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會奇招奏效 單日下注復去年
2020年04月20日03:00
■香港賽馬活動在疫情下一直「馬照跑」,投注額亦漸回升。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香港過去多月受到反修例風波及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打擊,賽馬活動也面對前所未見的挑戰,馬會採取多項靈活策略維持「馬照跑」,今個馬季共進行了六十三次賽事,總投注額僅微跌百分之四點五,而昨天單日投注額更與上年相若,亦是疫情以來的單日最高數字,可以說是奇迹。此外,目前全球大部分先進賽馬國家,都停了賽事,只有香港、日本及澳洲繼續,這現象亦受到國際傳媒關注。

香港疫情近日放緩,香港賽馬活動在疫情下一直「馬照跑」,投注額亦漸回升。昨日沙田賽馬雖半閉門作賽,十場總投注額已反彈至十四億九千七百萬元,接近昔日水平,亦是疫情中單日最高數字。

  馬季第六十三次賽事昨日跑過,本馬季總投注額累積至八百三十四億元,比上季同期的八百七十三億少三十九億,跌幅僅約百分之四點五。而只計抗疫期間數字,自一月二十七日的大年初三賀歲戰,馬會初步實施「半閉門」跑馬,至今跑過二十五次賽事,投注額為三百零三億,較去年同期的三百五十六億少約五十三億,跌幅雖達百分之十五,但相對於各行各業,賽馬無疑「跑贏大市」。當然,閉門跑馬令入場人數大減,截至昨日為止,今季入場人次只有七十六萬六千,比較去年同期,跌幅高達五成六。

  二○一九/二○年的馬季年度,一切大異於昔。由去年九月一日開鑼,逢「反修例風波」,後來發生過「天祿」參賽,以及全港多處堵路致運馬車受阻事件,導致去年九月十八日與十一月三十日的跑馬地夜賽都須取消,馬會所遇的挑戰,更屬前所未有。料不到更為嚴峻的考驗,還在後頭。

  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封城,而一月二十一日香港出現首宗確診個案,馬會於六天後的沙田初三賀歲賽,即時有所反應,破天荒地以半閉門形式跑馬,只容許預先訂座人士入場,並由當日起逢賽馬日關閉全港一百一十間投注處,獨電子投注服務如常運作。結果,年初三的沙田馬場僅逾八千人入場,較去年賀歲賽少近九萬人,投注額跌百分之十六至十四億七千一百萬元,影響明顯。馬會當機立斷,一直以馬場「零確診」為目標。

  之後疫情日趨嚴峻,馬會更為警覺,抗疫措施不斷加辣。先是六合彩由二月一日攪珠後,至今開彩無期。賽馬方面,全港投注處由二月四日起關門,同時逐步收緊賽馬日的入場限制,最初只准參賽馬主帶同賓客入場,繼而只准馬主攜眷,入場人數由千計跌至百計,馬會曾封會所及電話投注部,務求可於疫情中繼續跑馬。三月廿九日的沙田賽事,馬會更史無全例「全閉門」跑馬,令香港賽馬史首次出現「零」入場人數。

  在這場抗疫戰中,馬會對騎師的監管尤其嚴格,曾一度強制騎師每日晨課前都須檢測,期間還發生過剛獲發牌的見習騎師勞景暘從澳洲回港後,因在隔離期間私自外出,隨即被吊銷牌照的小插曲。

  但與此同時,馬會為顧及馬迷需要,另有對策,嘗試一周兩次於非賽馬日子,開放沙田、快活谷兩個馬場及十多間投注處,雖不設受注服務,卻讓馬迷可以存款、收派彩及開戶。由於馬會近年致力發展電子投注服務,馬迷毋須出門都可在家中投注或轉帳,這亦是賽馬可保住投注額的關鍵。至於香港人在抗疫中卻不減賽馬熱衷,就可從投注處曾出現過長長人龍印證。

  馬會在疫情中,除在香港跑贏大市,同時亦在國際成大贏家。當香港馬仍照跑,在其餘不少先進的賽馬國家,卻是蹄聲暫息,包括美國、英國、法國等地,傳統大賽諸如美國的肯塔基打吡、英國的葉森打吡,全部暫無賽期。就連三月尾的全球最高獎金賽馬日「杜拜世界盃」賽馬天,亦須停辦一年。唯獨澳洲與日本因循香港馬會的閉門措施,賽馬才得以繼續。然而澳洲方面,近來所有大賽都獎金減半,香港所受影響相對始終最輕,本港近來連日確診個案已跌至單位數,估計馬會的抗疫措施將會逐步放寬,馬場回復人山人海,指日可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