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文集團一手好牌 怎麼上市後被打得稀爛?
2020年04月27日22:14

  原標題:高管集體離職,閱文集團一手好牌,怎麼上市後被打得稀爛? 來源:證券日報

  七年過去了,吳文輝團隊又雙要集體出走了?

  4月27日下午,業內傳言,閱文集團高管震盪。消息傳出後,閱文收盤前10分鍾股價飆漲,最終以5.97%漲幅收盤。

  當日晚間,閱文集團發佈公告,確認管理團隊調整:現任聯席首席執行官吳文輝和梁曉東、總裁商學鬆、高級副總裁林庭鋒等部分高管團隊成員榮退,辭任目前管理職務,吳文輝將調任非執行董事和董事會副主席,梁曉東和其他高管將會擔任集團顧問,助力管理團隊的平穩過渡;同時,董事會委任現任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出任閱文集團首席執行官和執行董事,騰訊平台與內容事業群副總裁侯曉楠出任閱文集團總裁和執行董事。

  此外,還有消息稱,吳文輝將加入頭條系,但頭條方面回覆《證券日報》記者,此消息不屬實。

  這並非吳文輝團隊首次集體出走。

  吳文輝,一個北大計算機系系畢業的程序員,頂著“黑暗之心”這麼個中二的名字,作為網絡文學商業模式、運行體系、版權拓展機製創立者,創立了國內網絡文學領先門戶網站起點中文網。

  在創立之初,吳文輝在業界公開提出了一套以“VIP閱讀收費”為核心的商業化設想。收費製度實行一年後,起點中文網已經擁有註冊會員100萬人,作者團隊達2萬人,月均盈利額超過10萬元。

  2003年,起點中文網被盛大收購,成為盛大全資子公司,起點中文網快速發展,名噪一時。直至2009年,部分知名作家開始對盛大文學和起點中文網的商業模式提出質疑,隨後盛大文學的上市計劃因中概股醜聞頻發、美國市場大環境遇冷等原因而被迫擱淺。

  據相關傳言,上市失敗後,吳文輝所掌控的資源和心態都發生了變化。2012年中旬,吳文輝向盛大董事長陳天橋提出了起點MBO(管理者收購)計劃,打算獨立運營,但遭拒絕。

  據相關報導,在此之後,以吳文輝為首的起點創始團隊持續與陳天橋談判的同時,以集體辭職來“逼宮”。2013年3月6日上午,商學鬆(起點中文網創始人之一)帶領起點核心團隊近30人集體向盛大文學提交了辭呈。

  結果盛大文學發佈公開郵件,宣佈接受創始團隊的辭職申請。

  2014年,吳文輝加入騰訊,擔任騰訊文學CEO,憑藉業內聲望,大批知名作者加盟,騰訊文學風生水起,同時盛大文學境遇急轉直下。

  2015年3月,盛大文學以50億元的價格賣身給騰訊,雙方合併後更名“閱文集團”,吳文輝擔任CEO。

  閱文作為在線閱讀和版權巨頭,旗下囊括QQ閱讀、起點中文網、新麗傳媒等品牌,擁有1220萬部作品儲備,810萬名創作者,覆蓋200多種內容品類。目前,閱文輸出《鬼吹燈》《盜墓筆記》《琅琊榜》《慶餘年》等大量網文IP並改編為影視、動漫、遊戲、音頻等多業態產品。

  直至2017年上市之前,閱文都是業界龍頭。但縱觀過去幾年公司各方面表現,卻不甚理想。

  其一,上市不到三年,市值縮水超七成。

  2017年11月8日,閱文集團在香港聯交所上市,收盤價為102.5港元/股,與55港元/股的發行價相比,漲幅達到86.36%,市值逼近千億港元。一時間風頭無兩。

  沒想到上市即高點。此後閱文股價持續陰跌。4月27日,閱文收於31.95港元/股,與上市當日110港元/股的高點相比,跌幅達71%,市值縮水至324.5億港元。

  其二,上市後利潤增速驟降。

  4月27日晚間,閱文集團公佈了2019年全年業績報告。報告顯示,公司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83.5億元,同比增長65.7%;實現年內盈利11.12億元,同比增長21.9%;實現歸屬於公司持有人的應占盈利10.96億元,同比增長20.4%

  就財務數據而言,即便是在併入新麗傳媒後,2019年閱文的利潤增速下滑。

  Wind數據顯示,2017年-2019年,閱文的淨利潤分別為5.56億元、9.11億元、10.96億元,增長率分別為1416.04%、63.75%、20.4%。

  利潤增速逐年下滑。

  此時,閱文集團內部產品的盈利模式出現分歧,有媒體報導,此次高管出走與免費閱讀的推廣爭議有關。

  付費閱讀是吳文輝開創起點文學網的起點,但是付費閱讀的天花板已經隱現。根據閱文2019年財報,公司月付費用戶從2018年1080萬下滑至980萬,付費比率由5.1%降至4.5%

  有不願具名的業內分析師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免費閱讀是未來大所趨,“免費閱讀可以用流量換廣告,總體收入不會比付費閱讀時期低,反而因為吸引大量用戶後,可以實現對單個IP知名度的打造,為後期影視製作提升價值空間。”

  他認為,如果閱文大規模推行免費閱讀,新麗傳媒首先受益。

  其三,高價收購新麗,接了騰訊的“鍋”。

  如今的新麗傳媒在閱文處境尷尬,這是一家在業內頗有聲望的製作方,曾參與出品《我的前半生》、《白鹿原》、《如懿傳》、《餘罪》等作品。2012年以來,三度衝擊IPO未果。

  其中2017年5月,新麗主動申請終止審查。有意思的是,在其提出終止審查一個多月之後,新麗傳媒再次提交招股書。2018年1月底,證監會給保薦機構中信證券下發了《反饋意見》,提出四條大問題,41條小問題,規定30日內給予書面回覆。

  兩個月後,光線傳媒以33.17億元的價格,將其持有的新麗27.64%股權轉讓予騰訊,按照當時的轉讓價估算,新麗的估值約為120億元。

  在放棄獨立上市後,閱文成了“接盤俠”。2018年8月13日,閱文宣佈收購以不超過155億元的價格收購新麗傳媒100%股權。半年的時間,估值漲了近30%,對於騰訊而言可謂是一樁好買賣!

  當時,新麗傳媒也做出了業績承諾: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淨利不低於5億元、7億元和9億元。

  但是市場似乎並不買賬,收購消息發佈的第二天,閱文股價一路走低,當日股價跌去17.01%,總市值縮水103.28億港元(約合人民幣90.5億元)。

  事實上,收購完成後新麗的業績承諾一次都未兌現。根據閱文集團財報,2018年,新麗傳媒完成業績3.24億元,僅為承諾業績5億元的64.8%。2019年,新麗傳媒完成業績5.49億元,完成了承諾業績的78.43%。

  看似一手好牌,在上市後被打的稀爛。程武接手,能解決閱文當下最急迫的問題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