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小微企業再獲激勵 落地時效成關鍵
2020年04月20日02:04

  原標題:北京中小微企業再獲激勵 落地時效成關鍵

  來源:北京商報

  在疫情防控工作向常態化轉變的背景下,為加快企業復工復產,北京市在此前“支持中小微企業16條”的基礎上,於近日發佈了《進一步支持中小微企業應對疫情影響保持平穩發展若干措施》(以下簡稱《措施》)。《措施》涵蓋延長租金減免政策實施時限、強化對中小微企業金融支持、鼓勵發展供應鏈金融、支持科技型中小微企業發展等9個方面精準幫扶政策。

  在分析人士看來,此次“2.0版本”是對之前政策的進一步強化,也是北京在保市場主體方面的積極舉措。多家受訪企業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疫情以來房租減免等政策幫助企業減輕了壓力、增強了信心。目前多數企業的訴求主要集中在融資方面,對於各項利好政策,最關心的仍是落地時效問題。

  | 減租延長至4月 企業直呼“解渴” |

  在此前減免房租的政策基礎上,此次《措施》又將房租減免延長至4月。

  《措施》規定,符合要求的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承租京內市及區屬國有企業房產,並堅持營業或依照防疫規定關閉停業且不裁員、少裁員的,免收2020年3月和4月房租;承租用於辦公用房的,2020年3月和4月給予租金50%的減免。對承租其他經營用房的,鼓勵業主(房東)2020年3月和4月為租戶減免租金,具體由雙方協商解決。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政策還將承租京內市及區屬國有企業房產從事辦學活動的民辦幼兒園,受疫情影響嚴重且在京註冊的餐飲、便利店、美容美髮、家政4類生活性服務業企業以分公司形式設立的連鎖直營門店納入覆蓋範圍,進一步擴大了政策紅利影響。

  北京知誠社會組織眾扶發展促進會會長任壯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延長房租減免期限是非常直接的政策,特別是對餐飲、便利店、美髮、家政等和百姓息息相關的小商戶小企業的支持,是很務實的舉措。但現在減免對象還是集中在市級、區的國有企業房產方面,覆蓋面希望能夠更大一點。

  同時,《措施》也要求,由市、區政府給予一定資金補貼。鼓勵特色園、科技企業孵化器、大學科技園、眾創空間、創業基地、文化產業園、視聽園區等各類載體將房租減免時間同步延長至4月。

  CEI中國企業研究所秘書長唐大傑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很多企業已經享受到國有物業的減租優惠。但對非國有物業,仍需雙方協商解決,政府應該鼓勵、補貼那些非國有產權的業主公司。

  中關村創業大街相關負責人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此前中關村創業大街已經率先落實了2、3月房租減免、減半的政策,大約惠及1000餘家小微科技企業和入駐機構。

  聲智科技聯合創始人常樂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減租政策“解渴”,公司此前房租減免了50%。“因為疫情的影響,企業前期不能復工,辦公室都是空置。後來按照北京市復工比例要求,也不能全員復工。但是對於企業來說,不開工,收入減少,還是要正常去支付房租。北京市的房租較其他省市地區還是比較貴的,減免的金額雖然不是特別巨大,但是對企業來說這是實打實的支出現金,物業這些費用的減免,還是很有效地減緩了壓力。”

  | 鼓勵科創投資 提升核心競爭力 |

  在此次《措施》中,針對科技型中小微企業提出了一系列舉措。其中,鼓勵創投機構在疫情期間加快開展投資,給予中關村示範區範圍內已獲得風險投資、後續融資需求迫切的孵化器在孵企業等優質科技型中小微企業資金支持。

  科技型小微企業在此次疫情中也受到不小衝擊。北京鯨世科技有限公司CEO楊利堃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疫情對該公司有部分影響,“主要壓力來自一些項目往後延期了,導致我們的資金壓力比較大”。

  楊利堃介紹,該公司是文化科技相融合企業,主要做線下多媒體技術。這次疫情導致今年一季度銷售收入有所減少。目前,鯨世科技已經實現員工以遠程和線下方式4:6的比例復工。此前“16條措施”房租和稅收減免、社保延期等政策幫助公司減緩了部分壓力。

  任壯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小微企業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如果它在重大項目里,或者對大型上遊企業有穩固的合作關係,其實受的影響沒有那麼大。現在受影響比較大的企業是市場應用型的企業,它沒有核心競爭力。對這類企業,可以支持它做轉型升級,否則會有相當一部分企業由於沒有核心競爭力而被淘汰”。

  《措施》對投資效果較好的創投機構給予一定比例風險補貼,開展首輪投資的,單筆補貼不超過50萬元,單家機構年度補貼總額不超過150萬元;開展首輪之後投資的,單筆補貼不超過100萬元,單家機構年度補貼總額不超過200萬元。

  在中關村示範區範圍內註冊且符合條件的科技型中小微企業通過科技信貸產品融資的,給予企業貸款貼息支持,貼息比例由實際貸款利息的40%提高到50%,每家企業單一信貸產品年度利息補貼不超過50萬元。調整中關村科技型小微企業研發成本補貼申報標準,營業收入2000萬元以下符合條件的企業可以申報研發成本補貼。

  對於楊利堃來說,目前最關心的是政策的落地時效問題。他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作為國家高新和中關村高新企業,此前依照“16條措施”申報了研發成本等補貼,但目前還沒有切實落地。“時間和落地性都有待考量。我們要的就是快,有的公司都抗不過去了,申報下來也沒有用了。”他說。

  | 融資傾向小微企業 應暢通對接渠道 |

  融資難仍是中小微企業不得不面對的難點。

  一位不願具名的科技公司負責人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其所在公司因為疫情期間部分上遊供應鏈受到影響,導致成本有所增加;此外,公司銷售的智能測溫設備需求較大,需要大量墊資,因此希望能有金融信貸方面的政策支持。而由於疫情期間經濟大環境不太好,導致融資比較困難。

  常樂也面臨同樣的問題。“疫情以來,其實主要壓力還是在現金流,主要圍繞業務和供應鏈方面。傳統業務訂單下降,應收賬款回款時間變長,導致公司現金流周轉方面承受較大風險。雖然應對疫情防控需求推出的助力復工復產、疫情防控產品的業務訂單呈現良好的增長態勢,但是供應鏈供貨週期以及元器件漲價問題,也給企業增添了一定的負擔。”

  在對中小微企業金融支持力度上,《措施》明確提出,引導北京銀行、北京農商行等金融機構落實國家面向中小銀行再貸款、再貼現政策,確保將全部資金以優惠利率向中小微企業提供貸款。鼓勵金融機構發行小微金融債券,設立更多面向中小微企業的貸款產品。對有發展前景但受疫情影響到期還款暫遇困難的企業延長還款期限。充分發揮北京市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作用,2020年對小微企業減半收取融資擔保、再擔保費,力爭將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擔保費率降至1%以下。

  “金融支持政策釋放了非常好的信號,但是這方面還是取決於金融機構的內部決策,對中小微企業來說,還是需要一些對接溝通的過程。”常樂對北京商報記者坦言。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與之前的政策相比,2.0版本更具有指向性,通過北京銀行、北京農商行一些貼現工具專門指向中小微企業,而 “貼現擔保”“擔保費率下調”相當於通暢了一條渠道,把這些貨幣引向中小微企業,是比較現實的一個路徑。

  此次《措施》還指出,要提高不良容忍度,鼓勵金融機構發行小微金融債券,持續提升中小微企業“首貸率”和小微企業無還本續貸占比。

  今年4月1日,全國首家首貸服務中心正式落地北京,服務範圍覆蓋大中小微各類型企業,重點服務民營、科創和小微企業。

  盤和林進一步指出,持續提升“首貸率”、無還本續貸占比相當於定向關注指標,這也是北京的創新,能夠直接擴大中小微企業受益面。

  | 企業融通發展 信息化平台需鞏固 |

  除以上政策措施外,此次《措施》還要求促進大中小企業融通創新發展,鼓勵市及區屬國有企業和龍頭企業為中小微企業開放空間載體、場景應用,積極採購中小微企業產品,在資本、品牌和產供銷方面與中小微企業形成產業配套協同,為中小微企業發展提供支撐服務。

  生產經營困難有失業風險的企業,可同時享受臨時性崗位補貼。還將建立中小微企業經營狀況監測預警機製,定期梳理中小微企業訴求,提高監測分析的前瞻性和針對性,對可能出現的問題及時預警。

  任壯認為,在復工復產方面,《措施》提出了取消不必要的前置審批程序和限製,也提出了復工需要具備的必要的工作條件。他指出,“北京健康寶”這種信息化手段起到了重要作用。雖然目前還在疫情期間,但是應該著眼於疫情後期甚至結束以後,這些信息化產品和平台的鞏固和固化。這對於全市社會治理層面的大數據獲取非常有意義。

  他同時建議,“在保障就業方面,國企招聘的崗位、大型企業招聘,是否可以由人社部門牽頭彙集到固定的平台上。目前是分散在各自的官網上,其實很不便利。需要有效地在供需兩端搭建起平台”。

  “大型企業數量少、信用記錄完整,容易跟蹤、救助,現成的手段也很多。但中小微企業量多面廣,且缺乏信用記錄,稅務信息不多,基本不從銀行貸款,政府的救助手段找不到著力點,這是最大障礙。”唐大傑認為。

  他指出,更應該關注比中小微企業更小的個體工商戶。“它們沒有企業形態,一般是家庭經營,三五個僱員,資本金很少,是這次疫情中最脆弱的經濟主體。但它們是最基本的民生形態、社區文化,老百姓自主發展的底線模式。希望政府直接給個體工商戶發錢或者投放消費券。”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