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多人運動”驚呆? 日本泳軍顏值擔當譜寫佳話
2020年04月24日15:42

  (羅誌祥發微博致歉)

  9年繾綣,一朝夢醒。

  在為女生鳴不平、納悶何為“多人運動”、驚歎羅誌祥的時間管理之餘,不少懷有“少女心”的看客再次發出“不再相信愛情”的詠歎調。別怕!還是有佳話的。比如,有望在東京奧運會上奪金、日本頂尖游泳選手瀨戶大也。

  雖然今天日本各大體育媒體的頭條是——他決定離開從小學5年級起、合作15年的教練。但這樣彼此成全、圓滿“分手”的做法,讓外界這份“狠心”多了一份理解。

  (瀨戶夫婦)

  26歲,已是倆孩子的父親

  說起日本男子游泳,最風光的自然是北京奧運會上實現“雙衛冕”——蟬聯男子100米和200米蛙泳兩塊金牌的北島康介;或是被譽為仰泳“教科書”的入江陵介,或是一開始被中國媒體寫成“荻”、從孫楊手中搶走2014年仁川亞運會男子200米自由泳金牌的萩野公介。

  其實早在2013年巴塞隆拿游泳世錦賽上,瀨戶就憑男子400米個人混合泳金牌,成為第一位在該項目上榮膺世界冠軍的亞洲選手。但隨著萩野公介異軍突起,並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上奪冠,讓這位高大帥氣的小夥子一直處在光環之外。

  (瀨戶大也與萩野公介)

  當萩野公介因為心理問題成績下滑,甚至一度遠離賽場時,瀨戶挺身而出。如今他不僅肩負隊長一職,在去年的光州游泳世錦賽上更是成為男子200米、400米個人混合泳雙冠王,是日本隊目前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獲得東京奧運會入場券的游泳選手。

  當泳(mí)迷(mèi)們回過神來,這位下個月才滿26歲的日本泳軍顏值擔當,早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2017年5月24日,瀨戶在23歲生日當天宣佈結婚喜訊,妻子是前日本跳水隊選手、日籍華人馬淵優佳;2018年6月他們的第一個孩子、長女優羽出生;今年3月,二女兒望羽出生。

  (三口之家再添一位小公主)

  只是這則好消息,瀨戶四天前(4月20日)才在社交媒體上分享:“母女都很健康。新冠疫情還沒收斂,令人不安的日子還在繼續,大家齊心協力忍耐下去吧。”

  青梅竹馬娶回家

  隨後,日本媒體迅速跟進,採訪了瀨戶的母親一美,講述關於這對日本倜儻伉儷的“結婚秘話”,以及婆媳關係等獨家故事。

  據報導,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上摘得男子400米個人混合泳中銅牌後,瀨戶選擇在那年秋天,向母親一美討論成家一事。看著22歲的兒子,她的第一反應是:“還早呢。”

  (日本媒體的報導截屏)

  兒子坦言如果再等幾年,對備戰東京奧運會的影響會更大:“婚後環境會發生很大變化,有可能無法集中精力參加比賽。”

  一番推心置腹的溝通後,母親改變了觀點:“如果真的想結婚,而且對方也是這種心情的話,現在馬上結婚比較好。”不管是最初的否定,還是接下來的催促,都是瞄準東京奧運會這一共同目標。

  同意結婚後,母親緊接著叮囑兒子的話是:“要好好珍惜妻子”。後來,瀨戶大也在11月求婚成功,第二年在自己23歲生日當天,提交了結婚申請。

  作為日本跳水全國冠軍、獲得過2009東亞運動會銅牌的夫人優佳,原本就很能體諒運動員丈夫的艱辛。為了更好地輔佐瀨戶,她還考取了運動員食品管理資格員證。瀨戶的母親把兒子從小喜歡吃的“和風捲心菜(醬油味)”等的製作方法傾囊相授,與優佳建立了良好的婆媳關係。

  而筆者在2018年武漢舉行的跳水世界盃期間,也曾聽瀨戶的“嶽父”、日本跳水金牌教練馬淵崇英,誇獎過這位乘龍快婿。

  (馬淵崇英(右)與寺內健)

  馬淵教練原名蘇薇,曾經執教上海跳水隊。1998年,他赴日留學之後加入日本國籍,現執教於日本JSS寶塚球會。已經參加過五屆奧運會的日本跳水寺內健(38歲),以及去年日本跳水全國賽上,年僅13歲的冠軍玉井陸鬥都是他的得意弟子。而出生於上海的優佳,是他的二女兒。

  “他們在東京,我在大阪,平時很少見。但瀨戶不錯,挺好的。他為了訓練,很努力很專業。”馬淵教練告訴筆者,自己算是看著瀨戶長大的,“他之前也是JSS球會的,他是埼玉縣、我是兵庫縣,是同一個總部。”原來愛情早已埋下伏筆。

  (被稱為日本跳水屆“長澤雅美”的優佳)

  馬淵教練透露,他們雖然是青梅竹馬,但瀨戶和優佳是長大之後才確立戀愛關係:“小時候,他到我這邊的球會比賽,就看中了我女兒。我女兒那時候比他有名(笑),雜誌上都有登她的照片。”

  兩年前接受上海媒體採訪時, 瀨戶透露正是那份刊物讓愛情的種子萌芽:“我看到優佳的照片,就喜歡上她了,她看起來非常甜美可愛。”後來在隊友的牽線幫助下,重新聯繫上的他們,心越走越近。

  運動員出身的“嶽父”,很理解小兩口趁早結婚的想法。馬淵教練說:“在東京奧運會之前結婚,他就可以安定下來。他在訓練基地附近買好了房子,訓練完了就回家,很安心,對訓練是很大的幫助。

  奧運延期奪金目標不變

  只可惜,東京奧運會延期至2021年舉行,讓體壇按下了暫停鍵。

  一時間難以接受的瀨戶,直到最近才道出內心糾結:“我因為巨大的失落感而成了空殼。這其中也有疫情的關係,使得我在一段時間內完全沒有進行練習。日本游泳錦標賽也決定延期了,自己無法整理對此的心情,所以一直都沒有發表評論。”

  好在調整好情緒的他,已經開始積極尋找對策。瀨戶充滿幹勁地表示:“奧運會對我來說,是任何事情都難以替代的夢想舞台。明年也好後年也好,無論何時我都一定要奪得金牌。這樣一點點地製造出堅強的心情,再重新開始!”

  (瀨戶在家外空地搭建游泳池)

  22日,瀨戶發出一段在簡易游泳池里訓練的視頻。只見他腰間繫著繩索,進行著自由泳和蛙泳的訓練,“這樣在家裡也能輕鬆游泳了。不游泳的話,很多細微的關節和肌肉很難鍛鍊到。迫切希望疫情能盡快收斂。”

  今天,日本體育媒體的頭條則是這位日本頂尖游泳選手,宣佈與從小學5年級起、合作15年的教練梅原孝之(49歲),圓滿“分手”。新的教練人選,計劃在5月內決定。

  在幫助瀨戶摘得里約奧運會銅牌後,兩人達成合作至2020年的協議。但隨著東京奧運會延期,4月上旬雙方進行協商,瀨戶表明了自立的意向。

  (瀨戶與恩師梅原孝之)

  相關人士解釋道:“面向2020年,他與梅原教練的訓練也將進入最後階段。比起在同樣的環境下練習,瀨戶更希望以新的方式度過下一年,現在正是這個時機。不是吵架分手,而是時常聯繫著。”

  這樣彼此成全的結果,讓外界對瀨戶的這份“狠心”,多了一份理解。

  就像兩個女兒名字中都包含的“羽”字,寄託著“(夫人優佳)希望她們能用自己的翅膀,展翅飛翔”的願望。現在大家也聽到了瀨戶大也,拍動翅膀的呼呼聲……

  (何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