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敦紀錄片播出,占士躺著中槍,兩人幫他說話
2020年04月23日09:52

  原創 籃球實錄 籃球實錄

  都知道,佐敦紀錄片《最後一舞》近期在ESPN播出,紀錄片的播出不僅讓球迷認識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佐敦,也讓更多人堅定了佐敦歷史第一人的地位,比如特雷楊,年輕的鷹隊當家原本公開說過占士是歷史最佳球員,但是在紀錄片播出之前,特雷楊就表示:“我感覺當我看完之後,佐敦會取代占士成為我心中的歷史最佳。”

  特雷楊的反應幾乎代表了絕大多數球員和球迷,事實上,就連占士的好友韋迪也表示:“佐敦就是歷史上最好的球員。”美國媒體更是不客氣地曬了一張佐敦隔扣占士的圖,然後表示:“看完《最後一舞》後的感覺。”——直到現在,這張圖已經獲得了數萬個讚。

  話至此,問題也就來了,一部關於佐敦的紀錄片播出,為何占士會躺著中槍?

  別驚訝,這確實就是事實,打開佐敦紀錄片的彈幕,你會發現大量關於占士的貶低,這種現象不僅僅存在於國內,國外也是如此。甚至連比盧普斯都看不下去了,這位前聯盟FMVP寫道:“為什麼《最後一舞》的播出會引起如此多對占士的惡意?這些惡意都是毫無根據的,為什麼人們不能同時享受這兩位偉大的球員?我認為佐敦是歷史第一人,但是毫無疑問,占士也是最偉大的幾名球員之一。”

  大嘴巴的柏堅斯更是不留情地在網上回懟攻擊占士的噴子:“占士18歲的時候就已經在Jay-Z的私人飛機上和Jay-Z談笑風生了,但是你們這些黑子18歲的時候還在為進入Jay-Z的酒吧排著隊。”

  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這部佐敦的紀錄片其實早就拍攝完成了,之所以會選擇在如今播出,原因還真和占士有些關係——ESPN的“名嘴”比爾西蒙斯近日透露,《最後一舞》早在20年前就準備製作了,但是當時的佐敦覺得沒有必要,直到2016年,當佐敦看完騎士在克利夫蘭的奪冠慶祝後,佐敦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歷史地位受到了威脅。

  事情的真實性不好說,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關佐敦和占士的比較,也許永遠不會停止。

  作為歷史上最偉大的籃球運動員,佐敦擁有無數的經典故事,其中最傳奇的便是六次總決賽、六次總冠軍、六次FMVP,他和他的公牛幾乎統治了整個90年代,由於故事過於完美,甚至連他的兩次退役都充滿了遐想。直至今日,在絕大部分球迷眼中,佐敦依然是那隻“山羊”。

  但正如比盧普斯所說,占士同樣偉大,他是現役乃至歷史上最接近佐敦的球員,儘管拿到的冠軍沒有佐敦多,如今的歷史地位也沒有佐敦高,但是占士同樣擁有無數的經典故事。而且別忘了,占士在場外同樣有很多的貢獻,尤其是在種族平等話題上,他總是不吝嗇自己的影響力,這一點就算佐敦也沒有做到過。

  再者,占士自己也非常期待著這部《最後一舞》的播出——早在紀錄片確定提前播出時,占士就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自己的興奮之情,在曾經的一次採訪里,占士回憶到第一次見到佐敦的場景是也是表示:“那是一個神聖的時刻,感覺就像我第一次見到了上帝,這就是一個16歲孩子親眼見到佐敦的感覺。”

  當然了,我們稍微還是能理解為何佐敦紀錄片的播出,反而占士會受到攻擊。正如柏堅斯所說:“人們對於勒邦的期待是歷史前所未有的,如果勒邦在一輪比賽里一場63分,一場49分,然後被橫掃了,所有媒體只會說他帶隊能力不行,但是佐敦卻會受到讚譽,甚至在輸波的比賽里被評成最佳球員。”

  之所以會有這份壓力,老實說,也有占士自己的原因——2010年的決定之後,人們對於占士只有勝利沒有失敗的期待,以致於就算他進了總決賽沒有贏波,反而會被人嘲笑。不過我們還是要說,多少巨星整個職業生涯連總決賽都沒有進入過,本身能打進總決賽已經是一種成功。

  至於那些關於占士的批評聲,說實話真的沒有必要,佐敦的偉大完全不需要一部紀錄片來證明,《最後一舞》只是讓佐敦的故事變得更加傳奇。而在如今這個時代,在沒有佐敦的這個時代,能夠見證占士的傳奇本身也是一種幸運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