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故事-鄧肯引發的血案 那是綠軍最陰暗的日子
2020年05月04日07:35

  “拉利-布特不會從那扇門走進來,球迷們,奇雲-馬克海爾也不會從那扇門走進來,羅伯特-帕里什也不會。即使你指望他們仨現在走進來,他們也已頭髮花白、老態龍鍾了!”

  這是名帥里克-皮蒂諾在執教綠軍戰績不佳時發出的著名抱怨,當時距他在綠軍下台僅剩不到一年的時間。在NCAA風光八面的皮蒂諾卻在綠軍遭遇了執教生涯最大滑鐵盧,而這一切竟都源自綠軍1997年選秀錯過鄧肯。《The Athletic》記者Jay King撰文,回顧了始末。

  時光回溯到1997年5月,剛遭遇了隊史最糟糕賽季(15勝67負)的綠軍向NCAA名帥皮蒂諾伸出了橄欖枝,後者欣然應允。當時的皮蒂諾可謂意氣風發,他剛率肯塔基大學2次闖入NCAA決賽,並在1996年封王。此外,執教綠軍也並非他在NBA的第一份工作。1987到1989年,他曾執教家鄉球隊紐約人2個賽季,率隊取得90勝74負,並連續打入季後賽。

  當時,皮蒂諾在NCAA倡導的快速、全場壓迫式的比賽風格深受球迷喜愛,他也被尊稱為“NCAA的羅馬占士”。

  之所以皮蒂諾願來波士頓,是因為塞爾特人當時有極大概率(36.3%)拿到狀元簽,並選中維克森林大學明星內線鄧肯。皮蒂諾深知鄧肯有多出色,他夢想著能在NBA和鄧肯合作。而綠軍早在前一年已為1997年選秀準備了“雙保險”,在當年手握2個樂透簽。

  據《波士頓環球報》記者傑克-麥美倫透露,當時皮蒂諾貌似不是來執教的,而是來波士頓加冕的。他在肯塔基的愛徒、1996年新秀安東尼獲加也為能和恩師重聚而喜不自勝。

  然而現實卻潑了綠軍一盆冷水,馬刺抽中狀元簽,綠軍僅獲第3和第6順位。曾有傳言稱,“紅衣主教”奧爾巴赫和大衛-史端交惡,導致綠軍在史端任內無法獲得狀元簽。最終,綠軍分別選中比盧普斯和羅恩-默瑟。

  當然,綠軍也高興得太早了。《波士頓環球報》專欄作者米高-霍里就質疑說:“讓我費解得是,為什麼綠軍覺得在現行樂透抽籤製度下,他們肯定能得到鄧肯?”

  在樂透抽籤結果出爐後,皮蒂諾曾天真地致電馬刺,稱願不惜任何代價交換狀元簽,結果被正在喝紅酒的普波域治斷然拒絕。此外,還有說法稱,即使綠軍獲得狀元簽,鄧肯也不願加盟,只因在NCAA時,皮蒂諾和獲加過分張揚,曾和鄧肯結下樑子。

  錯失鄧肯後,皮蒂諾也好似泄了氣的皮球。偏綠軍還將籃球事務全盤交給他,將奧爾巴赫束之高閣,但皮蒂諾對薪資空間的事情並不熟悉,因此,他在綠軍的執教從一開始就是困難重重。

  皮蒂諾履新時對球員的鼓勵,曾讓他們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但不久後球員們就察覺不妙。在季前賽中,皮蒂諾就暴露了他對NBA的陌生。在以20分輸掉一場無關緊要的比賽後,皮蒂諾竟在更衣室氣得亂扔東西。當時,剛和綠軍簽下7年3360萬美元合同的基斯-米爾斯曾好心奉勸皮蒂諾,稱“我們或許可降低一些要求”,結果皮蒂諾更為暴怒,2個月後竟將米爾斯趕走了。

  米爾斯不是唯一。當時的皮蒂諾在綠軍實行“大清洗”,球員如走馬燈似的換來換去,包括霍斯、艾力-威廉斯和迪-布朗等老將都被掃地出門,連新秀比盧普斯僅出戰了51場,就被皮蒂諾拿來交換愛將肯尼-安達臣。獲加後來也稱,當時皮蒂諾身兼兩職壓力過大,已完全失去了耐心,

  此外,皮蒂諾將他在肯塔基玩轉的戰術生搬硬套到NBA,卻水土不服。他的訓練強度大時間久,令球員苦不堪言。此外,他力求完美,球員稍有差池便會遭到冷嘲熱諷。連他在肯塔基的弟子獲加和默瑟都私下裡表示:“我們簡直不敢相信,我們都離開肯塔基了,卻還是躲不開他。”連佐敦的恩師、公牛前教練道格-科林斯都表示,全場緊逼戰術在NBA很難奏效,更別提賽季82場都這麼玩,但皮蒂諾對此充耳不聞。

  此外,皮蒂諾對助教也很苛刻。現湖人教練沃格爾當時在綠軍擔任錄像分析師一職,他是從肯塔基就追隨皮蒂諾的“忠臣”,但皮蒂諾卻不給他留面子。一次因電腦出現故障,沃格爾沒有準備好足夠的錄像供皮蒂諾使用,後者當即發飆,可憐的沃格爾在一旁滿臉通紅、汗如雨下。然而皮蒂諾不知道,沃格爾在淩晨2點下飛機後就在忙乎這事情,一直到早上都沒歇。

  當然,也有人仗義執言。安達臣就曾多次和皮蒂諾針鋒相對,為球員說話,甚至皮蒂諾威脅要對他罰款,安達臣也毫不退讓。更令綠軍球員覺得可笑的是,皮蒂諾竟按照管理大學球員的辦法,給NBA球員發放小冊子,規定他們何時吃飯,何時回屋睡覺。

  如此高壓之下,綠軍的戰績好不到哪兒去。皮蒂諾執教前2個賽季,綠軍分別僅取得36勝和19勝(1998-99賽季縮水為50場)。到了1999-00賽季,綠軍戰績仍無起色,皮蒂諾耐心已達臨界點。

  就這樣,在2000年3月1日綠軍在對陣速龍的比賽中被卡達絕殺後,皮蒂諾說出了本文開頭那段經典的話。同時,他還抱怨波士頓這座城市“令人沮喪,令人心生厭惡”。當時綠軍的公關人員將他說的話一字不差地記錄下來,大家意識到,皮蒂諾離開的日子不遠了。

  2001年1月,在綠軍輸給熱火,僅以12勝22負開局後,皮蒂諾引咎辭職,助教吉姆-奧白賴仁被扶正,奧爾巴赫也重歸總經理職位。皮蒂諾執教3個多賽季,僅率綠軍取得102勝146負。但一年後,奧白賴仁就率綠軍取得49勝33負,並一路闖入東決。

  追根溯源,一切肇始於綠軍在選秀中錯失鄧肯,這堪稱“一個鄧肯引發的血案”。

  (魑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