高基礎設施、產業佈局、公共服務等一體化水平。支持武漢、黃石、孝感、鄂州、黃岡共建武漢城市圈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

  疫情之下,武漢按下了暫停鍵,現在則要按動加速鍵。有專家預測,由於人們更加重視健康,武漢大健康產業將有一個跨越式發展。

  繼國家存儲器、網絡安全人才與創新、新能源和智能網聯汽車、航天產業四大國家級產業基地之後,武漢本來就要打造大健康產業基地,今後其地位也將更加突出。

  對於城市圈內的成員來說,依託武漢,加強合作,加快建設,提升自身的醫療水平,亦十分重要。

  在華中科技大學自貿區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陳波看來, “1+8城市圈”未來的發展,相比武漢如何引領周邊城市的發展,更重要的是周邊的“8”如何主動對接武漢。

  “做好產業的承接,做好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佈局相關服務的配套,改善營商環境,只有周邊兄弟城市深度融入武漢城市圈的發展,才能搶占發展的機遇。”陳波強調。

  記者|吳林靜編輯|何小桃 肖勇 王嘉琦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