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藍白終生牛仔 誰還記得他曾是佐敦接班人
2020年05月06日09:56

  原創 籃球實錄 籃球實錄

  一件有意思的事情,1993年佐敦退役後,聯盟曾經尋找過不少“佐敦接班人”,包括格蘭特希爾、安芬尼哈達威、高比、艾佛遜、麥基迪、卡達都被認為能夠繼承佐敦的衣缽,眾多的接班人中,有這麼一位球員,他的生涯成就可能不如上面這些巨星,在球迷間的知名度也不高,但在剛進聯盟的時候,他確實被看作是一個“佐敦接班人”。

  他便是米高芬利。

  1995年選秀大會,芬利在首輪第21順位被太陽選中,單看順位,大概很多人都覺得芬利不可能是佐敦接班人,但事實確實是,芬利在一段時間里真的背負過這個名號,原因其實也不難理解。

  一方面,芬利的身體素質非常勁爆,早期絕對是一個跳跳男,1997年甚至還參加了全明星入樽大賽,可惜輸給了“小飛俠”高比白賴仁特;另一方面,別看芬利身體素質勁爆,他的中投能力也是一絕,中投也正是佐敦的拿手絕活;最後,芬利剛好和佐敦同名,兩人都是米高。

  新秀賽季,芬利打出了巔峰佐敦“一半”的表現,場均15.0分4.6籃板3.5助攻,這讓他成為了一個值得期待的年輕人——彼時的太陽還擁有巴克利、奇雲莊臣,依然在爭奪季後賽的行列,可惜太陽並沒有將他當做未來。一年後,芬利在傑特的交易當中被送到了小牛,也就是更名之前的獨行俠。

  對於芬利來說,這筆交易意味著非常多。

  不同於太陽,當時的小牛正處重建期,球隊一整個賽季只贏了24場比賽,傑特、吉姆積遜、馬什本三人全部離隊,芬利被認為是球隊未來核心,當然他也沒有讓小牛失望,交易後的第一個完整賽季,他場均就能拿到21.5分5.3籃板4.9助攻,儘管球隊戰績依然不佳,但是只看數據的話,芬利已經是全明星級別。

  此後到了1998年夏天,聯盟迎來巨變,佐敦退役,公牛解體,與此同時,小牛也有了兩個重大變化,一是球隊在選秀大會上選中了奴域斯基,二是從太陽交易來了拿殊——這三人後來成為了小牛的“三叉戟”,生涯而論,奴域斯基、拿殊的成就也都高於芬利,但是在當時,芬利才是球隊的大哥。

  1999-2000賽季,芬利迎來了個人巔峰,他場均可以拿到22.6分6.3籃板5.3助攻,生涯第一次入選了全明星,同時奴域斯基也逐漸適應NBA的對抗,他場均可以拿到17.5分6.5籃板2.5助攻,小牛整個賽季贏下了40場比賽,距離季後賽只有一步之遙。

  又一年後,拿殊從後備席走到了正選,芬利場均依然拿到21.5分5.2籃板4.4助攻,奴域斯基則開始進入巔峰,德國人場均拿到21.8分9.2籃板2.8助攻,得分甚至超過了芬利,小牛贏下了53場比賽,戰績排在西岸第四,正式進入了“三架馬車”的時代。在“三架馬車”的帶領下,小牛連續四年分別取得了53勝、57勝、60勝、52勝,最好的一年打進了西決,可惜輸給了馬刺。

  同樣也是這四年,小牛內部發生了一些變化,奴域斯基成為了球隊核心,拿殊也打得越來越出色,反觀芬利,他不再是球隊老大,2001年之後就沒有進過全明星,最終在2005年,眼看著球隊連續多年衝冠失敗,小牛特赦了老將芬利,為小牛效力的最後一個賽季,32歲的他場均只能拿到15.7分4.1籃板2.6助攻。

  九年小牛生涯,芬利真正經歷了這支球隊的興衰——他加盟時,球隊正處於灰暗的重建期,一年才能贏24場比賽,離開時,小牛已經是一支連續多年取得50勝西岸頂級強隊,期間經歷了奴域斯基、拿殊的交易、拿殊的離去,球隊老闆也換成了古賓,直至今日,芬利的名字還在球隊總得分榜、總籃板榜的第五位。

  再回到2005年,成為自由球員的芬利加盟了昔日的老對手馬刺,並且在馬刺效力了四年,這四年發生的事情也是非常有趣——芬利離開後,老尼爾遜也離開了,緊接著的一年小牛就衝出了西岸,結果在總決賽上被熱火逆轉;又一年,小牛打出了隊史最佳的67勝15負戰績,奴域斯基也當選了MVP,結果首輪就被老尼爾遜率領的勇士黑八,同一年,最終拿到冠軍的正是芬利所在的馬刺。

  2010年,芬利還短暫加盟了塞爾特人,並且跟隨著塞爾特人再次打進了總決賽,可惜這一年塞爾特人輸給了湖人,賽季結束之後,37歲的老芬利宣佈了退役。退役前的一個賽季,他場均只能拿到4.4分1.5籃板0.9助攻,幾乎沒辦法再為球隊提供幫助。

  縱觀他的職業生涯,芬利顯然和佐敦差距甚遠,他只入選了兩次全明星,但芬利也有屬於自己成功的地方,他曾經連續五個賽季場均得分超過20分,投進過1454記三分,可以說是當時聯盟最好的側翼之一,並且也拿到了屬於自己的冠軍戒指,最重要的,芬利在球員之間的風評相當之好。

  奴域斯基曾經這麼評價他:“芬利向我展示了什麼是真正的職業球員,他打球非常努力,還教我如何成為球隊領袖,我從德國來到這裏的時候只是一個孩子,只有20歲,誰也不認識,我的球隊里有很多偉大的榜樣,我向他們學習才能前行。”

  值得一提的是,退役之後的芬利又回到了達拉斯,現在還是球隊的籃球運營副總裁,古賓也給了他極高的評價:“他幫我瞭解比賽,我跟他學到了很多,所以當他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跟他說,任何時候你想,你都可以在這裏得到一份工作。”

  一日藍白,終生牛仔,儘管芬利的球隊沒有掛在獨行俠主場上空,他也不是2011年的冠軍成員,但他的生涯顯然離不開這支球隊,過去兩年,他還帶來了當錫、法烏津吉斯這樣的球隊未來——“佐敦接班人”終究只是個名號,任何一個人都成為不了佐敦,芬利的生涯有著屬於自己的特點,並且能被一直球隊記住,這也就足夠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