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任重而道遠的“可食用陸生動物名單”
2020年04月10日12:42

原標題:南財快評:任重而道遠的“可食用陸生動物名單”

食用陸生動物白名單製度是一項好的製度,需要有效落地

近日農業農村部公開了《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徵求意見稿)》,規定了可以被視為家畜家禽的動物類型,包括傳統畜禽18種和特種畜禽13種共計31種。

正如筆者在之前的《野生動物保護製度的徹底變更》一文中所提到的,結合之前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關於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這次公佈的目錄(徵求意見稿)所規定的,不僅僅是國家所認為家禽家畜的種類,更是界定了以後可以飼養、交易以及食用的陸生動物種類,目錄之外的所有陸生動物,除了為了公共利益之外,均不得飼養、交易以及食用。食用動物白名單製度逐步清晰化。

野生動物保護規範的加強是一個國家文明進步的必然要求,而現實也表明,禁止食用野生動物,對廣大民眾的生命健康安全,有著非常重大的意義。在這個時候推出可食用野生動物白名單製度,恰逢其時,既符合國家的整體利益,也能夠得到民眾的廣泛支援。

同時,一個重要的問題是,由於《目錄》所列舉的家禽家畜是封閉列舉,凡是《目錄》沒有規定的動物,都不能視為家禽家畜,都不能合法養殖、交易或使用,其產生的社會影響是十分重大和深遠的,《目錄》的頒布和實施將會對相關養殖業帶來影響,也會逐步改變我國民眾的飲食和生活習慣,因此對《目錄》的具體內容必須十分的慎重。

《目錄(徵求意見稿)》和所附《說明》中,將“狗”排除出家禽家畜名單的主要根據包括:(1)狗已從傳統家畜“特化”為伴侶動物;(2)國際上普遍不作為畜禽。

在我國歷史上,從古代狗就是一種公認的家畜,《左傳》提到的六畜,就是馬牛羊雞犬豕,《三字經》里也提到,馬牛羊,雞犬豕。此六畜,人所飼。正如《說明》中判斷家畜的標準,即“畜禽是指經過人類長期馴化和選育而成的家養動物,具有一定群體規模和用於農業生產的品種,種群可在人工飼養條件下繁衍,與野生種群有本質區別,為人類提供肉、蛋、奶、毛皮、纖維、藥材等產品,或滿足役用、運動等需要”。考慮到《目錄》將“尊重民族習慣”視為四項基本原則之一,並特別將馬鹿、馴鹿等少數民族傳統飼養的動物列入家畜之中,將狗排除出家畜的範圍需要有更充分的理由才行。

首先,所謂的“伴侶動物(companion animal)”就是寵物的別稱,其所描述的是某一隻或者一些動物在人類社會中所發揮的作用,只要其能夠給人以陪伴或者娛樂,就是一種寵物,與其相對的概念是工作動物(working animal/ laboratory animal) ,即在人類社會中為人類提供勞力的動物,因此伴侶動物更多的是對一類動物中某個或者一些特定個體的描述,而絕不是對某種動物整個種群的描述。正如我們不能把人類個體從事的職業特徵描述為整個人類種群的特徵一樣,在邏輯上不能因為部分狗是“陪伴動物”而將狗的整個種群都視為“陪伴動物”。我們可以說張三家的狗是“陪伴動物”,而不能一以概之的說狗就是陪伴動物,因為李四家的狗可能就是看家護院的,王五家的狗就是負責拉雪橇跑運輸的。況且,現在同樣也有很多人養兔子、豬、馬等等動物作為寵物,那是不是也要把這些動物同樣視為“伴侶動物”呢?

其次,國際上一些國家也並未普遍將狗排除出家畜。且不說世界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就說“文明”國家的歐美髮達國家,除了個別國家和地區外,大部分也沒有明令禁止食用,上個世紀中葉之後部分國家才逐步轉為禁止銷售,但不禁止食用。

任何情況下,都要立足中國現實,解決中國問題。 對其他動物進行說明的時候,應該更加嚴謹一些,詳細的說明,飼養、銷售、食用相關的動物、禽類有什麼可能的風險,停止飼養、食用會造成什麼影響,有什麼益處。食用陸生動物白名單製度是一項好的製度,但需要有效落地,任重而道遠。

(謝遠颺系中國政法大學講師)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