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遊戲中的虛構文字
2020年04月22日17:03

  如果有一天你穿越了,到海拉魯大陸炸魚砍樹、去寶可夢世界捉比卡超,或者是在末世廢土中旅行、在遙遠異星上做客……看著那個世界里的牌匾、報刊、螢屏,是否會被鬼畫符一樣的奇特文字搞得一頭霧水?

  五花八門的虛構文字

  虛構世界(fictional universe,也稱 “架空世界”)是電影和遊戲等作品中的常設舞台。讓故事發生的背景脫離現實而存在,能夠最大限度地減輕束縛、解放創造力。基於小說改編的美劇《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2011–2019 )就是虛構世界作品的典型例子。

  《權力的遊戲》劇照。

  但與此同時,完全創作一個新世界所需的設定(setting)工作量也會非常可觀。從自然地理到曆史文化,這個世界中的方方面面都需要有所考慮,這樣得到的結果才能夠令人信服——那麼,對於大多數世界設定而言,“居民們使用怎樣的文字” 也是一個難以迴避的問題。

  《Pokemon》中飛雲市的介紹手冊。(wiki.52poke.com)

  對於這個問題,創作者們給出了很多答案,我們也得以在影視和遊戲作品中看到各種各樣的虛構文字。目前的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基於我們同時代的通用語(比如英語、日語等),為其字母表賦予新的造型;另一種就是完全創造一門新的語言,並為之配上書寫系統。

  早在《烏托邦》(Utopia,1516)一書中,就出現了一段由虛構的 “烏托邦文” 寫成的四行詩。這種文字由幾何圖形構成,共有 22 個字母,和當時的拉丁字母表一一對應(僅缺少 Z)。作者托馬斯·莫爾(Thomas More)和朋友彼得·吉爾斯(Peter Giles)也構造了烏托邦的語言,但這種語言的僅有樣本便是這首詩了1。

  1518 年版《烏托邦》中烏托邦文詩歌及拉丁文翻譯。值得注意的是,在鉛字印刷的年代,每個特殊字母都需要刻工額外製作。(Wikipedia)

  基於拉丁字母表設計虛構文字是一種簡單有效的方式。不論是像《烏托邦》中一樣使用幾何圖形,還是替換為更複雜的符文(《魔法少女小圓》,2011)2,其本質都是一樣的。在實際使用中,這些字母表可能用於拚寫各種語言,包括但不限於英語、德語等,也有羅馬字轉寫的日語(《Pokemon》動畫,2010 年後的劇集)3。

  《魔法少女小圓》中的虛構文字 “不詳”(Unidentified)以及其在動畫中的應用。下圖中黑色文字轉寫後為德語 Das sind mir unbekannte Blumen。(Puella Magi Wiki)

  只要是基於字母表的文字,都可以用這種方式構造出虛構文字。漫畫《全職獵人》(Hunter × Hunter,1998– )中的文字是便是基於日文五十音圖設計的4。

  《全職獵人》漫畫中的虛構文字。以此改編的電視動畫中,也沿用了這一設計。(hunterxhunter.fandom.com)

  如果不局限於字母表的話又會怎麼樣?動畫《少女終末旅行》(2017) 中出現了變形的漢字。這部動畫的舞台是虛構的末日後世界,人類的文明和科技在劇中人的視角下已成為古代遺物,而讀寫文字的能力也讓劇中一位主角得以瞭解 “古人” 的零星記錄。“古代文字” 都是變形後的日文,其中的漢字部分是逐個設計的。在文字量很大的場合下,還是全部使用了基於假名(即字母表)的轉寫方式。

  《少女終末旅行》中主角保存的 “古代書籍”《河童》,封面上亦以變形的假名標明了作者あくたがわ(芥川)。

  《少女終末旅行》中主角的日記,文字全部為變形假名。

  文字和語言密切相關,比虛構文字更進一步的便是虛構語言了。遊戲《上古捲軸 V:天際》(The Elder Scrolls V: Skyrim,2011)中,就出現了一種 “龍語”。龍語應用於技能系統 “龍吼”(Dragon Shouts),而這些技能是通過閱讀石碑上的文字所獲得的。製作組根據龍的爪痕造型設計了字母表,用於拚寫龍語5。

  龍語字母表。(elderscrolls.fandom.com)

  在虛構語言這方面,J.R.R。托爾金(John Ronald Reuel Tolkien)可謂無出其右——他本人就是一位語言學家。在《The Lord of the Rings》(The Lord of the Rings,1954–1955,系列作品中,托爾金為 “中土大陸”(Middle-earth)上的種族們設定了繁複而嚴謹的語言系統,亦配有相應的文字。

  此外,《星際迷航》系列(Star Trek,1966– )、《權力的遊戲》及其原著小說《冰與火之歌》(A Song of Ice and Fire, 1996– )中也有虛構語言和相應的文字;電影《阿凡達》(Avatar,2009)中虛構的外星語言 “納威語”(Na’vi)則僅有語言,由地球人使用拉丁字母記錄6。

  創造虛構語言,那就是另一個話題了,本文暫且不表。

  異世界文字的破譯

  在遊戲《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2017)中,“希卡族”是存在於一萬年前的遠古種族,具有已經失傳的超高科技水平。主角所使用的手持設備 “希卡之石” 就是一件遠古遺物(被描述為 “中間發光的石板”),它的界面上出現了類似文字的符號;同時散落在遊戲世界各處的遺蹟中,也出現了大量類似的符號。

  《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中出現的希卡族符號。

  根據這些符號出現的場合和規律,可以猜想它們就是希卡族使用的文字——但是主角(以及玩家)並不能讀懂它們。現在,就讓我們模仿現實世界中破解失傳古文字的辦法7,嚐試破解希卡文。

  我們將遊戲中不同場合出現的符號加以收集,發現單個符號的數量有 20 餘個。根據前文的討論,可以推斷這種文字是基於拉丁字母設計的。這就將問題大大簡化了,我們只需找到這些符號和拉丁字母間的對應關係,即可宣告破解成功。但在現實中的古文字破譯則要困難很多——對於一種完全未知的樣本,不但所表示的語言無人知曉,甚至連它是否確實是一種文字都無法確定!8

  整理在遊戲中發現的符號(並非希卡文字母表的全部)。

  那麼我們首先來觀察一下希卡之石界面上的文字。地圖上大量地名下方的文字有明顯重複,顯然不是譯名;左下角的三個數值分別為 “完成度”、“時間” 和 “溫度”,但我們並不知道它們具體使用的是什麼詞;右下角的功能為 “希卡感應器”,也許可以成為突破口——因為 “希卡(Sheikah)” 作為種族名(專有名詞),不太可能出現不同的表述。

  “希卡之石” 界面。地圖中同類地點的希卡文均相同,使用同色方框圈出並抄寫於上方;右下角漢字 “試練神廟” 為希卡感應器所設置的感應對象。

  我們發現遊戲場景中的 “希卡塔” 上也寫有文字,而這文字的前半部分和 “希卡感應器” 相同——於是可以猜想,這就是希卡文中的 “希卡” 一詞。

  希卡塔頂的文字(左)和指示希卡感應器的文字(右),相同部分用橙色標出。

  進一步發現,這個詞的字母可以和英文 Sheikah 對應。嚐試把對應的字母填入剩餘部分,在仍未發現對應錯誤的情況下,聯繫 “塔”(tower)和 “感應器”(sensor)的英文單詞,進一步補全字母表。

  再之後,就是對照遊戲中出現的其他內容,代入字母、推測含義。比如出現在這個場景中的兩段文字,就可以根據已有字母結合實際含義得出未知字母。

  地面凹穴上的內容為 “socket”;石球上的字首尾相接,應為 “stonesphere” 。以此得到字母 c 和 p。

  這台機器名叫 “小櫻桃”,底座上的文字確實是 cherry。以此得到字母 y。

  在遊戲中尋找字母,並與拉丁字母一一對應,這將是一個較為漫長的過程,其中也一定會存在需要推理、猜想、試錯的情況。

  另外,在希卡之石的 “圖鑒” 界面中,還能看到很有規律的文字排列。顯然,這就是圖鑒序號的數字,將三位數字重複兩次所得。

  數字的設計規則很簡單,將一個方塊分為九宮格後,點所在的格子位置即為其所表示的數字。

  實際上,《薩爾達傳說: 曠野之息》中的希卡文早已被破譯,其完整字母表可以在網上找到9。遊戲中使用這種 “文字” 加密了很多信息,其中有些甚至直接指向了主線謎題的答案——在這裏就不加以透露了。

  完整的希卡字母表,和遊戲中部分文字的譯解。

  為異世界設計文字

  在虛構作品中設計文字,是一項完全視覺化的工作——如果是小說中,只需一句 “這裏用某某文字寫著”;但如果是電影或遊戲,就必須要呈現出文字的具體造型了。而這項工作實際上只和作品的整體美術風格相關,甚至所呈現的文字可以完全沒有具體含義。

  在這種情況下,遵循一定的規則來設計文字,就成了一種 “彩蛋” 性質的小心思。從表面上不會為人注意,但確實能為作品增加深度——能給愛好者們提供分析挖掘的機會,這又何嚐不是作品本身意義的延伸。

  《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中的希卡文是 “根據美術風格設計文字” 的典型例子。高度幾何化的造型反映了希卡種族的高科技水平,而點和線的組合則契合了遊戲中古代遺物的花紋。

  根據製作組所述,遊戲中希卡遺物的設計風格來源於日本的繩文時代,這是一個不太為人所知的史前文明10。場景中的紋路造型結合發光效果具有極高的識別度,而鐫刻在上面的希卡文字,看上去如同裝飾紋樣一般。

  繩文時代的陶器(左)和遊戲中的遺蹟 “試煉神廟”(右)。(japanese101blog.wordpress.com)

  同樣在這部遊戲里,還出現了兩種其他的文字。海利亞文是遊戲中的 “當代” 文字,看上去較為原始,與農耕社會的科技水平相適應;而格魯德文僅在一座沙漠小鎮中被使用,對於主角而言是一種充滿異域風情的外國文字。1112

  《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中的海利亞文(左)和格魯德文(右)及其字母表。(zelda.gamepedia.com)

  海利亞文在曆代《薩爾達傳說》遊戲中都有出現,至今已發展到第六代11。從造型上看,這代海利亞文上帶有拉丁字母的影子;而一頭鈍一頭尖的筆畫,則讓人聯想到楔形文字(Cuneiform)。這是公元前 31 世紀由古代蘇美爾人創造的文字系統,作為人類最早使用的文字之一13,楔形文字或多或少地影響了虛構作品中文字的設計。

  楔形文字石板。(yourdictionary.com)

  字體、字符和編碼

  嚴格來說,這種基於現實文字所構造的 “虛構字母表”(fictional alphabet)並不能稱為一種 “文字”(script),而僅僅是對現實文字的加密:用 “希卡文” 書寫的英文段落,本質上還是英文。

  從這個角度來看,這類虛構文字實際上就是 “字體”(typeface)一種最極端的情況。對於同一個字母比如 A,不同的字體會以不同的造型來呈現;那麼 “希卡文” 也不過是把 A 的造型改變得比較嚴重了點而已。

  現代拉丁大寫字母的原型(左)和各種字體的 A。

  在實際製作中,把這類虛構字母表製作成字體會非常方便。先用通用語言(如英語)完成文字內容後,再設置為這種字體就行了。在本文的寫作中,筆者也把 “希卡文” 製成了字體,以此完成了大量配圖的製作。如果你在 3type 網站閱讀本文,正文中的 “希卡字母”實際上也是應用了這一字體的拉丁字母。

  字體是計算機處理文字時最表層的東西,只是用來給使用者看的。即使把一個大寫拉丁字母 A 設為 “希卡文” 字體,計算機也能認得出它,因為它仍然佔據 A 的編碼,而編碼才是決定它是一個拉丁字母 A 的本質原因。再來看這個字母 A,雖然長得一模一樣,卻是完全不同的東西了——這是一個大寫希臘字母 alpha,它佔據著另一個編碼,是不同於拉丁字母 A 的另外一個 “字符”(character)。

  如今計算機和互聯網上最常用的編碼標準為 Unicode。Unicode 的最終目標是為世界各地、古往今來的每一種文字編碼。截至 2019 年 4 月,Unicode 已經編碼了 150 種文字14,其中也包括楔形文字、古埃及的聖書體(Egyptian hieroglyphs)等古代文字。

  Unicode 中的楔形文字(上)和聖書體(下)。(unicode-table.com)

  上面調用了支持這些字符的 Noto Sans Cuneiform 和 Noto Sans Egyptian Hieroglyphs 字體,否則便會出現 “豆腐塊”。

  而希卡文這樣的 “異世界遠古文字” 顯然無法在 Unicode 中占有一席之地。在我們這個世界里,這種基於現實字母表設計的虛構文字,恐怕只能作為一種字體而存在了。

  參考資料:

  1。 Utopian Language - Wikipedia↑

  2。 Deciphering the Runes - Puella Magi Wiki↑

  3。 Pokemon世界的文字 - 神奇寶貝百科↑

  4。 Hunter × Hunter Alphabet - Hunterpedia - Fandom↑

  5。 Skyrim’s Dragon Shouts - Game Informer↑

  6。 Na’vi Language - Wikipedia↑

  7。 本段內容故意模仿了古埃及聖書體的破譯過程,即羅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的譯解。Rosetta Stone - Wikipedia↑

  8。 伏尼契手稿(Voynich Manuscript)Voynich Manuscript - Wikipedia↑

  9。 Sheikah Language - Zeldapedia - Fandom↑

  10。 The Making of 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 Video – The Beginning - YouTube↑

  11。 Hylian Language - Zelda Wiki - Gamepedia↑

  12。 Gerudo Typography - Zelda Wiki - Gamepedia↑

  13。 Cuneiform - Wikipedia↑

  14。 Unicode® 12.0.0↑

  題圖:《薩爾達傳說: 曠野之息》

  來源:3type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