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爸爸”:中產階級育兒博弈
2020年04月17日13:22

原標題:“消失的爸爸”:中產階級育兒博弈

楊璐 鳳凰網讀書

“我又獨立又好看,家裡的事情基本全是我做。我幹嗎還要個男人?我是不是有病?”得知我在做一個關於爸爸在育兒活動中缺失的選題,我的朋友小江給我講了一個她和丈夫某次大吵之後的感慨。我作為一個未婚女性,覺得她說的好像是挺有道理的。對呀,為什麼需要一個“消失的爸爸”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有“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西方文化里也一直把父親看作是養兒育女的局外人。他們承擔的是工具性的角色,比如勤奮工作,作為經濟上的提供者。在美國中產階層蓬勃發展的20 世紀 50 年代,公司甚至把妻子是否做好一切後勤工作,以便丈夫可以全身心投入公司作為僱員們的一項職業素質。1951年,美國《財富》雜誌做過一項調查:在美國,有一半的公司在招聘時對應聘者的妻子進行篩選;在其中一家公司,有大約 20% 的應聘者因為他們的妻子而沒有通過招聘。

育兒的局外人

學術界曾經也有理論來支撐這種“局外人”的現象,並且它們至今在人們的育兒觀念中發揮著作用。上海社會科學院家庭研究中心秘書長張亮說,首先是心理學領域,早期的理論認為父親在影響兒童發展方面沒有母親重要。持這種觀點的理論家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弗洛伊德,他認為嬰兒與母親的關係對孩子後來的性格和社會關係具有重要影響,父親的地位要到了童年期方能體現出來;另一個是人種學家約翰·鮑比爾,他強調母親是兒童早期發展的核心人物,而且核心人物只能有一位,因此父親只能成為次要角色,最多對母親起支援作用。

黃磊與女兒多多

生物學的觀點也是現在時常能夠聽到的,也解釋了父親成為局外人的理由。早期生物學家認為父親不適宜對育兒工作做出積極貢獻。他們在實驗室環境下對雄猴和雌猴的觀察表明,雌猴對幼猴表示撫育行為的可能性是雄猴的 4 倍,雄猴把幼猴當作客人的行為的可能性是雌猴的 10 倍。還有生物學觀點認為,女性的育兒傾向是因為妊娠和生產中的激素變化,而男性沒有這些經曆,所以從生物學角度講他們不具有育兒傾向。

“父親缺席”在西方被關注和研究是有現實原因的。張亮說,20 世紀 20 年代末的第一次經濟危機和二戰,使大批男性在戰爭中失去生命或者入獄多年,很多家庭出現了沒有父親的現象。後來隨著社會發展,西方出現了多元化的家庭形式,比如離婚後的單親家庭、同居生育後形成的家庭等,並且很多單親媽媽是貧困階層或者少數族裔,這就成了一個棘手的社會問題。除了這些, 隨著女性就業率增加和女權運動的發展,西方社會對父親角色有了新的期望,比如要求父親從心理上和經濟上做好迎接新生命的準備,以合法婚姻保障孩子的成長,從懷孕開始跟母親共同分擔孩子心理和生理上的照顧養育等。

劉女士在美國生活了很多年,她說,美國從前雖然也是“男主外,女主內”,但現在的觀念已經是夫妻雙方共同撐起這個家。劉女士說:說實話,在美國的行程太滿,父母只有一方管孩子是忙不過來的。中國父親也要陪著孩子打棒球、練跆拳道等,雖然當教練的程度可能沒有美國本地人那麼高,但是跟在中國生活的情形相比要強多了。“當地華人在這方面是有共識的,所以如果要去外州工作, 也都儘量帶著家庭。即使有些極端情況,比如媽媽帶著孩子在美國生活,爸爸在中國,日常也要通過視頻溝通情感、輔導作業, 到了假期父親和孩子就要聚在一起。”劉女士說。

夏克立與女兒夏天

其實在中國,在重視教育的中產階層家庭中,父親也在承擔類似的角色。劉女士最近要在中國工作一段時間,孩子也來北京上學。在考察國際學校的時候,她留意到很多需要家長的場合都是爸媽一起出席的。“我看到父親們拎著公文包,這說明他們在學校處理完事務還是要去上班的。”劉女士說。有的父親參與得更多。李一慢是育兒 KOL(關鍵意見領袖),從 2007 年開始在博客上分享育兒心得,他的文章很快就達到了百萬的閱讀量,他也是各大網站、育兒雜誌上的專欄作家。為了寫專欄,他曾經訪談過 70 多個爸爸,他們都是對育兒有經驗和心得的。“中國育兒方面是媽媽投入得多,但不能說爸爸就沒有。”李一慢說。

李一慢家的餐廳里有一塊黑板,每天晚上,他先吃完飯,利用兒女們吃飯的尾聲和喝酸奶的十幾二十分鍾,講一個文史小課。雖然這個形式對兒女來說輕鬆、無負擔,背後卻是李一慢大量的案頭工作。他把中學和高考要求的所有散文、古詩詞和文言文的題材和作者進行統計,根據數據編排出自己的課程。到了假期,他就根據孩子們學校的課本內容安排遊學。“今年寒假我們剛去了宣城、滁州和濟寧。宣城有一個敬亭山,我們全家都喜歡李白。李白寫過《獨坐敬亭山》,去滁州是因為兒子馬上要學《醉翁亭記》,而去濟寧是因為初二的必讀名著是《水滸傳》,我們要去梁山看看。”李一慢說。他還專門把自己遊學的路線、設計思路和對孩子的價值等內容出了書。

爸爸的門檻:對“鐵血硬漢”的暴擊

男人真的像早期心理學和生物學理論所說,本質是育兒的局外人,只不過因為中產階層的家庭模式才被拉入育兒界的嗎?

學術界其實也早有研究,挑戰“父親在育兒上比母親稍遜一籌” 的觀點。張亮在《父親參與研究:態度、貢獻與效應》里引用了兒童心理學領域有很高聲譽的學者羅斯·帕克的系列研究,比如父母用奶瓶喂養嬰兒並測量牛奶的消耗量,得出的結論是:性別之間的生物學差異有可能使得男人和女人以不同的方式實施育兒活動,但是男人和女人都是有能力的撫慰者,而且兩者的撫慰具有相似性。迄今為止,其實沒有一種理論能夠證明父親的育兒只處於次要地位的假說,父親完全有能力撫養孩子,甚至是幼小的嬰兒。

那麼,阻擋父親育兒的門檻究竟在哪裡呢?覃宇輝畢業於武漢大學和賓夕法尼亞大學,是中國心理學會會員和在北京執業的心理諮詢師。作為一個心理學專業的年輕男性,他覺得從男性自身的原因來看,是因為很多人動搖了男性的自我認同。要悉心照顧孩子的飲食起居,就得展現出柔情的一面,如果男性平常的自我認同是“鐵血硬漢”,那麼超我會對柔情的一面發起強烈攻擊:婆婆媽媽算什麼大男人?

包貝爾和女兒包可文

這種對“鐵血硬漢”的暴擊不僅中國有,歐美也有。“我看到資深記者戴維·沃爾福德(David Worford)的文章,他就提到一個古老的誤解是家庭奶爸不夠有男子氣概。而且最近這 5 年,《福布斯》這樣的媒體也討論過奶爸綜合徵,覺得不能讓丈夫待在家裡看小孩。”覃宇輝說。只不過跟中國的情況相反,歐美是因為對超級奶爸的態度更接受,才引起了對陽剛之氣的討論。覃宇輝說,美國招聘網站 careerbuilder.com 曾於 2008 年做過調查, 調查發現:超過 37% 的男性表示,如果家庭的收入穩定,願意辭掉工作在家帶小孩;有 42% 的男性表示,願意降薪 10% 甚至更多,留出時間來跟孩子相處。

如何進入父親這一角色也是一道門檻。李一慢家有一整面牆的書架上都是育兒和對孩子成長有益的書籍,他在培養一雙兒女上花費了大量的心血。即便如此,他說,自己真正對育兒這件事感興趣是在老大兩歲的時候,兒子跟他有了互動。“女人可能是從懷孕那一刻起就開始母愛蕩漾,爸爸真不是。孩子在兩歲前跟媽媽是一體的,他在媽媽的懷抱里,媽媽去哪兒他去哪兒。他沒有自主意識,也不知道爸爸是誰。兩歲之後,他抬頭看到了世界,對爸爸有了反饋。爸爸開始被小屁孩需要了,更容易進入角色。”李一慢說。

媽媽是父子(女)關係的障礙人

因為父親進入角色需要一個親密接觸的過程,媽媽有時成了父親和孩子之間的“守門人”。張亮所做的專項研究也發現了媽媽成為爸爸育兒障礙的現象。她說,雖然妻子抱怨丈夫不參與照顧孩子,但實際上她們更看重丈夫的工作角色。也就是說,她們還是認同丈夫先把工作做好,把收入提高一些,然後再來做帶孩子的事情。比如,在現實中,怕孩子影響爸爸休息,一般是媽媽帶著孩子睡,或者是月嫂、老人陪著孩子睡,這證明她們在潛意識里都認為爸爸的工作最重要,這實際上等於把父親推出門外了。

綜藝《爸爸去哪兒》第三季

我們的文化也總是懷疑男性的撫育能力,認為媽媽在孩子的問題上是權威。“一個新手媽媽,剛開始也不太會抱孩子、換尿布,但我們的文化認定這些是媽媽必須會的,現在不會慢慢學習就好了。相反,我們約定俗成地認為爸爸做不好這些事是正常的, 不會像對新手媽媽一樣去鼓勵他們練習,讓他們也有機會變得熟練。”張亮說。即便夫妻倆都參與到育兒中來,很多時候遇到意見不一致的情況,張亮說,這時候女性就掌握著話語權,認為自己是對的,丈夫跟自己不一樣就是不對的。批評丈夫的行為也會打擊男性參與育兒的積極性。

跟西方的“守門人”相比,中國還有一項特殊國情是來自祖輩的障礙。奶奶或者姥姥幫忙帶孩子當然可以減輕年輕父母的壓力,但很多時候也在無意識中把母親排除在外了。張亮說,中國老人經常會認為到兒女家就是幫助帶孩子的,讓他們沒有後顧之憂,放心去工作。“我們在跟父親做訪談的時候,發現他們其實也很矛盾。他們也表達了自己想要跟孩子一起互動、享受親密時光的想法,但很多時候是被排除在外的。”張亮說。

本文節選自

《成為更好的父母》

作者: 吳琪 (編著) / 徐菁菁 (編著)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團

副標題: 寫給原生家庭影響下的“70末,80後”

出版年:2019-11

責編 |_童_指杏花村

主編 | 魏冰心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