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停擺100天:沒能迎來五一檔,有人可能等不到復工
2020年05月04日00:00

  100天,宛如一個世紀般漫長。春節檔、情人節檔、五一檔先後“流產”,眼看著暑期檔也要過去了,苦苦等待的影院在做各種嚐試。

  來源:《中國企業家》

  文|武昭含

  編輯|萬建民

  頭圖插畫|謝馭飛

  你有多長時間沒進電影院了?答案是100天。

  這個小長假,停擺100天的電影行業不僅沒能迎來期盼中的五一黃金檔,連什麼時候可以復工,也還沒有答案。

  4月15日,中國疾控中心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新聞發佈會上再次提到,影劇院、遊藝廳等娛樂性或休閑性場所,建議暫不開業。此前,一些地方影院在3月下旬曾短暫開業,但3月27日,國家電影局緊急喊停,全國影院再次全線停業。

  “整個行業到了危急存亡的時刻!”導演陳思成在“電影行業應對疫情影響”專題網絡會議上說出的這句話宛如重擊,即便博納影業董事長於冬、萬達影視集團總裁曾茂軍、橫店影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天福等中國電影行業的領軍者齊聚,對行業眼下的處境也仍然束手無策。

  100天,宛如一個世紀般漫長。春節檔、情人節檔、五一檔先後“流產”,眼看著暑期檔也要過去了。

  進入4月後,頭部影院不斷傳出裁員消息,其中,做高端院線業務的CGV裁員比例高達30%。4月17日,天津萬象城橙天嘉禾銀河影城永久閉店,成為天津市區第一家關閉的影城。不少中小影院和橙天嘉禾銀河影城一樣,可能等不到復工了。

  業內普遍的看法是,疫情已成為壓垮不少影院的最後一根稻草。如今,影院復工無期,或許會有更多影院面臨關停倒閉,院線洗牌已在所難免。

  遙遙無期的復工日

  從4月開始,嚴靜每個工作日都會跑影院。雖然不能營業,作為某龍頭院線的區域負責人,她必須隨時在一線待命。

  這是嚴靜從業十幾年來經曆的最大一次危機。

  從影院停業開始,她幾乎每天與院線的管理層線上開會商量對策。為了降低運營成本,她管理的50多家影院停業期間管理層薪水減半,基層員工工資降到了當地最低標準工資。

  按往年的經驗,春節檔票房約占全年票房的10%,2-4月的票房大概占全年票房的30%。今年這段時間收入全部清零。

  嚴靜透露,她管理的院線經營最好的每年能有1000萬元利潤,差一點的也能有200萬元左右盈利。眼下,她已經做好了出現6個月虧損的準備,必要時可能會關停個別影院。

  3月27日的通知,意味著復工暫時無期。接下去一個月裡,嚴靜不得不進行人員調整。

  “原本我們一家影院的運營平均需要20人左右,現在只能發店長、副總、財務的薪水,其他人只能根據個人意願停薪留職。”

  嚴靜負責的影院多為中高端影院,大多數影院擁有1600個左右的座位,包括IMAX廳、VIP廳、普通廳。維持這樣規模的影院成本並不低,“這個規模的影院租金一年需要至少800萬元,這就要求必須要完成4000萬元的營業額。停業後進賬幾乎為零,可以預見的是下半年不會達到正常的水平,後續可能會根據業績關停一些影院吧。”嚴靜無奈地說。

  “影視行業太難了。”大盛國際傳媒總裁安曉芬說,最怕的是行業從業人員失去信心。

  3月開始不斷傳出的各種消息讓嚴靜異常焦慮,“就感覺沒有明天了,很多同行都表示可能會轉行。我們很多人從大學畢業開始就在這個行業里,從來沒有想過這個行業會如此不堪一擊,現在整個行業都被打亂了。”

  在中國,電影行業並非“暴利”行業,甚至都不算是“賺錢”的生意。2019年,作為全球第二大電影市場,中國電影票房收入642億元,僅為全國餐飲收入(4.7萬億)的1.4%,不到國內第一大房產公司碧桂園銷售額(7715億)的8.3%。

  據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統計,2019年中國共有電影院線47條,電影院總數約12000家。萬達電影在票房、觀影人次、市場占有率等指標連續11年位列全國第一,佔據龍頭位置。2019年財報顯示,萬達的市場占有率達13.3%,截至2019年末擁有已開業直營影城656家。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154.35億元,其中毛利率最高的部分是爆米花和飲品的銷售。

  嚴靜透露,一般院線的主要收入60%來自票房,25%來自賣品,15%來自廣告。現在影院不開業,收入清零,只能消耗現有資金。

  疫情期間,有些院線無奈做起了賣品外賣生意,嚴靜聽說有同行做到了400萬流水,但考慮到外送有物流等方面的風險,她還是放棄了這條自救路線。

  也有的影院搞起了創意攝影等新業務,但一來攝影行業本來就受到衝擊顧客稀少,二來成本也很高,影院轉型幾乎沒有成功的例子。

  副業這條路不好走,嚴靜把重點放在了套票預售上,套票價格從99~299元不等,有效期到年底,不用面臨被叫停後的退票問題。“做套票的初衷是為瞭解決現金流的問題,但經濟效益並不明顯。不過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刷臉’,需要有曝光的機會給從業者和消費者一些信心。”

  嚴靜最擔心的是消費者觀影意願不足。根據媒體在微博上發起的投票數據顯示,截至目前,選擇不去電影院看電影的觀眾佔比將近80%。另外,願意為特別喜歡的內容走進影院的觀眾,佔比僅為12%。

  “我的錢包準備好了!”影迷小熊表示願意為了《哈利•波特》走進電影院,不過下一刻她又有了一絲遲疑,“夜店都開業了,電影院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貓眼專業版數據分析師劉振飛表示,“現在需要的是觀眾漸漸卸下心理負擔、走進影院的消費熱情。”但從3月份那次短暫復工的觀影人次來看,消費者還沒有做好重回電影院看電影的準備。

  “我們頻繁地召開內部會議,討論開業了要怎樣建立信心,但是現在消費者的觀影信心還未完全恢復。”嚴靜無奈道。

  令她更焦慮的是,沒有人能告訴她,究竟要等到哪一天才能復工。

  等不到的新片

  3月份短暫復工後,徘徊在2到3萬的票房被很多人認為過於慘淡,無法覆蓋運營成本,影院完全沒有必要開業。但現在回看,復工更重要的是給行業帶來信心。

  電影院第一次復工後,華納影業官宣《哈利波特與魔法石》(以下簡稱《哈利•波特》)的4K修復3D版將在中國內地大規模重映,曾被認為是影院的“救星”。

  官宣複映當天,社交媒體上一片歡呼,即便這部電影到目前為止依舊未定檔。

  劉振飛表示,對於正從空白期走出來的電影市場來說,重回正軌勢必需要大片攻城拔寨,“作為一個有著20年粉絲基礎的經典IP來說,《哈利•波特》有實力成為將觀眾拉回影院的強心劑,勢必會帶來一波久違的觀影熱潮。”

  電影分析師坦克表示,相比新片而言,經典影片重映一方面省去了重新送審過審的繁雜程式,另一方面影片需要的宣發費用也較低,甚至部分影片可以完全“裸發”進入市場,大幅降低了回本壓力。

  複映老片作為一個過渡手段,一方面以老片低價營銷獲取客流量,作為一種暖場手段,吸引公眾對電影的關注;另一方面解決電影市場內容缺乏的問題。

  然而,複映老片不足以激活整個電影行業。

  在外界將極大期望寄託在複映老片上時,嚴靜卻坦陳,這些片子的刺激並沒有大家想像中明顯,“即使影院開業了,沒有新片意義也不大”。複映影片喪失了院線首發和窗口期優勢,“大部分可以在視頻網站看,觀眾沒有必要為此走進電影院”,對於院線來說,最需要的是新片,“但是現階段沒有新片敢冒險定檔”。

  院線等不到的新片,在無奈之下選擇了流媒體。大年初一原定於院線上映的電影《囧媽》率先在互聯網平台免費播映的舉動,給了電影行業當頭棒喝。曾經不少人質疑“徐崢到底開了好頭還是壞頭”,3個月後再看這個選擇,卻不得不承認《囧媽》做了一個明智的商業選擇。

  截至目前,已有四部院線電影選擇了“院轉網”,嚴靜坦陳這對院線產生了非常明顯的衝擊,但這也是影片求生的一種創新,也是市場行為,雖然這種操作能否被廣泛接受還有待觀察,但院線必須適應這種新的挑戰。

  坦克則對此比較有信心,他認為這個衝擊不會很大,“有一定票房預期的新片不會選擇在平台上,平台不會拿出更高的價格購買,而且大銀幕上映會有更好的視覺效果。”

  當然,沒人有敢冒險,片方唯一能做的是等待時機。“這一階段率先上映的影片勢必會背負極大的壓力,我們需要理解新片選擇暫時觀望的態度。”劉振飛表示。

  曾被業內人士認為“賣相極好”的《唐人街探案三》作為最受關注的影片也不敢貿然定檔。萬達電影總裁曾茂軍在“電影行業應對疫情影響”專題網絡會議上透露,《唐人街探案3》正在等待合適的時機上映。

  所有人都在等待影院營業、市場複蘇,但是作為排頭兵需要勇氣,“大家都在小心試探市場反應”。

  嚴靜透露,曾經行業內探討過是否讓優質新片分級上映,比如新片在疫情已經完全得以控製的地方如期上映,疫情還在蔓延的地方延後上映,但她很快就表示“這不現實”。首先,疫情較為嚴峻的地方大多為發達城市或城市中心區,放棄這些地方意味著失去了主要票倉,“而且原本片子的上座率能達到20%,但因為消費者信心不足上座率只有10%的時候,片方也會有很大損失。”其次,對方片來說,不可避免會得罪不少影院,“如果一些優質影片只在某些區域的影院上映,那其他影院的損失誰來負擔?這種做法無論是對片方還是對無法上映的影院來說都是不合理的。”

  不過,坦克也建議一些新影片有所動作,他表示雖然市場解禁還需要一段時間,但前期仍舊可以做一些定檔物料、部署宣發策劃等準備工作,給市場和從業者帶來一定信心。

  洗牌終將到來

  天津萬象城橙天嘉禾銀河影城的告別詞,也如一場電影劇終。

  “我們共計放映電影164847場電影,有4134602名觀眾來影城觀影,營業天數2752天,2020年01月23日10:20,3號廳放映了最後一場電影《誤殺》,在影城營運成本和新冠肺炎疫情雙重壓力之下,我們終究沒能和大家堅持等到復工的那天。”

  沒有一家影院能輕鬆度過這次危機。

  易凱資本CEO王冉曾在影院二次停擺時表示,在未來12-18個月,全球電影產業將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顛覆與洗牌。“只要疫情還存在,由於觀影的風險與所得過於懸殊,影院是否開門都只是一個形式上的問題。如果影院生意真正恢復需要新冠疫苗或特效藥問世,那麼在未來的12-18個月,全球電影產業將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顛覆與洗牌。”

  中國電影市場一直存在影院過剩的情況,院線數量增速高於電影票房增速。公開數據顯示,2019年,內地總票房642.66億元,同比增長5.4%,觀影人次總計達17.27億,同比增長0.64%;而全國新增的銀幕數卻達到9708塊,同比增長16%。國內銀幕的增長速度遠高於觀影人次的增速,行業的資源利用效率並不高,存在巨大的虧損風險。

  愛奇藝CEO龔宇曾公開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國電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僅有12%,大概一半的電影院是虧損的。更重要的是,虧損的局面早已是常態,相關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8年四年間,超六成影院全年票房不足500萬,90%的影院無法盈利。

  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2020年前兩個月內,影院類企業新增不到8000家,與2019年同期相比,我國影院類企業新增數量下滑25%。與此同時,影院類企業的註銷量也自2012年起逐年攀升,2015年數量明顯增多。據《經濟日報》報導,2020年已有5328家影視公司註銷或吊銷,是2019年全年註銷或吊銷數量的1.78倍。

  不過,據嚴靜觀察,目前仍舊不是洗牌的高峰期,“一旦全面復工,真正的倒閉潮才會來臨。很多三四線中小院線基本靠春節檔完成一半的業績任務,它們今年上半年幾乎顆粒無收,一旦開門,租金會成為壓垮它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嚴靜與同行交流時瞭解到,一位擁有24家影院的老闆已經做好了調整規劃,只保留8家業績優秀的影院,其他影院全部關停。

  西部證券的一份研報認為,“因疫情停業有可能導致部分小型連鎖影院倒閉,龍頭院線公司資金實力強,在此過程中集中度將會提高。”

  然而,龍頭院線公司也並不好過。2019年,萬達電影、金逸影視、橫店影視三家的淨利潤都呈下滑態勢。

  其中,萬達電影虧損超47億,淨利潤同比下降324.5%。2015年至今,萬達電影的單銀幕產出持續下滑,觀影收入的毛利率持續走低。2019年半年報數據顯示,萬達電影上半年的觀影收入毛利率僅為6.07%,同比下降8.39%。

  龍頭企業業績不理想,讓嚴靜有一些沮喪,不過她很快打起精神,“整個行業慘淡,公司業績不理想也是正常的,它只是業績沒有完成,但不會倒下”。

  連著強調了兩遍“公司不會倒下”,嚴靜的語氣中充滿疲憊。她還在苦苦等待。

  (應被訪者要求,嚴靜為化名)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