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水和反抗】國米2010年三冠王的故事
2020年04月28日12:02

  作為教練屆的傳奇摩連奴Jose Mourinho留給世人太多故事,從波圖崛起到車路士的狂人,乃至在國際米蘭登上巔峰,2010年藍黑軍團的三冠王偉業被太多人低估,他們擊敗了當時不可戰勝的巴塞隆拿,國內聯賽也力壓一干競爭對手,再加上意大利盃的勝利,最終成為歐洲足球史上僅有的7支三冠王球隊之一。著名英國媒體《衛報》記者班迪尼撰文帶我們回憶了那個賽季的無敵國際米蘭。

  距離2010年國際米蘭在歐聯決賽2-0戰勝拜仁奪得冠軍已經過去整整十年了,比賽結束後入球功臣米列圖張開雙臂衝向球迷,中場司令甘比亞素Esteban Cambiasso穿著范察缇的波衫在球場繞圈,隊長辛尼迪Javier Zanetti則是把大耳朵杯高舉在頭頂,所有人都在狂歡,只有一個人還保持著冷靜,看上去和所有人都不一樣。

  所有儀式結束後國米眾將士乘坐大巴離開,不過他們的主教練摩連奴並沒有跟隨大部隊一起,而是坐上了一輛單獨的車。上車不久葡萄牙人就又走了出來跑向一旁去擁抱愛將馬特拉斯Marco Materazzi,或許是離別在即,兩個男人都流下了眼淚。

  國米剛剛創造了歷史成為意大利第一支奪得意甲、意大利盃和歐聯三冠王的球隊,不過後來我們都知道了,在他們本應該狂歡的晚上卻有一個聲音格外不同,帶領球隊創造輝煌的摩連奴即將離開,是那種再也不會回來的遠去。

  通過單個賽季的鏡頭來審視一家偉大的球會自然會有所欠缺,在任何團隊運動中總是會有不停地變化,從一年再到下一年。然而國米在2009-10賽季的三冠王卻讓人覺得是個例外。與其說是球隊歷史記錄中的輝煌篇章,不如說是一個驚世駭俗的短篇小說。這個故事有一個明確的結局:摩連奴騎著馬向著夕陽飛去(好吧,嚴格說來,他那天晚上還在馬德里)。從那天開始內拉祖里就再也沒有染指過意甲或者歐聯冠軍。

  其實大國際的成功在2009年夏天就能夠預見端倪,那年轉會窗口他們簽下了一大批實力球員,最突出的是米列圖Diego Milito、泰亞高-莫達Thiago Motta、伊度奧(Samuel Eto'o)、盧斯奧Lucio還有史尼達Wesley Sneijder,這些都是球隊奪冠路上的功臣。摩連奴是在他們之前一年加盟球隊,首個賽季就帶領藍黑軍團拿到聯賽冠軍,但對於當時的國米來說意甲只是最低消費標準。國內聯賽對於2006年之後的國米來說已經沒有太大挑戰性了,他們的目標在歐聯。

  第一個賽季的歐聯小組賽摩連奴的國際米蘭在彭拿典內高斯之後以第二名的身份晉級16強。當時他就向球會提出要求引進兩名翼鋒重新打造他在波圖和車路士賴以成功的433體系,因為無論是文仙尼Roberto Mancini還是哥利斯馬Ricardo Quaresma都無法滿足摩連奴的要求。

  那麼接下來國米的戰術改革有多少是計劃內而又有多少是形勢的產物呢?摩連奴決心要讓藍黑軍團在球場上實施高壓逼搶,後面接受採訪的時候他也坦言當時他的目標就是把國米的後防線往前推進20米,簽下移動能力突出的盧斯奧就是為了這個,但也不是所有的轉會都是在規劃之中,還有時局的驅動。

  當時球會並沒有急著賣掉當家球星伊巴謙莫域,瑞典人在2008-09賽季還拿到了意甲金靴,但這個時候巴塞拋出了橄欖枝,4600萬歐元+伊度奧,面對如此條件國米沒辦法說不。再加上從熱那亞買來的迪亞高-米列圖,摩連奴手上就有2個高產前鋒了,而且還有大量的資金來加強球隊陣容。

  8月28號國米宣佈簽下荷蘭球星史尼達,前皇馬中場剛來1天就在米蘭打吡正選,並且幫助球隊4-0取得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國米還得再次感謝巴塞,正是哥迪奧拿帶隊獲得史無前例的六冠王促使老對手皇馬加速陣容更替,他們一口氣簽下了兩位金球獎得主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和卡卡(Kaka),所以洛賓Arjen Robben和史尼達Wesley Sneijder被逼出走。

  世界級球星的到來自然能夠大幅度提高球隊實力,他們真正帶來的價值遠超轉會身價,而且像史尼達這樣的球星還是帶著雄心壯志來的,他們要努力證明前東家做錯了,踢的越成功皇馬就錯的越離譜。

  新賽季其實一開始摩連奴在戰術上也犯過錯誤,賽季初期球隊主打4312,核心是史尼達,狂人想利用他個人的創造能力來帶動球隊。由於國米在意大利實力超群,這一招在意甲自然戰無不利,不過到了競爭更為激烈的歐洲問題就被反復被提出來了。歐聯小組賽前三輪全部戰平,如果不是最後作客險勝基輔戴拿模,國米甚至有可能小組不出線。

  從士氣上來說,作為激勵大師的摩連奴自然知道如何鼓勵手下的隊員們,比如伊度奧。由於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將美斯Lionel Messi移到中路,對此頗有怨言的非洲獵豹自然踢不上主力最後落得被清理的命運。但摩連奴就能夠說服喀麥隆人去打左翼鋒的位置,用於適應賽季中期4231的戰術。

  儘管那個賽季足夠偉大但征服之路並非一片坦途,從1月16號到4月10號,這段時間內國米在14場意甲比賽中只贏了5場,積分榜上也被羅馬反超。

  雖然賽季中期困難重重但摩連奴就是有一種不服輸的精神,他能夠克服所有問題。對於史尼達、伊度奧和彭迪夫等人來說摩連奴就是最合適的主教練,尤其是後者。馬其頓人是在冬季轉會窗口加盟國米,當時他在拉素處境艱難。如果這些人發揮出自己應有的水平,摩連奴球隊的實力將明顯提升。

  對外摩連奴繼續著自己狂人的本色,他在媒體上公開抨擊足協官員,以至於有報導稱球證員威脅要完全抵製國米的比賽。不管對外如何,球員們還是買教練的賬,史尼達說他願意為摩連奴「殺人償命」,史坦高域說自己願意為教練赴湯蹈火。伊度奧則是用自己的行動說話,在歐聯4強第二回合對陣巴塞的較量中,面對莫達早早被罰下的不利情形心甘情願的當了一個多小時的後衛。

  建立偉大功業自然離不開天時地利人和,那一年因為冰島火山灰的爆發,巴塞全隊不得不坐1000多公里的大巴到米蘭參加比賽,結果1-3敗下陣來。如果你只看到外因則會忽略國米的特殊之處,內拉祖里的近代史不太理想,容易在壓力下變得脆弱。2002年他們曾經在聯賽最後一天將冠軍拱手相讓,莫拉提執掌球會的15年內球隊儘管花了不少錢但在歐戰一向表現平平。

  但摩連奴顛覆了人們對國際米蘭的刻板印象:在壓力最大的時候他們反而能夠打出最漂亮的足球。一月份的米蘭打吡中史尼達第26分鐘就被紅牌罰下,但國米卻仍然以2-0拿下同城死敵。

  4月份同祖雲達斯的國家打吡事關爭冠大業,對方後防線上除了保方還有基亞連尼Giorgio Chiellini和簡拿華路FabioCannavaro,實力不可謂不強,比賽僵局一直持續到了第75分鐘,馬干用一記精彩絕倫的入球打破僵局,最終那場較量國米2-0獲勝。

  之後便是魯營之戰了,面對巔峰時期的巴塞,開場不久主力中場便被罰下,哪怕有2球優勢在手,又有多少球隊能夠攔住哥迪奧拿的王者之師呢?國米做到了,後面的62分鐘施薩甚至只做出了1次精彩撲救,最終他們頂住壓力淘汰巴塞,這也堪稱是那個賽季國米的破蝶之戰。

  到了決賽面對拜仁時他們已經無所畏懼,米列圖的入球主宰了比賽,一如之前他在意大利盃決賽中的入球。史尼達送出打破僵局的助攻,這也是荷蘭人在那年歐聯的第6次助攻,高居第一,之後他還發動了攻入第二粒入球的反擊。當然那一年也是史尼達的巔峰,夏天的世界盃他帶領荷蘭一路殺進決賽,但出於各種原因最後在金球獎評選上荷蘭人只是名列第四。

  或許這也是個恰當的結尾,進一步證明少有人給這支球隊和這些球員應有的尊重。如果摩連奴回來了,他可能會用這句話來強化我們對抗世界的心態,但狂人已經找好了下家,他甚至沒有回米蘭參加慶祝。

  幾年之後摩連奴做出過解釋:「當時我還沒跟皇馬簽合約,但我已經決定要去那邊,已經兩次拒絕了他們,真的沒辦法第三次說不。但我知道如果回米蘭參加慶祝我可能會改變自己的主意。」

  那個賽季馬特拉斯正選的次數屈指可數,但他和摩連奴是同一類人,是他的狂熱信徒。那個晚上兩個人在班拿貝外面聊了一會,一段師徒情至此也被迫結束。

  意大利人後來在接受《共和報》採訪時披露了兩人談話的細節,「我當時跟他說:‘你就是一坨屎,你就這麼走了,把我們丟給賓尼迪斯Rafael Benitez,我永遠不會原諒你。’不過最後,我還是原諒了他。」

  (井中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