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鬢邊》CP太多,演員自己認證的是哪對?
2020年04月13日16:17

原標題:《鬢邊》CP太多,演員自己認證的是哪對?

《鬢邊》複雜的人物關係,令各個角色之間竟都碰撞出“CP”的火花。不少觀眾表示“每對人物關係我都想‘磕’怎麼辦?”對此,新京報記者採訪了該劇的六位演員米熱、劉敏、李澤鋒、檀健次、唐曾、黃聖依,揭秘他們心中的最佳“CP”。

近日,民國傳奇情感劇《鬢邊不是海棠紅》正在愛奇藝熱播。故事發生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北平,講述京劇名伶商細蕊(尹正 飾)與愛國商人程鳳台(黃曉明 飾)為了守護國粹藝術,以身救國,攜手抗爭殘酷命運的故事。

雖然在劇中,程鳳台、商細蕊這對惺惺相惜的知己是官方最默契的組合,然而該劇對人物群像鮮明且立體的塑造,令諸多充滿人格魅力的配角也圈粉無數。例如京城第一名媛“程美心”、荷爾蒙爆棚“曹貴修”、文曲星下凡“杜七少”、當家女土匪“古大犁”、實力撒嬌“陳紉香”、不靠譜小舅子“範漣”等。

而劇中複雜多變的人物關係,江湖義氣、兄弟情、知己情、愛國情交織糾葛,令各個角色之間竟都碰撞出“CP”的火花。不少觀眾表示“每對人物關係我都想‘磕’怎麼辦?”對此,新京報採訪了該劇的六位演員米熱、劉敏、李澤鋒、檀健次、唐曾、黃聖依(友情出演),揭秘《鬢邊不是海棠紅》的幕後故事以及選出他們心中最默契的人物組合。

劉敏(飾程美心):我是商細蕊的“黑粉頭”

新京報:程美心這個角色哪裡吸引到你?跟你之前飾演的角色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

劉敏:程美心重情重義、對家人有責任有擔當,當然,也是因為她時尚。當時於正老師給我這個本子的時候,就跟我說,“劉敏,程美心這個角色特別適合你,民國名媛,特別時尚特別有性格,愛憎分明”。我就一下子對整個人物好奇。後來看劇本就覺得這個女人非常獨立,在親情和愛情中,有自己的取捨,而且落子無悔,太打動我了。

新京報:程美心和大公子之間的感情沒有處理得悲悲切切,站在角色角度如何理解?她內心還愛曹貴修嗎?

劉敏:程美心是比較理智、果斷的,她知道自己要什麼。對待曹貴修,她可能在夜深人靜聽著歌的時候,想起往事或多或少內心有愧疚。但是,既然做出選擇,她絕不回頭。所以,她沒有嫁給曹司令之前是愛曹貴修的,嫁給曹司令之後是愛曹司令的。

新京報:在小說結局中,程美心一心為弟弟的前途思量,對商細蕊也頗有不滿。如何理解劇中程美心對弟弟的感情,以及對商細蕊的態度?

劉敏:程美心心裡第一位是家人,任何事情涉及家人,她會有很直接的態度。她一開始不喜歡商細蕊也是因為曹司令賞識商細蕊,所以程美心吃醋;同時商細蕊還拒絕給她老公唱戲,惹她老公不開心,程美心就更討厭商細蕊。後來是因為擔心弟弟跟商細蕊的這種知己關係,既會影響到弟弟和弟媳的關係,而且商細蕊這個性格容易結樑子,讓弟弟給他收拾爛攤子,程美心擔心弟弟會受影響,受到傷害,所以從中阻撓。但後來因為感受到弟弟和商細蕊這種高山流水的知己之情,也慢慢接納。

新京報:此次和黃曉明合作有什麼感受?

劉敏:黃曉明是一個很專業的演員,我和他是第一次合作,一開始有點擔心能不能演出姐弟這種親密的關係,因為我們之前也不認識。我們拍第一場戲前,他主動過來打招呼,喊我“阿姐”,一下子讓距離拉近了。後來兩個人越來越熟,買了好吃的大家都是一起分著吃。

新京報:不少觀眾稱程美心是“京城第一名媛”,這部劇也成了程美心的換裝秀。在劇中一共有多少套造型?對自己的復古造型還滿意嗎?

劉敏:大概有40多套衣服,定妝的時候換了整整一天,我看著一個一個定完拍完照就走了,全組只剩我還在換。復古造型當然非常滿意了,其實於正老師的戲,服裝真的都非常精良,而且很嚴謹,服飾都是考究的。當時我們的造型師跟我說要剪短髮時,我嚇了一跳,如果是別人跟我說,我可能會猶豫,但是因為是於老師的戲,所以我很放心很爽快地答應了。

新京報:在這部劇中,你印象最深或難度最大的一場戲是什麼?

劉敏:難度最大的是跟司令分別的一場戲,有很大的情感起伏,而且導演說一條要全過,整個戲情感要特別連貫,拍完我和黑子老師(飾曹司令)我們倆情緒都挺低落。印象最深的就是和唐曾(飾曹貴修)那場跳舞的戲,他是真的不會跳舞,整個人像一個木樁,我當時都笑劈了,然後慢慢帶著他晃。我看到彈幕上也有人吐槽說我們跳舞跟周圍格格不入,我還截給他看,他回我“哈哈哈哈哈哈”,我們倆就覺得讓觀眾開心、吐槽都挺好的。

新京報:不少觀眾表示,這部劇里很多人物關係都非常有CP感,你是這部劇里哪對人物關係的“粉頭”?

劉敏:我是商細蕊的“黑粉頭”,始終都對商細蕊保持警惕心,先是感覺他要搶我老公,後來是要搶我弟弟,從頭到尾都是對我很大的威脅。

唐曾(飾“大公子”曹貴修):曹貴修對古大犁又愛又尊重

新京報:是什麼契機接到曹貴修這個角色?

唐曾:2018年年底,我去成都參加中國好演員的活動,當時獲得一個獎項。然後在朋友圈分享了一下喜悅,於正老師看到後,就跟我聯繫。其實於老師我們很早就認識,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合作。當時是於老師在籌備新戲《大唐女兒行》,邀我去演個角色,我就答應了。後來,於老師又聯繫我,《鬢邊不是海棠紅》裡面曹貴修這個角色,本來演員定了,但是突然來不了,於老師讓我過來救場,就這樣有了曹貴修這個角色。

新京報: 你如何理解曹貴修與程鳳台、商細蕊之間的關係?

唐曾:曹貴修是一個想要實現抱負的軍官,也是想全力奔赴抗戰救國一線的戰士,他需要程鳳台的幫助,兩個人除了親屬關係之外,也是並肩戰友的感覺。而商細蕊是代表國粹文化的一方,在保護國家傳統文化方面,他們是一體的,所以曹貴修保護商細蕊,就是保護國家。

新京報:程美心、大公子之間的感情雖然是成了“小媽”,但沒有處理地悲悲切切,像很成熟的西方人的處理方式,站在自己的角色角度怎麼理解?

唐曾:是這樣的,曹貴修是真真切切地愛過程美心的,只是,知道了她和曹司令在一起後,曹貴修也沒有想太多,傷心是肯定的,但是他知道他跟程美心之間不可能了,所以他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事業上,在國家面前,兒女情長真的就是小事,為大家舍小家是一個軍人應該做的。

新京報:曹貴修對程美心的感情,和對古大犁的感情有何不同?在這部劇中他愛過古大犁嗎?

唐曾:程美心對於曹貴修來說,是美好的過去,他愛過她,也是在心裡留有位置的人,所以對於現在的曹貴修來說就是親人,親人有需要曹貴修幫助的地方,不可能不幫。曹貴修對古大犁也是有愛情的,他們是建立在孩子之上的感情,而古大犁身上是有一些東西,吸引著曹貴修的,所以曹貴修對古大犁是又愛又尊重的那種。

新京報:在這部劇中,你印象最深或難度最大的一場戲是什麼?

唐曾:印象最深的是大鬧薑家那場戲,替商細蕊、程二爺“平事”。這場戲是我進組的第一場戲,1.8頁紙,也是我全劇最重的一場戲,沒有想到剛來就讓我拍一個我最重的,而且是跟金士傑老師的對手戲。後來我聽於老師說,其實那場戲,因為是過來救場,怕演不好,大家都很有壓力,也沒最終決定是我,所以就試了那場最重要的戲,演完之後,大家覺得不錯,一致通過,這件事讓我印象深刻。

新京報:不少觀眾表示,這部劇里很多人物關係都非常有CP感,你是這部劇里哪對人物關係的“粉頭”?

唐曾:其實我覺得我跟我的對手戲演員都挺默契的。比如曉明哥演的程鳳台,我們倆第一眼就很有CP感。還有劉敏,包括黃聖依,也都是很有CP感的,剛開始的話有點擔心,因為聖依屬於星女郎,又很漂亮,後來發現很好相處,演的過程中也有默契。包括跟杜七(李澤鋒飾演),我去大鬧薑家的時候,跟杜七唯一一場門口的戲,我覺得都演出一種CP感。我覺得這是演員跟演員之間的一種關係吧,演出了關係,就會有CP感。所以就還是把戲演到位了,這樣才會有CP感,這個CP不是大家強加的,而是你把戲演出來,吸引觀眾之後,那就會出現CP感。

黃聖依(飾古大犁):女匪首和曹貴修是天賜良緣

新京報:這次突破了以往的角色性格,飾演了女土匪古大犁,為何會接演這樣一個角色?

黃聖依:當時於正老師給我劇本,說我挺適合演古大犁這個角色,會是一個突破。我當時有些猶豫,畢竟和我之前的角色以及我自己的性格都不一樣,古大犁的行為舉止完全像一個男人。但我身邊的人都覺得這個角色挺好的,包括楊子也鼓勵我去挑戰一下,所以我也是甩下包袱,豁出去演了一把女土匪。唉,沒想到出來後效果還挺不錯的,觀眾也喜歡這個角色。我覺得自己演對了,自身突挺大。作為演員,就是要靈活多變,嚐試不同的角色,不能被固化。

新京報:這個角色對你而言,挑戰最大的地方在哪裡?如何拿捏觀眾評價中的“女版座山雕”的感覺?

黃聖依:就是古大犁一些很MAN的動作、眼神、細節,這方面需要我多揣摩和拿捏。所以在表演之前,我經常觀察男人的動作,然後模仿,對著鏡子演。還看了很多關於山寨土匪相關的影視劇去模仿土匪的一些匪氣。

新京報:古大犁毫不掩飾自己對男人的興趣,強行霸占男人做自己孩子的爹,作為生活中的好媽媽好妻子,你是如何理解這個角色的?

黃聖依:我覺得古大犁除了展現男人很霸氣、直接的一面,也有小女生對純真愛情的追求,屬於敢愛敢恨毫不掩飾的那種類型。在生活中,我自己可能沒像古大犁那麼直接、霸道,但我遇到對的愛情和對的人,也會堅持自己的感情和選擇。

新京報:你如何理解古大犁與曹貴修的感情?

黃聖依:一見鍾情、天賜良緣。

新京報:在這部劇中,你印象最深或難度最大的一場戲是什麼?

黃聖依:就是和曹貴修洞房還打落他牙齒的那場戲。在把自己變成“男人”之後,還要在程鳳台調教下,又扮演起“女人”,哈哈哈,太精分了。

新京報:不少觀眾表示,這部劇里很多人物關係都非常有CP感,你是這部劇里哪對人物關係的“粉頭”?

黃聖依:堅決站古大犁與曹貴修這對CP,我從觀眾的角度看,覺得他倆也太有意思了。無論台詞還是劇情都非常戲劇化。

李澤鋒(飾杜七少):希望二爺把商細蕊留給七少

新京報:杜七少這個角色哪裡吸引到你?跟你之前飾演的角色有哪些不一樣?

李澤鋒:杜七是一個才子,一個文人,出身書香世家,又留洋歸來吸收了外國文化,既具有文人的單純,又有傲嬌的一面,演起來很過癮。比起以前的角色,我更喜歡杜七的性格很颯,表達直接,雖然嘴上懟人很厲害,但其實他是一個溫暖的人,有情有義。

新京報:為什麼七少爺對商細蕊這麼好?

李澤鋒:杜七對商細蕊我覺得更多的是欣賞,惜才,想保護他。因為他和商細蕊在藝術道路上是互相欣賞互相成就的,好的戲本需要好的角,優秀的角也需要優秀的筆杆子來實現,兩個人相輔相成,誰也沒辦法離開誰。

新京報:演之前有沒有參考軍閥混戰時期的著名報人、寫手來塑造人物?

李澤鋒:那個時期的作家留下來的影像資料比較有限,我參考了很多當代有個性的作家的一些訪談,觀察他們說話的方式,他們的舉手投足,總結一些特點融入到杜七這個角色里。

新京報:和程鳳台之間的關係怎麼定位?

李澤鋒:一個是商細蕊的文曲星,一個是商細蕊的財神爺,不同部門的競爭關係。

新京報:在這部劇中,你印象最深或難度最大的一場戲是什麼?

李澤鋒:杜七創作《潛龍記》那場印象比較深,那是一場獨角戲,要把他演繹得有看頭又符合杜七這個人物,這個創作過程是比較有意思的,我理解一般文人在創作戲本的時候,可能在他的心裡已經把這部戲演過一遍,所以會有一邊寫一邊哭的情況,被戲本里的故事所感動,跟著戲本的人物走了這麼一遭。

新京報:不少觀眾表示,這部劇里很多人物關係都非常有CP感,你是這部劇里哪對人物關係的“粉頭”?

李澤鋒:程二爺和二奶奶,因為希望他們把商細蕊留給杜七組“七蕊CP”。

米熱(飾範漣):紈絝是小舅子的生存法則

新京報:範漣這個角色哪裡吸引你?跟你之前飾演的角色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

米熱:他和我之前演過的角色都不太一樣,跟我本人的性格也相差很大,對我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角色不一樣的地方有範漣的出身、身處的時代背景,還有他喜歡聽戲,是一個資深的票友,他也算為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做出了貢獻。

新京報:在你看來,範漣與程鳳台是什麼樣的小舅子與姐夫的關係?

米熱:我覺得範漣跟程鳳台親過範漣跟他姐範湘兒,典型的胳膊肘往外拐,哈哈哈。範漣對程鳳台言聽計從不是沒有回報的,他姐夫也會在他有難的時候幫助他,甚至是“喜當爹”。

新京報:有觀眾笑稱範漣是“工具人”,姐夫不僅把大肘子和餅乾都給商老闆,回家還讓範漣開車,範漣還插不進嘴。你本人認證這個“身份”嗎?

米熱:其實我想反駁一下這個觀點,因為範漣很清楚自己在姐夫心裡的份量,他是個情商很高的人,而不是表面那樣傻,他之所以敢紈絝也是因為他知道自己依靠著姐姐姐夫,所以我覺得這是他自己的“生存法則”。

新京報:在這部劇中,你印象最深或難度最大的一場戲是什麼?

米熱:難度最大的是戲曲部分,因為我們是要拍這部戲了才開始慢慢瞭解戲曲,劇中範漣對戲曲非常瞭解,所以我在說出戲曲專業內容的時候也必須演得非常自信,一開始會有點心裡沒底,但是在漸漸瞭解之後就好很多了,甚至每天早晨起來都得聽段戲。

新京報:不少觀眾表示,這部劇里很多人物關係都非常有CP感,你是這部劇里哪對人物關係的“粉頭”?

米熱:最為默契的話那肯定是我姐夫和商老闆了,畢竟是知音嘛。

檀健次(飾陳紉香):不屈服於命運,最終在台上自刎

新京報:陳紉香這個角色哪裡吸引你?跟你之前飾演的角色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

檀健次: 陳紉香這個角色不是原著里的,是劇中原創的人物,他有自己獨立的故事線和人物走向,雖然戲份不多,卻能看到他一生的命運軌跡。尤其最後在台上自刎,這樣充滿戲劇性的橋段演起來是非常過癮的。陳紉香的亮點在於,他接受命運卻又不屈服於命運,堅持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在逆境中尋找快樂。一個活得本沒那麼如意的人,卻能用種種方式調整、改變自己的狀態。這些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新京報:京劇戲份對你來說是不是難度比較大?

檀健次:難度非常大。“台上一分鍾,台下十年功。”京劇演員的舉手投足,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練成的。學京劇時,一方面觀察老師們的神態動作,在形態上儘量效仿。更重要的是,要觀察老師們私底下的生活狀態,學習他們的言談舉止等。

新京報:如何理解陳紉香與商細蕊之間的關係?

檀健次:兩人都是非常有天賦的京劇名角,也是亂世之中非常難得的知己摯友。商細蕊更純粹,陳紉香更務實,他沒有像商細蕊那樣活在戲里。舉個例子,商細蕊被拿槍頂著腦袋問,要命還是要戲,他選擇要戲。但如果是陳紉香,他肯定選擇要命。陳紉香愛戲,但他關心的更多是戲曲流傳等現實問題,在腿折了後,他第一個擔心的就是仙人步法會不會失傳。所以他也把自己對於京戲的希望寄託在商細蕊身上。

新京報:在這部劇中,你印象最深或難度最大的一場戲是什麼?

檀健次:難度最大的一場戲,是陳紉香上台自刎前,在後台一邊看著女友託人送來的信,一邊對著鏡子化妝。因為要去演一個即將自殺的人,他的心態和想法一定是非常複雜,非常難以揣摩的。被現實打擊到穀底,是瘋狂的、沮喪的、崩潰的,還是絕望的、冷漠的,或許都有。可以表現的方式有很多,我也構思了很多種,最後我選擇了異常平靜而又孤獨的演繹,來呈現他生命的最後時刻,也是我向陳紉香這個角色,最後的告別。

新京報:不少觀眾表示,這部劇里很多人物關係都非常有CP感,你是這部劇里哪對人物關係的“粉頭”?

檀健次:商細蕊和陳紉香。男生跟男生的CP,我覺得首先兩人得有共同的愛好,共同的方向,在一起能鬧能作也能玩。

編輯 佟娜 校對 危卓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