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放電影 影院還可以幹什麼
2020年05月03日14:04

原標題:除了放電影 影院還可以幹什麼 來源:錢江晚報

  從1月23日開始到5月3日,國內影院停擺整整101天,國家電影局局長王曉暉在4月29日召開的視頻會議中說,目前估算全年票房損失將超過300億元。

  據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4月22日,2020年以來,全國範圍內已有7300家影視公司註銷。而截至2020年3月,全國有2263家影院類企業註銷。

  這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持續之久,蔓延範圍之廣令人意料不及,對電影產業終端——電影院的衝擊不可謂不大。

  在這101天里,影迷沒有新片可以看;在這101天里,影院線上賣爆米花、出租影廳拍婚紗,艱難求生;在這101天里,作為電影記者的我,以往忙碌的採訪電影節、電影主創的日子消失了,因為電影院關門,沒有一部電影上映或展映,寫什麼呢?

  疫情終將過去,中國電影仍然處在黃金髮展期,投資不會離場,人才不會離場,觀眾不會離場。不過也需要指出的是,中國電影市場經曆了10年高增長,正如任何快速的行業發展都會掩蓋問題和矛盾,影院建設也一樣。疫情一來,以前掩蓋的危機也一下子暴露了出來。

  此刻,恰好也是一個反思的時機。反思是為了電影院的未來更美好。

  “躺著賺錢”已成為過去

  2010年到2016年,開電影院是“躺著賺錢”。有資金有眼光有興趣開影院的,基本開一家火一家。

  據國家電影局統計,2010-2016年,每年銀幕數、影院數同比增幅高達30%甚至40%,2017年以來回落至20%以下。

  按照杭州一位院線老總的說法,開影院雖不是暴利,但收益穩定,技術管理等方面門檻也不高,還有政策扶持,並滿足了群眾日益增長的文化消費需求,來問他怎麼開電影院的老闆不計其數。這裡面,有網吧、棋牌室的小老闆,也有家裡開礦的煤老闆、房地產商富二代等,而且這些人的影院都開起來了,前幾年生意都不錯。

  杭州2010年只有十幾家影院,2017年有149家。2011年至2016年間,中國電影票房年均增長率高達28.2%。

  2017年票房增長開始滑落,2017年至2019年間的票房平均增長率7.21%,而同期全國銀幕增速高於整體票房增速。

  影院和銀幕數量飆升的同時,票房增速和觀影人次卻在放緩。2017年末,部分中小影院開始逐步退出市場,陸續傳來影院關門或轉讓的消息。

  2019年全國電影總票房642.66億元,同比增長5.4%,相比2018年9.06%票房增速,放緩不少。觀影人次17.27億,同比僅增加900萬,同比增幅為0.58%,遠低於2018年5.93%增長幅度,創歷史新低。

  2019年,全國新增影院1453家,新增銀幕9708塊,銀幕增速16.16%,全國銀幕總數69787塊。大量銀幕增加,票房卻未出現相匹配的增長速度,單銀幕票房產出下跌,部分影院存在經營不善常年虧損的情況。

  在國內很多地方,影院已出現飽和,觀影人次下降,上座率低,特別是三四線城市影院非常依賴春節檔、國慶檔等熱門檔期。如果熱門檔期沒有出現幾部票房過20億的爆款,小影院往往面臨生存問題。

  也就是說,在疫情到來之前,影院已面臨洗牌,小影院掙紮求生。

  國家電影局數據顯示,2019年全年註銷影院267家,註銷銀幕數1095塊,關閉影院數量較往年有所增長。有業內人士預測,疫情將加速過剩產能的影院淘汰出局,或被併購,最後可能只有不到1/3甚至1/4留下來。

  線上用戶資源怎麼用

  疫情一來,影院關門之後,才想到那些庫存賣品怎麼辦。

  事實上,現在一家影院能夠自主控製的東西很少,片源是院線供給的。在網上售票平台出現之前,一家影院經理手中還有電影票定價權和排片權。

  售票平台帶來了便利,並降低了票價,影院在幾大平台拚命砸錢獲取用戶的過程中,也得到了“票補”這一“天上掉下的餡餅”。

  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互聯網巨頭拿到了用戶資源,並獲得了排片和定價權。影院純粹成了放電影的場所。

  有影院經理說,就連一家小飯店都可以自己研發新菜品,但電影院的自主權真的很少。

  隨著觀眾在影院逗留時間的縮短,影院很大利潤來源——賣品的銷量也銳減,最後自然是把賣品也放到售票平台上一起賣。疫情來臨之後,有不少影院、院線才意識到,以前自家影院每天有那麼多觀眾進進出出,怎麼沒想過發展自己的線上資源。如果自家影院有個APP,或者早就開始做電商,也就不用為庫存的賣品發愁了。

  疫情期間,國內也有院線努力做電商,每家直營影院在網上商城都有一個“店舖”,也曾讓影院經理看到了希望,但最終還是因起步晚,成效不大。

  或許疫情過後,每家影院都應該思考一下,如何更好地抓住自己的觀眾。如何讓觀眾成為影院自己的線上用戶、線下會員?有人有資源,才有商機。

  影院的場地有多少可能

  困境之下的影院為生存也想了很多方法,但發現非票房收入來源太少。於是有的影院把IMAX廳改成籃球場,有的出租影廳拍婚紗照。

  這些顯然是救急之舉,疫情過後,真正要反思的是怎麼好好利用影院這些場地?

  非票房收入在國內有巨大的發展空間,賣品、衍生品、場景娛樂營銷和影院廣告,每項都大有潛力可挖。尤其是映前廣告,每部電影開場前5至10分鍾,對廣告商和影院都是一座有待開採的巨大金礦。另外,影院還有場地廣告,燈箱、貼牆、LED、展架等。

  這些,影院以前也在做,但真正花心思的不多,大多數影院吃的仍是電影產業增長的紅利。

  有一個問題值得思考,影院除了放電影還能幹什麼?杭州這幾年也有影院引入了餐飲、電競比賽,進行各種嚐試但都未能破圈。

  對影院來說,快速發展之後無疑需要精耕細作,引進管理人才盤活影院各項資源,已是當務之急。

  陸芳(錢江晚報記者)

【編輯:田博群】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