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口沉銀考古最難一期:蜀世子寶金印現身 將建博物館
2020年04月29日19:04

原標題:江口沉銀考古最難一期:蜀世子寶金印現身 將建博物館

新京報訊(記者 倪偉)近年來熱門考古項目——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發掘,又有新收穫。數枚此前從未得見的金銀器現身,出水文物數超過1萬件。

根據今天(4月29日)發佈的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戰場遺址第三期考古發掘成果,此次考古曆時3個多月,1萬餘件文物出水,其中重要文物2000件,主要為金銀器,包括金、銀幣,金、銀錠,金、銀食具,金、銀首飾和金、銀服飾等。

最為重要的發現,是一枚含金量達95%的“蜀世子寶”金印,這是國內首次發現蜀王府世子金寶實物。

適逢新冠疫情,此次發掘可謂三期中最難的一次。江口沉銀考古要避開汛期,必須盡快復工。2月2日,考古隊趕到彭山江口,立刻製定防疫方案、購買防疫物資,5日就恢復了考古發掘,最終在汛期來臨前結束工作。

“蜀世子寶”金印現身 比著名“永昌大元帥”金印重一倍

此次出土的“蜀世子寶”金印,印面鑄有“蜀世子寶”四字。印台邊長10釐米,厚3釐米,含金量高達95%。

考古人員認為,“蜀”字證明這枚金印原為明蜀王府之物,“世子”為親王嫡長子。從印文可知,這枚金印為明代蜀王世子所擁有,既是蜀世子的身份象徵,也是蜀王府曆代世子傳用之珍寶。

這塊金印出水時分裂為了4塊,分佈在3個不同區域,經考古隊員多次尋找才合體。金印總重約16斤,比此前約7.8斤的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重了一倍有餘,含金量也更高。

各類金印、金寶一直是江口沉銀的標誌性文物,承載了豐富的曆史信息。遺址迄今最重要的出水文物之一,就是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去年,第二期考古中最重要的發現,也是一枚蜀王金寶。

考古人員今天介紹,本期考古有兩個比較新的發現。

其一是文物原地埋藏的跡象,在河床上發現有多處金銀錠、金塊遷入岩石內部,可以確認沒有經過長距離搬運。因此,這裏很有可能就是當年戰爭發生地,或者很接近戰爭發生地。

其二是發現了文物分類聚集現象,一些區域集中出現了金器,另一些區域集中發現銀器,對於大西政權分船、分箱轉運財富的過程提供了寶貴的資料。

火銃之後又現鉛彈 古戰場身份再添證據

江口沉銀遺址的特色,是與張獻忠大西政權有關的官銀、錢、金冊等文物。據介紹,本年度出土的官銀,從地域及稅種上均可填補前兩次發掘的空白。尤其是發現了來自於樂至、仁壽、樂山、德陽、廣漢等地的大西政權銀錠,對研究大西政權的財政製度以及統治區域均具有重要意義。

繼上一年度發現三眼火銃之後,此次發掘又出土了不同規格的鉛彈,是判定該遺址性質為古代戰場遺址的又一佐證。

值得一提的是,江口沉銀遺址已經官方命名為“江口明末戰場遺址”。更名發生於2018年,當年進行的2017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審中,該項目入圍時叫“四川彭山江口沉銀遺址”,公佈結果時已更名為“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戰場遺址”。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解釋,除銀錠外,該遺址還發現了大量兵器、船釘、首飾等文物,說明這裏曾是激烈的戰場。因此專家一致認為,稱“江口明末戰場遺址”更為準確。

除此之外,本期考古還發現為數眾多的金、銀容器,金銀服飾和金銀首飾,為研究明代的工藝水平、服飾製度以及審美情趣提供了珍貴的新材料。

金錠金牌飾。

四川考古研究院供圖

三期考古發掘5萬多件文物 江口之戰細節越發豐富

江口古戰場遺址位於四川眉山市彭山區江口鎮岷江河道內。1646年,明末農民起義首領張獻忠率部從成都出發,沿岷江南下轉移,到了彭山江口河段遭遇襲擊,船隻被焚燬,大量財物沉於江底。

此後,當地一直流傳“江口沉銀”的傳說,曆史文獻中也有不少關於江口之戰和沉銀打撈的記載。

此地北距成都市約60公里,南距眉山市約20公里。自20世紀20年代起,遺址所在的岷江河道內陸續發現有文物出水。

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戰場遺址。圖/中國文物報社

2005年,岷江河道內修建飲水工程中發現了一段木鞘,內藏7枚銀錠。2011年岷江河道內取沙時,發現了金冊、西王賞功等文物。2013年以後,江口沉銀遺址遭到嚴重盜掘。

後來成為江口沉銀標誌性文物的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長沙府“歲供王府”五十兩金錠等一級文物,都曾在2014年“5·1彭山區特大盜掘倒賣文物案”中被倒賣,後被公安機關追繳。上文提到的“永昌大元帥”金印,是當之無愧的江口沉銀核心文物,對考證遺址年代和性質極為關鍵。

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攝影/新京報記者 浦峰

為更好地保護遺址,充分瞭解遺址分佈範圍和水下文物的保存狀況,2016年,國家文物局批準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眉山市彭山區文物保護管理所對江口沉銀遺址進行考古發掘。

2017年和2018年,考古人員分別對遺址進行了兩次發掘,解決了數百年的“江口沉銀”之謎,也為明末政治經濟、社會生活等諸多方面研究提供了實物證據,入選“2017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江口明末戰場遺址第三期考古發掘於2019年11月10日開始圍堰,2020年1月10日正式開始發掘,4月28日結束,發掘面積5000平方米,勘探面積10000平方米。

經過三次水下考古發掘,江口沉銀遺址出水文物52000餘件。三期考古挖掘,每一次都有新的重大發現,提供了關於明末清初經濟、政治、文化、社會、軍事環境的新資料。

江口沉銀博物館預計3年完工 寓意“浮出水面的寶藏”

江口沉銀考古發掘3年,依託遺址和文物建立博物館的聲音不絕於耳。預計今年年底,這一項目即將開工。

江口沉銀博物館選址地緊鄰遺址核心區,地處岷江、府河兩江彙流處的“黃金口岸”。博物院與正在建設的彭祖山景區和四川曆史文化名鎮江口古鎮隔江相望,也是岷江流域特色文旅經濟帶和眉山市文旅融合示範園區的重要節點。

2018年9月,江口沉銀博物館面向全球招標規劃設計方案。2019年3月,最終選定法國雅克·費爾葉建築事務所的設計方案。方案強調建築與自然一體交融,兼顧設計哲理性和地域特點,以“浮出水面的寶藏”為主題。

根據規劃設計方案,江口沉銀博物館定位為一級館,規模不低於2.5萬平方米,遺址公園面積不少於200畝,總投資不低於5億元,建設週期約3年。

新京報記者 倪偉

編輯 張暢 校對 李立軍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