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線|這位“不懂體育”的中國女生,成了東京奧運火炬手
2020年04月13日08:24

原標題:連線|這位“不懂體育”的中國女生,成了東京奧運火炬手

東京奧運延期後,奧運聖火已經被放置在一個“秘密地點”保存。對於那些東京奧運火炬手來說,傳遞奧運精神的夢想只能靜待來年。

在等待的人群中,一位火炬手卻顯得與眾不同。她不是運動員或知名人士,甚至對體育本身也是一知半解,但卻曾在東京奧組委官網的首頁新聞中佔據“C位”。

這名“不合規”的火炬手是來自中國的27歲的女生侯嘉怡,她從2018年從美國研究生畢業之後就前往了日本工作。目前,她在日本櫪木縣的一家德國企業擔任工程師的職務。

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時,侯嘉怡坦言自己難免會感到有些遺憾。不過,對於這位年輕人來說,自己連接世界的雄心只不過推後了一年,“明年我還會擔任火炬手。

奧運聖火,這麼遠那麼近

“又重新開始count down(倒數)了。”在愚人節這一天,侯嘉怡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寫道,並配了一張倒計時牌的照片,上面寫著“距離東京奧運會開幕還有478天”……

一切彷彿又回到了起點。

受奧運延期影響,計劃於3月26日進行的奧運聖火傳遞也被取消。不過,日本奧組委隨後決定聖火將於4月2日在福島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展覽——這座曾飽受核災難的城市是本次聖火傳遞的首站。

“我看到新聞有說聖火將在福島展覽一個月,覺得自己離那裡也不遠遠就開車去看了。”在4月4日奧運聖火展出的2天后,侯嘉怡從櫪木縣驅車3小時抵達福島國家足球中心。

與侯嘉怡一樣,不少日本民眾都來此一睹聖火的“真容”。只不過為避免出現人員密集的情況,聖火展覽館內採取了嚴格的入場措施,“我感覺這裏的防護措施還是做得挺到位的。”

按照規定,每次只有6人能夠進入館內觀看聖火,且每個參觀者之間也必須保持1米以上的距離,停留觀看不得超過30秒。此外,每個人還必須佩戴口罩,且在進館之前必須給雙手消毒。

“雖然30秒感覺有點短,但能近距離看到火種燈還是蠻有意思的。”侯嘉怡向澎湃新聞記者回憶著當時的情景,“很多福島當地的人都去了,感覺能以這樣的形式帶給他們希望也是挺好的。”

身為火炬手的侯嘉怡無疑是幸運的,雖然她只是遠遠地望著聖火,卻比大多數人更近距離的感受到了這份神聖。然而,在三天(7日)後,聖火展覽就因疫情的嚴峻被緊急叫停……

“萬里挑一”的中國火炬手

侯嘉怡曾特意前往了自己火炬傳遞的地方,“每個火炬手大概200米的路程,需要在3分鍾之內跑完。”

別看只有這短短200米的路程——成為一名奧運火炬手的條件遠比奧運誌願者的條件要苛刻很多,往往都是本國體育界和其他領域的知名人士。

例如,日本超人氣明星石原里美就是東京奧運會的聖火大使,將參與到聖火的傳遞中。

相比之下,同樣是火炬手的侯嘉怡既不是日本知名人士,也不是運動員。據東京奧組委的不完全統計,在共計10000名的火炬手中,中國籍占比約0.2%。

那麼,這個27歲的中國女生憑什麼被選為在日本本土進行火炬傳遞的“天選之子”?

“可能是一不小心就被選上了吧。”對於自己的這個“萬里挑一”的火炬手身份,侯嘉怡顯得很謙虛,她原本要參加的是日本國內傳遞的第二站——位於本州島中部的栃木縣火炬接力。

按照東京奧運會的規則,火炬手的公開招募有多種途徑。比如,可以向當地政府直接報名,也可以通過奧運會讚助商和保險公司進行報名,此外組委會還會有自己的推薦名額。

侯嘉怡是通過向櫪木縣政府報名這一途徑。原因也很簡單,她在這裏的一家德國機械製造企業工作了兩年,“我工作生活現在都在這裏,我也確實想為這裏做點什麼。”

因此,在奧運會火炬手的申報理由那一欄,

曾在索契和里約奧運擔任誌願者

侯嘉怡寫下:“希望能通過成為火炬手來宣傳那須的魅力。”東京奧組委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和她的經曆——向全日本乃至世界宣傳本土自然人文風貌

侯嘉怡(中)擔任里約奧運誌願者。

“宣佈延期後,我鬆了口氣”

實際上,這屆奧運會的聖火傳遞原本就“命運多舛”——原計劃在希臘舉行的火炬接力僅舉行了一天就被終止,交接儀式上的表演也被全部取消,甚至火炬在抵達日本後被狂風兩次吹滅……

對於疫情之下的聖火,侯嘉怡十分冷靜,她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不應該再進行火炬傳遞,“如果說我感染了,又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傳染給了別人,我個人認為是非常不值得的。”

侯嘉怡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在日本奧組委給他們發的《火炬手手冊》中就規定,火炬手在火炬傳遞中原本是不可以戴口罩的,“我看到這一條時,再結合當時的新聞,就覺得很危險。”

後來日本奧組委在給火炬手的郵件中更改了這一條規定:奧組委表示如果火炬手擔心新冠疫情可以選擇戴口罩,並且告誡大家要自行量體溫,如果超過37.5℃就不要參與了。

對此,侯嘉怡依舊不不太樂觀,“火炬傳遞是雙向的,它不僅是向世界傳達日本舉辦奧運會的決心,同時也要為本國民眾負責。如果疫情擴散的話,首先應該考慮的是人。”

“所以,宣佈延期我反而覺得算是鬆了一口氣了。”侯嘉怡直言不諱地說。

儘管今年參加火炬手的願望落了空,但東京奧組委向這些火炬手保證,他們明年可以繼續參與火炬傳遞,“據我瞭解,日本大部分的火炬手還是願意等待的,我自己也是這樣。

日本女星石原里美參與東京奧運聖火傳遞綵排。

“我想成為聯通世界的橋樑”

與大多數“90”後一樣,侯嘉怡有著獨屬於這一代年輕人的特質:與過去的幾輩相比,他們往往有著鮮明的自我和獨立意識,也有著更為寬廣的眼界,以及更為遠大的雄心。

侯嘉怡1993年出生於河南鄭州,早在17歲時她便離家前往美國念高中,並獲得了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的碩士學位。正是這段國外的求學經曆,讓這個中國女生與奧運會結緣。

與大多數美國學生一樣,侯嘉怡也希望有“Gap Year”來增添自己的閱曆。因此,她從大一(2013年)時就開始留意著各種誌願活動,“這樣可以讓我更快的瞭解不同國家的文化。”

恰好這個時候索契冬奧會正在招募誌願者,侯嘉怡便報了名並做了三個月的誌願者。這一次的奧運經曆令她感觸頗深,“我認為這不僅僅是體育賽事,而更多的是經濟和文化上的交流。”

雖然平時不太關注體育,但侯嘉怡還是被奧運精神所震撼到了。在那屆冬奧會上,當張虹為中國速滑奪得冬奧曆史首金的時候,她也不由地跟著自豪和激動起來。

奧運會有股無形的魅力令侯嘉怡十分“上頭”。在此之後,她再次成為了2016年里約奧運會的誌願者,並且還組建了國內的誌願者組織,幫助更多有誌於服務奧運的中國人去實現夢想。

“做誌願者的時候,是別人告訴你他需要什麼幫助,然後你去幫助他;但是做火炬手的話,更多時候想的是我能為別人做什麼,可能會主動去考慮的時候多一些。”

當然,侯嘉怡並不滿足於此,她想通過不同的經曆來獲得豐富的人生體驗。

“我希望自己不光能成為日本和中國之間溝通的橋樑,我更希望自己能夠成為聯通世界的橋樑。”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