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留學生的信:祖國永遠是最堅實的後盾
2020年04月10日12:38

  原標題:來自海外留學生的信:祖國永遠是最堅實的後盾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從下飛機到進入隔離點酒店的房間,祝家陽用了六個多小時。圖為入境人員排隊離開新國展集散點。(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為丁奕君收到的健康包。(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多點暴發蔓延,截至4月初,我國尚在國外的留學人員有142萬人。與留學生視頻連線答疑解惑、為留學生發放抗疫物資、協調安排歸國航班……海外留學生無論回國還是不回國,國家都源源不斷地向他們輸送關懷、提供幫助。一起展開兩封海外留學生寫給祖國的信,聽他們的故事與心聲。

  一個健康包,裝滿了祖國的關懷

  【書信原文】前幾天,我在武漢的同學說他收到了國家專門送去的活魚。最近,我又收到了不遠萬里送給留學生們的健康包。裡面的每一樣物品,都是剛剛出廠,就被整整齊齊地裝在了包裹里,那樣周全,那樣暖心。

  防控著國內的疫情,又一直向其他有困難的國家伸出援手,身在國外的留學生們,我們深切感受到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的擔當。請祖國放心,我們留學生們會保護好自己,也請放心,也許我們並不都能成為頂天立地的棟樑之材,但我們都努力在做著一個中國青年應該做好的事,我們都一直跟祖國站在一起,一同前行。

  這封信的作者名叫丁奕君,是法國巴黎一所高等商學院的研究生。此次疫情中,她和身邊大多數同學一樣,選擇留守在當地。前不久,他們收到了來自大使館的健康包。

  “兩包醫用外科口罩,兩個N95口罩,一大包消毒紙巾,一份防疫知識指南,兩盒連花清瘟膠囊……”丁奕君為我們曬出了她收到的健康包,並詳細介紹了健康包在法國的分發流程:“法國留學生主要生活在巴黎,因此在巴黎是通過學聯統計留學生分佈區域,每個區域選擇分發員進行留學生的召集與物資分發。對於留學生比較少的外省城市,健康包主要通過郵寄或開車配送的方式分發。”

  不少留學生都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自己收到健康包那一刻的激動和自豪,有人說:“我可能永遠都忘不了,學校里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到目前為止,我只看到中國給每一個留學生發放防疫物資。感謝祖國!”

  這一份份健康包來之不易。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防疫物資緊缺,當地根本採買不到,多國採取了斷航、封鎖邊境等措施,從國內寄送物資也是困難重重。據瞭解,外交部目前正在把發放健康包當做重要工作、首要任務來抓,中國各使領館將通過各種渠道,源源不斷向中國留學生調配50萬份健康包,包括1100多萬份口罩、50萬份消毒物品及防疫指南等物資。為滿足當前國際航空貨運需求,民航局支持中外航空公司採用客機“僅載貨”的運輸方式執行貨運航班,開通了綠色通道,簡化了貨運航線航班審批程序。

  祖國的牽掛和惦念,就是這樣克服重重阻力,隨著這一份份小小的健康包,送到海外遊子手中。

  除了發放健康包,面對身體出現狀況、心理出現焦慮的留學生,各駐外使領館與教育部就邀請國內知名專家進行視頻連線,隔屏答疑解惑,做好心理疏導;有些國家的學校強製學生搬離宿舍,當地使領館第一時間提出交涉,多數得到妥善解決;有的使領館還安排了“隔離備用點”,以便在需要的時候為留學生提供保障;對於疫情嚴重國家,確實有困難急需回國的留學人員,國家也正及時協助他們逐步、有序回國……可以看到,海外留學生無論回國還是不回國,祖國都在關心,都在提供真正有價值的幫助。

  “驚喜、感動又自豪,沒有想到祖國會如此牽掛著我們每一個普通留學生。”丁奕君真切感受到,祖國永遠是自己最堅實的後盾,“無論什麼時候,祖國都和我們站在一起,我們也會永遠和祖國站在一起。”

  路程很長,回到祖國卻如此溫暖

  【書信原文】走下飛機,腳踏實地的那一瞬間,我的心頓時就放下了。雖然很累,等了很久,但又有種說不出的感動。看著滿場的工作人員,我遮得嚴嚴實實的口罩下,那一聲“辛苦了”,卻沒有來得及說出口。首都機場、新國展里,四處懸掛著、立著用各種語言寫的旅客告知,以及“歡迎回國,歡迎回家”“沒有一個冬天不可踰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的標語,此時我更理解了什麼是“祖國”。從波士頓羅根國際機場候機到抵達北京隔離點,40多個小時,路程很長,但回家是讓人如此感慨萬千。

  這封信的作者叫祝家陽,是美國布朗大學的大二留學生。

  由於國內對於此次疫情的嚴防死守和大量宣傳,在學校時,祝家陽和身邊的中國同學都有很高的防護意識,注意出門戴口罩,保持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與此相反的是身邊外國同學的態度,用他的話說,“當時大部分人都不太在乎,就連學校決定停課後,有不少美國學生依舊堅持開告別派對。”

  而到了3月11日,校內也出現了感染者,3月12日,學校決定緊急停課,發出通知要求所有學生十天內離校。“一個人在美國,萬一真的出事,身邊不會有人陪著我,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在美國接受檢測。”考慮到搬離宿舍後無處居住,又擔心美國疫情蔓延而失去控製,在和父母商量後,祝家陽決定返回祖國。

  在決定了要回國之後,之前的一切擔憂、不安似乎都緩解了許多。祝家陽開始準備各種在長途飛行中所需的東西,包括帽子、外套、N95或類似級別的口罩、免洗洗手液、消毒濕巾等,以在最大程度上降低被感染的風險。幾天后,他乘坐的航班從波士頓羅根國際機場起飛,途經東京成田,前後輾轉約40個小時後抵達了北京。當飛機停靠在首都國際機場後,立刻就能感受到國內嚴格的防控措施——早早就有身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在舷梯下等候了。

  抵達北京時,剛好是北京調整入境中轉隔離政策的第一天,所有境外進京人員均需轉送至集中觀察點進行14天的隔離觀察。祝家陽乘坐統一的大巴來到北京轉運集散地點新國展,在經過信息採集以及相關檢測後,被安排在了海澱區的某酒店進行集中隔離。整個流程雖然繁瑣,卻有很多讓他感動的細節:“我被安排在一個新徵用的酒店,到的時候改裝工作還沒有完成,只能先在外等待。但社區工作人員怕我一個人冷,專門在車里陪著我,一起等了三個半小時。”

  在和祝家陽的交流過程中,他說的最多的兩個字是“感謝”,感謝給他帶來安全感的祖國,也感謝始終堅守在疫情防控一線的工作人員。“一路上雖然疲憊,但是卻讓人心安。為了我們能安心地回國、入住、檢測,工作人員很辛苦。我很能體會他們的感受,防護服、護目鏡、口罩一層又一層,那種壓抑感、不舒服可想而知,但他們還是很耐心地問大家從哪裡來,很耐心地處理每一個人的情況。而且他們是持續高強度工作,送走了我們這一機乘客,不知道還有多少趟飛機等著他們。”

  4月4日,祝家陽結束了集中隔離生活,寫下這封信。正如他在信中所說,這次回國的經曆,給他的不僅有感動,更是對未來祖國建設的信心:“我知道我們國家是強大的。經過這一次的磨難,我們也擁有了勇氣和力量,將來也定會走上各行各業,為祖國發展貢獻力量。”(本報記者 郝思斯)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