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倖存者》上線:抗擊伊波拉疫情的非凡故事
2020年04月10日15:01

原標題:紀錄片《倖存者》上線:抗擊伊波拉疫情的非凡故事

當被世界衛生組織定為“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級別的疫情橫行肆虐的時候,一個電影人可以採取怎樣的行動?近日,一部關於抗擊2014年伊波拉疫情的紀錄電影《倖存者》登陸愛奇藝,向世人展示了被稱為“全世界衛生系統最薄弱國家”的塞拉利昂的人民,如何抗擊這次史上罕見的伊波拉疫情的非凡故事。

《倖存者》海報

創作初衷:消除偏見

2014年2月開始,西非一些國家開始爆發大規模伊波拉病毒疫情,其中幾內亞、利比里亞、塞拉利昂三個國家疫情尤為嚴重。因為疫情,塞拉利昂——這個位於西非大西洋岸邊,北部和東部被幾內亞包圍,也被認為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突然成了全世界關注的焦點。“然而,這種關注並沒有完整地描繪出我們國家的人民是如何受到疾病影響的。”《倖存者》導演、塞拉利昂的電影製作人亞瑟·普拉特如是說。

《倖存者》劇照,導演亞瑟·普拉特(左一)和創作團隊

因為衛生系統極其薄弱,疫情爆發之後,塞拉利昂被一些西方媒體認為是一個“被悲劇定義”的地區,“只能以無知和恐懼來應對伊波拉”。這種明顯帶有偏見性的報導,無助於國際社會深入瞭解這個舉全國之力抗擊伊波拉的國家和他的人民。

“我們非洲人在抗擊疫情中發揮的作用被嚴重低估。而且因為缺乏對當地文化和信仰體系的基本瞭解,很多時候記者會對人們為什麼不聽從醫療建議做出錯誤的假設。這種誤解在定義世界如何看待我們作為現代非洲人這一問題上影響深遠。” 亞瑟·普拉特說,“通過《倖存者》,我們希望全世界從塞拉利昂人民的角度看到和感受伊波拉疫情的發展。我們的影片不僅向世界展示了伊波拉疫情期間在塞拉利昂發生的事情以及我們是如何生存下來的,而且將我們自己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做了深入的探討,這個問題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定義我們和我們的國家。”

聚焦平民英雄

《倖存者》的拍攝從疫情爆發的最初幾天一直到世界衛生組織宣佈在塞拉利昂消滅伊波拉病毒的最後一刻,主要記錄了三名塞拉利昂普通人在疫情期間的非凡故事,有憑一己之力堅持把患者背下山的救護車司機穆罕默德·班古拉,一個住在首都弗里敦貧民窟街道上的12歲男孩福戴·科羅馬,還有弗里敦伊波拉緊急治療中心的護士瑪格麗特·西塞,她負責照顧一些病情最嚴重的病人。

《倖存者》劇照,前排為救護車司機穆罕默德·班古拉

疫情爆發初期的混亂和恐慌,以及那些平民英雄和個體閃閃發光的生命力都在這部影片中被客觀記錄並一一呈現,觀眾能感覺到電影人想把祖國最真實的一面展現給世界的巨大誠意。

對於那些奮戰在一線的醫務工作者,影片沒有有意避開他們在疫情面前的恐懼,因為他們面對的敵人是讓全世界最頂級的科研專家也望而生畏的伊波拉病毒。但作為醫者的職業自覺和責任感,讓他們克服內心的恐懼(醫務人員在這場疫情中的死亡比例是驚人的十六分之一),在疫情一線奮戰。為了不讓家人擔心,護士瑪格麗特·西塞甚至不得不向家人隱瞞了自己在疫情一線工作的事實。

《倖存者》劇照,右一為護士瑪格麗特·西塞

激勵處於困境中的人們

《倖存者》成片之後,在2018年入圍了南非國際紀錄片節、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節和卡姆登國際電影節等多個重要的電影節,並在2019年獲得艾美獎傑出社會問題紀錄片大獎提名。影片也在2018年上海國際電影節進行了展映,雖然此後並沒有被引進國內發行,但這部影片給當時就在現場觀影的大象點映的CEO吳飛躍留下了深刻印象。於是大象點映迅速把《倖存者》引進到了國內,並與愛奇藝達成了獨家網絡播映權合作。這也是大象進行海外影片引進發行的首次嚐試。

主創團隊在上海國際電影節展映期間合影

在談到影片的引進緣由時,吳飛躍表示,一方面這是大象點映為了應對疫情影響積極開闢的全新線上發行業務;同時在全球抗擊新冠疫情的當下,大象引進發行這部疫情題材的影片,也有另一層含義,“借用製片人寫給我們觀眾的一封信中的話,我們希望《倖存者》這部影片可以為正在經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人們帶來更多希望和力量。在片中我們能夠看到塞拉利昂人民強大的精神力量——前赴後繼,無私奉獻和對弱者的關愛。這些都會激勵處於困境中的人們。”當前,塞拉利昂也已經出現新冠肺炎的確診病例,且全國750萬人口只有一台呼吸機,疫情堪憂。“但醫護人員在行動,據我們所知,當地的電影人、紀錄片人也在行動,我們祝願塞拉利昂人民可以早日戰勝疫情,重見希望。”

吳飛躍(右二)和導演亞瑟·普拉特(左一)、攝影師(左二)、製片人Banker(左三)、聯合製片人Anna(右一)合影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