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領導的國家,防疫做得更好?​
2020年04月23日15:33

原標題:女性領導的國家,防疫做得更好?​

原創 Lens WeLens

過去幾天的英美媒體,出現了一個廣為分享的說法:由女性領導的國家,新冠防治做得更好。

其中多是富有小國,但在防疫條件相對較弱的印度,成果出色的 Kerala 邦也是由一名叫做 K.K.Shailaja 的女衛生部長所領導,當地人稱她為“冠狀病毒殺手”(Coronavirus Slayer)。

這個觀點很快在社交網絡上傳開,對此的評價也是五花八門,從社會學的“女性必須更有能力才能獲得權力”,到性別範疇的“女性更有同理心,更懂得愛”。

這個角度不能說多嚴謹,但是個很有趣的、值得觀察的現象。

新西蘭

這些出色的女性領導者中,不得不提新西蘭總理雅辛達·阿爾德恩(Jacinda Ardern),前段時間,她就因一邊指揮一邊在家帶孩子被稱讚。

在她的領導下,新西蘭進行了廣泛的測試,其新冠死亡率是全球最低之一。

作為一個島國,新西蘭十分依賴旅遊業。但3月19日時,阿爾德恩還是當機立斷,對外國旅客關閉邊境。

4天后,又宣佈對新西蘭實施為期四周的封鎖,她的發言乾脆俐落,沒有留下任何混淆的餘地,“非常明確的是,我們現在要求所有在基本服務之外的新西蘭人待在家裡,不要與家人以外的人有任何接觸。”

疫情期間,她定期與高級衛生官員一起舉行新聞發佈會,分享信息,給國民打氣。

她還在社交媒體上分享自己在家裡帶孩子的視頻,把“復活節兔子”稱為“必不可少的工作人員” ,讓小朋友們少了恐懼。

阿爾德恩發佈在Facebook上的視頻截圖

阿爾德恩在講話中經常強調同理心。學者詹妮弗 · 科廷(Jennifer Curtin)評價說,“總理既在用決心,也在用善意來領導別人。”

芬蘭

34歲的芬蘭總理桑娜 · 馬林(Sanna Marin)是全球最年輕的領導人。在其領導下,截至4月22日數據,在芬蘭550萬人口中,只有141人因新冠去世,因馬林也因此獲得了85% 的支援率。

一名男子正在觀看總理桑納·馬林舉行的新聞發佈會,圖源helsinkitimes

據當地媒體報導,芬蘭最近已經將其冠狀病毒檢測能力提高了一倍,並在全國範圍內推出了抗體檢測。

這位千禧一代的領導人還充分利用社交媒體,讓自己成為芬蘭應對疫情最主要的宣傳員。她還特意邀請各個年齡段中有影響力的人,來一起傳播相關信息。

冰島

冰島的確診患者中有大約一半的無症狀感染者,這為防疫帶來了很大的難度。

在總理卡特林 ·亞科布斯多蒂爾(Katrín Jakobsdóttir)的帶領下,政府與生物技術公司合作,為所有公民提供免費的新冠病毒檢測。

雅各布斯多蒂爾在4月14日發表講話,稱計劃逐步放鬆管控措施。

這項聯合行動已經接納了近4.3萬人接受測試。而冰島只有不到40萬居民。在這種檢測的保障下,冰島正計劃放鬆管控。

挪威

經過數週的封鎖,挪威的感染率已經大大降低,也將逐步放鬆對某些企業和學校的關閉限製。

首相埃爾娜 · 索爾伯格(Erna Solberg)認為,除了封鎖和檢測,挪威的相對成功還得益於:在她的政府里,科學家發揮了帶頭作用。

在外界看來,埃爾娜首相除了信任專業人士,她的溝通方式也十分溫和。

比如,她曾舉行一場專門為孩子們準備的新聞發佈會,回答來自全國各地的孩子們的問題,並花時間解釋為什麼此刻感到害怕是很正常的。

挪威首相埃爾娜 · 索爾伯格告訴該國的孩子們,在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特殊日子”感到害怕是正常的。

索爾伯格說: “害怕是正常的。我們認為孩子們應該感到他們在這樣的危機中受到了重視。”

這種溫暖而有人情味兒的行為既安撫了小朋友們,也讓不少大人收穫了感動。

《福布斯新聞》評價說這些女性領導人所表達的同理心和關心似乎來自另一個世界,而不是我們原本熟悉的那個世界, “就好像她的手臂從視頻里伸出來,緊緊地擁抱著你,讓你感受到她的愛。”

德國

自疫情爆發以來,德國快速有效的應對措施及取得的成效有目共睹。

根據德國機構的數據,目前病毒的R0值已經降低到了0.7。

德國的死亡率最近雖然上升到了3.2%,但仍然低於平均水平。

整個危機期間(中間她還因短暫接觸感染新冠的醫生而自我隔離12天),德國總理默克爾舉措果斷,也盡力清晰、平靜地傳達信息。

“公開透明的決策和加以闡釋是社會民主的應有之意,全力論證和宣介好我們的行動是為了能夠得到理解和認同。”她在電視講話中說。“這就是這場流行病令我們看到的:我們大家是多麼脆弱,是多麼依賴於他人的體貼照顧,又是如何通過共同行動來保護彼此並讓彼此強大起來。

3月22日,默克爾首次在德國柏林總統府發表了關於新冠病毒的媒體聲明。新聞發佈會現場,她身穿深藍色西服套裝,平靜地呼籲市民遵守紀律,理性減緩病毒傳播。

在成為國家元首之前,默克爾是一名擁有博士學位的物理學者。科學理性的精神也確實貫穿於默克爾的行事風格中。

她公開地聽取專家和科研組織的報告,集合全國所有大學的醫學部⻔成立統一的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還促使德國的研究機構緊密合作,以“建立全國性的研究體系”。

德國的病毒檢測實驗室

在美國各州還在爭搶呼吸機的時候,默克爾在疫情初期就表示,“聯邦製不是為了讓人們推掉責任而存在的。它的存在,是為了讓每個人在自己的領域內承擔起責任。”

默克爾在柏林公寓附近的超市購物,全程格外淡定,有人拍下了這張照片並分享在社交平台上,稱:“在全球危機面前,領導人的冷靜令人心安。”當然,也有不少人抓住了總理的“小辮子”,不戴口罩可還行?

德國海德堡大學醫院病毒學主任漢斯(Hans-Georg Kräusslich)說, “德國最大的優勢,也許就是政府最高層的理性決策,以及政府對民眾的信任。”

綜合看來,女性領導者的成功尤其共性。她們大多在疫情初期就迅速反應,有效決策,並且發揮了“同理心”的優勢來與民眾及時溝通。讓人感到她們既是領導者,也是陪伴者。

加拿大學者阿比蓋爾·波斯特(Abigail Post)表示,女性領導人在疫情中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在危機中,女性領導人會更多地尋求專家意見。像以默克爾決定自我隔離兩週,也體現出了她的同理心。”

“在我看來,這是一種非常獨特的領導策略,我們更可能從女性領導人身上看到。它讓你想知道,如果有更多的女性領導人,大流行的感染率和死亡率會是什麼樣子。”阿比蓋爾說。

勃蘭登堡門在幾乎空無一人的巴黎廣場上投下長長的陰影

新西蘭學者珍妮弗·科廷(Jennifer Curtin)則認為,女性領導者們之所以有這種光環,部分原因在於那些男性領導人對疫情的反應過於激進。

目前,世界上的女性領導者仍是少數群體。根據今年一月份各國議會和聯合國的數據,在152位當選的國家元首中,只有10位是女性;而男性占了國會議員的75%,各類管理層中的73%。

2018年3月19日,德國總理默克爾歡迎冰島總理亞科布斯多蒂爾在柏林總理府舉行會談。

並不是要在男女性之間比出個高下,但女性領導者在疫情中的優秀表現,可以給我們帶來啟發:成熟的領導者應該既強大,又有共情能力,這本來並不矛盾,男性領導者也應該做到,至少應該向女性學習。

面對這樣一場全球性的危機,與其偏袒性地擁護或是指責,不如相互借鑒,坦誠交流。

主要參考資料:

https://www.cnn.com/2020/04/14/asia/women-government-leaders-coronavirus-hnk-intl/index.html

https://thehill.com/changing-america/respect/equality/493434-countries-led-by-women-have-fared-better-agains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0/04/20/female-world-leaders-hailed-voices-reason-amid-coronavirus-chaos/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20/apr/11/secret-weapon-fight-against-coronavirus-women

https://www.forbes.com/sites/avivahwittenbergcox/2020/04/13/what-do-countries-with-the-best-coronavirus-reponses-have-in-common-women-leaders/#396822883dec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world/2020/04/17/coronavirus-women-world-leaders-praised-handling-crisis/5144421002/

原標題:《女性領導的國家,防疫做得更好?​》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