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網劇與電視劇有區隔?觀眾未必買賬
2020年04月20日10:38

原標題:解放日報:網劇與電視劇有區隔?觀眾未必買賬 來源:解放日報

日前,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一則第32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評獎工作通知引發關註:其中“參評範圍”增加“包括在全國性重點視頻網站首播的電視劇”。“網劇可參評飛天獎”登上微博熱搜,引發不少網友和從業者歡呼。他們認為近年來網絡平台首播的好劇頻出,飛天獎將網劇納入評選範圍,標誌著對網劇專業度的認可。甚至有網友暢想入圍名單,《陳情令》《慶餘年》《錦衣之下》紛紛上榜。然而,並非所有網劇都能參評飛天獎,這是為何?網劇和電視劇,未來會不會“合二為一”?

《陳情令》不能參評飛天獎

正在愛奇藝播放的《我是餘歡水》在豆瓣得到7.4分,正在騰訊播出的《龍嶺迷窟》獲8.2分……不少網友期待,除了播放量、豆瓣評分等,也應在專業領域給精品網劇以認可。

自1981年開始評選的“飛天獎”,是中國電視劇行業的權威獎項,自2005年改為兩年一屆後,至今已舉行31屆。

“這次雖然增加在重點視頻網站上首播的電視劇,但強調的是‘首播’而不是‘播出’,而且最終仍是‘電視劇’,說明仍須取得電視劇發行資格,可以在電視台播放。”一位業內人士介紹,無論在電視台還是在網絡平台播出,判斷是“電視劇”還是“網劇”身份,關鍵是片頭出片名時下方的一行小字:“電視劇有發行許可證號,一般在片名下方,有‘劇審字’標誌;而網劇下方則是‘備案號’。”

記者發現,在網站首播的熱門劇如《慶餘年》《親愛的,熱愛的》《錦衣之下》都有“劇審字”號,而正在熱播的《我是餘歡水》《陳情令》等則是“備案號”。

相當一段時期內,“上星劇”與“網播劇”無論是製作水準、參與演職人員、影響力等都不可同日而語。因此在一些觀眾印象里,“網劇”與“粗製濫造”是畫等號的。但如今“網劇”已突破原先“網播劇”的範疇。“比如有些取得電視劇資格的劇作,因為等不到好的檔期,或片方更看好網絡平台,所以選擇網上播出,《如懿傳》就是這樣的情況。”據業內人士介紹,很多品質優秀的電視劇還會選擇“星網齊播”,例如一季度收視“劇王”《安家》,在東方衛視、北京衛視首播,騰訊視頻同步播出。

“這幾年網劇的製作越來越精良。”有業內人士以正在騰訊視頻播出的《鬼吹燈》系列為例,監製管虎導演過《老炮兒》《鬥牛》等電影,主演潘粵明、張雨綺都是知名度較高的演員。另一方面,原本被認為“網劇”製作方的視頻網站平台,也出現在各類電視劇的製作名單中。在東方衛視、北京衛視首播,榮獲第30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優秀電視劇獎的《琅琊榜》,製作人就包括愛奇藝CEO龔宇。

“把網站首播的電視劇納入飛天獎評選,是與時俱進的決定。”興格傳媒事業發展部總監、製片人陳泉說,近兩年,廣電總局愈加強調“台網同標”,即無論是上星劇還是網劇,從備案立項到播出審查,強調遵循同樣的評判標準。

陳泉認為,網絡每年消化的劇集數量一定大於電視台。“就國內而論,二三線衛視採購能力不足,內容以重播劇為主,有能力消化新劇的衛視屈指可數,網絡必定是越來越重要的播出渠道。”

精品網劇質量不輸電視劇

如果說早期網劇難出佳作、觀眾群體小眾,那麼如今的精品網劇質量已完全不輸電視劇。在一些觀眾和業內人士看來,網劇與電視劇同場競技是必然趨勢。

“現在我家基本都用投影看劇,要說什麼是網劇、什麼是電視劇,對觀眾來說區別不大。”市民楊璿認為,不管哪個平台播出、哪個機構發證,獎項的唯一標準應該是“好劇”:“在我看來只有好劇和爛劇之分。”

“單從製作工藝、水準上來說,兩者並沒有明顯區別。不一定電視劇就是大製作、網劇就只是小而美。”陳泉說,“在業內,大家更傾向於用劇集來指稱,不會刻意去區分是網劇還是電視劇。”實際上,隨著網劇質量的提升,播出渠道也更見融合趨勢。“‘台網同標’是鼓勵網劇提質的訊號;既然是同樣的標準,也就意味著應在同一標準下競爭與評獎。”

上海堃娛文化傳媒準備將自己製作的《鱷魚和牙籤鳥》送評“飛天獎”,該公司創始人、總裁李蓉認為,網劇評獎資格的認定,會鼓勵企業製作更加精良、符合時代氣息的故事。同時,流媒體內容在未來也會更加得到重視。

網劇電視劇應差異化競爭

市民陸歡一家最近為了正在播出的《我是餘歡水》吵翻了。陸歡覺得這是一部“難得的現實題材好劇”,但陸歡的媽媽和外婆堅持認為“非常難看”。

網劇與電視劇的差異仍然存在,這是由傳播媒體的受眾決定的。陳泉認為:“傳統的電視觀眾會偏熟齡一點,網絡觀眾偏向年輕化。平台受眾愛看的內容不一樣,導致兩者在內容調性上有差別。”在陳泉看來,根據年輕用戶的收視習慣,網劇節奏會更快,懸疑、燒腦類的劇更適合在網絡上播出。同時,上星劇對劇集長度也有一定要求。例如《我是餘歡水》僅12集,這類短劇目前很難在電視上出現,“因為一天播兩集,體量不足一週”。

“現在網劇的方向會朝手機觀看發展,例如豎屏劇會越來越多。”從事網劇拍攝製作的趙先生告訴記者,未來網劇和電視劇可能出現明顯的差異,“評獎應該鼓勵創新探索和差異化競爭。”

“網劇製作和電視劇天然區別在於,電視劇成本可由電視台負擔,但網劇從拍攝之初就要考慮廣告收入。”趙先生告訴記者,從單純的廣告植入到由演員為廣告商拍攝“小劇場”,網劇在為提升質量努力,“更多元的收入方式對提升網劇和電視劇質量有幫助。”

(本文原載於《解放日報》2020年04月20日第6版,原題為:網劇與電視劇有區隔?觀眾未必買賬)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