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武俠:周潤髮的刀光劍影,章子怡的兒女柔情……
2020年05月06日18:08

原標題:消失的武俠:周潤髮的刀光劍影,章子怡的兒女柔情……

原創 最人物出品 最人物

迄今為止,《臥虎藏龍》仍是華語電影史上唯一一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電影。

電影中刻畫的那個充滿禪意的俠義故事,曾是無數人心中的江湖。

20年過去,片中的每個人都走向了不同的方向:有人經曆摯友離世,有人跌入人生低穀,有人漸漸淡出大眾視線……

臥虎藏龍的江湖里,唯一不變的,只有那片青竹翠翠的武林。

2001年,在第73屆奧斯卡頒獎現場的李安,大概沒想到自己會獲獎。

當頒獎嘉賓宣佈,最佳外語片由電影《臥虎藏龍》獲得時,47歲的李安才意識到,自己剛剛拿下了人生第一座小金人。

整個致謝過程,他都緊張地盯著手中那張皺巴巴的小紙條——他甚至沒有背過獲獎感言。

在第73屆奧斯卡上發表獲獎感言的李安(2001)

在此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李安都過著迷茫且不得誌的苦悶生活,早期闖蕩美國的晦暗時光,曾讓他一度看不到明天。

至於成功,李安不敢想。

直到這個夜晚,電影《臥虎藏龍》被提名10次,拿下4個獎項,成為那一晚當之無愧的全場焦點。

李安沒有想到,最初自己的一個“念想”,最後會讓自己頭頂“華人之光”被置於神壇之上。

李安更沒有想到,在此後的日子裡,他將翻過一座又一座山頭,成為華語世界最著名的導演之一。

而所有之後的頂峰都要從最初的起點說起,故事的開始要回到1999年。

1999年,20歲的章子怡剛拍完張藝謀的《我的父親母親》,憑藉片中“招娣”一角被提名第20屆金雞獎最佳女主演,出道即萬眾矚目。

緊接著她被高曉鬆請去做《那時花開》的女一號。對於角色設定她十分中意,一有空就騎著自行車,去劇組與主創討論劇本。

電影《我的父親母親》(1999)

眼看電影就要開拍,之前還對角色充滿興趣的章子怡卻面露難色,她對高曉鬆說:李安請自己去一個武俠片里演女二號。

彼時,李安已是兩次摘下柏林金熊獎的名導,高曉鬆明白對於一個女演員而言,這可能是改變前途的折點,他幾乎沒有猶豫,就把章子怡送去了李安的劇組。

離開之前,高曉鬆瞄了一眼桌上的場記板——片名:《臥虎藏龍》。

在章子怡之前,李安已經定下了另一位女主演——楊紫瓊。

《臥虎藏龍》中扮演俞秀蓮的楊紫瓊

那一年,演過許多電影的楊紫瓊始終沒有大紅大紫,就連主演了“007系列”,成為第一位亞洲邦女郎,都沒有激起太大水花。

李安曾經在自傳中這樣評價楊紫瓊:“在演戲方面,楊紫瓊是我見過的一個特例。從影多年,卻沒演過什麼好戲,所以都已經是大明星了,還有那份純真在。她有如孩童般的純真好奇,像一輩子在等這個角色(俞秀蓮)。”

女主之外,出演男配角“羅小虎”的那個男孩——張震,最開始是抱著“來玩”的心態。

在此之前,他出演過侯孝賢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以及王家衛的《春光乍泄》,縱使在這些優秀的作品中貢獻了可圈可點的演出,張震始終沒有愛上演戲。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中的張震(1991)

《春光乍泄》中的張震(1997)

用當今的話講,彼時這部電影的女主加男配,都帶不來太大“流量”。如此,電影中名氣最大的,只剩下在亞洲電影圈擁有一席之地的周潤髮。

但略顯尷尬的是,這是他第一部古裝劇——無論是剃光頭用普通話念台詞,還是穿長袍做武打,對周潤髮來說都是頭一遭。

《臥虎藏龍》中李安在給周潤髮講戲(1999)

周潤髮在練習劍法(1999)

巧合的是,與周潤髮一樣,這也是導演李安第一部古裝戲。

彼時李安46歲,雖已憑藉《喜宴》和《理智與情感》摘下兩座金熊獎,卻始終缺少一部封神之作,在業內他仍舊只是被定義為“在美國拍戲的中國導演”。

李安年輕時照片

1994年他在拍攝《飲食男女》間隙,閱讀了《臥虎藏龍》的原著小說,書中描寫的武林江湖,在他心中埋下種子,終於在1999年,如願開機。

縱使在李安心中,小說中那片青竹翠翠的武林故事已上演過無數次,可真要把它搬到大屏幕上,卻又需要一番功夫。

片場的工作人員曾回憶:“拍攝《臥虎藏龍》的過程,能讓李安折壽五年。”

在長達八個月的拍攝中,李安日夜不休,坐在監視器前,連帶著他“神經質”的挑剔,掌控著全場:大到演員台詞與動作,小到演員眉形與髮飾,李安事無鉅細。

《臥虎藏龍》拍攝現場的李安(1999)

《臥虎藏龍》拍攝現場章子怡與周潤髮在對戲

在片場,不斷加深導演焦慮與忐忑的,還有演員們層出不窮的狀況。

作為劇組最能打的楊紫瓊,在開拍第一個星期就受了傷:左腿兩條大韌帶扯斷,需要動手術且靜養一個月。

周潤髮與章子怡那場最經典的竹林戲背後,則是長達兩週煎熬的“高空吊威亞”。

開始的時候周潤髮還會和大家開開玩笑,問問大家自己是否“玉樹臨風”,到了後來也開始漸漸吃不消。

《臥虎藏龍》幕後花絮:周潤髮與章子怡(1999)

而章子怡更甚,在《臥虎藏龍》中,她扮演的“玉嬌龍”是一個武功高強的富家小姐,打鬥起來柔中帶剛。

學舞蹈出身的章子怡,並沒有過多的武打戲經驗,揮起劍來空有美感並無力度,武術指導常常跟她說:“你怎麼可以這樣打,像一個女孩子”。

章子怡不解,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女孩子啊。

《臥虎藏龍》幕後花絮:周潤髮與章子怡(1999)

如今看來,“玉嬌龍”是章子怡演藝生涯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但在當時,章子怡卻不是李安心中最合適的“玉嬌龍”。

在李安心中,玉嬌龍應是內心堅韌且剛烈,而20歲的章子怡顯然韌勁不足。

所以即使她已經進組,李安仍在不斷面試新的演員,章子怡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臥虎藏龍》中的章子怡

有人曾評價章子怡是:野心寫在臉上,驕傲刻在骨子裡。

越是不被認可,她越是要證明自己。

她成了駐紮在武術指導旁邊的“釘子戶”,電影中需要的每一招一式,她都要練習百遍。被兵器打掉手指甲也一聲不吭,把手插進雪裡冰一冰,繼續拍攝。

但即使是這樣,李安仍吝於對她的誇獎。

《臥虎藏龍》幕後:章子怡在與武術指導練習

19年後,章子怡回憶起這段時光:“那個時候每天我就像上刑一樣,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折磨。”

“李安導演會鼓勵紫瓊,鼓勵周潤髮,我每天都會特意晚收工20分鍾,我就在那裡等著,期待著導演能誇我一句,但是一次也沒有。”

與章子怡搭戲的“羅小虎”張震後來回憶到:章子怡常常自己在屋裡坐著,一言不發地思考,沉浸在角色中,整個人氣場十分強大,這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臥虎藏龍》劇照:章子怡與張震

與章子怡不同,23歲的張震並非科班出身,演戲對他來說只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在開拍之前,他只和李安導演一起喝了杯咖啡,就收到了劇本。

最初拍攝的地點在新疆,在這裏,張震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我見到沙漠的時候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四周無遮無攔,感覺這個世界都是我的。”

抱著這樣的想法,在此後的拍攝中,張震成了劇組心態最好的演員:無論是騎馬還是打戲,他對於什麼都充滿好奇。

就這樣,李安帶著演員們奮戰了整整八個月,從40度的烏魯木齊拍到-13度的北京,拍攝結束後,每個人都像扒了層皮。

《臥虎藏龍》幕後花絮(1999)

1999年年末,《臥虎藏龍》如期完成。

在殺青宴上,李安第一次擁抱了章子怡,他說之前沒有誇獎是特意為之,因為玉嬌龍需要一股“韌”勁:“但是,子怡你做的非常好。”

聽到這句話的章子怡嚎啕大哭,長達八個月的委屈在此刻爆發。

此時沒有人曾料想到,他們的人生正慢慢發生偏轉。

電影《臥虎藏龍》劇組(1999)

2000年初,《臥虎藏龍》完成了最後的剪輯工作,趕在康城電影節前完成。

電影顛覆了長久以來武俠電影中“重武”的慣例,將武術與文化融為一體,劍走偏鋒,被中國影評人評為:“拍給外國人看的武俠片”。

但是對於外國觀眾而言,能否理解片中大篇幅的中國元素,李安心裡也沒底。

康城電影節上《臥虎藏龍》劇組走紅毯(2000)

5月16日,《臥虎藏龍》在康城首映。當電影中章子怡和楊紫瓊飛屋簷的時候,觀眾群裡爆發出輕微的笑聲,這與荷李活的特效相比,實在小兒科。

直到章子怡與楊紫瓊開始真材實料的對打,場里逐漸安靜下來,沒有人再多說一句話。

《臥虎藏龍》中的片段

“電影播完後,掌聲響了好久,你就知道電影成功了,李安成功了。”

李安就在那一刻翻過了山頭,開始從層峰看往山下了。

縱使《臥虎藏龍》成為華語電影里程碑式的存在,但電影所帶來的光弧,並沒有輻射到每個主演接下來的人生。

除了李安,被《臥虎藏龍》送上峰頂的還有周潤髮。但是此後幾年,周潤髮卻開始放慢了腳步,只在電影中偶爾以客串的形式出現。

淡出螢幕的周潤髮,出現在了九龍城區林立的攤鋪邊,成為了“香港市民周先生”。與商販聊天,陪妻子買菜,他開始尋找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點。

周潤髮在市場買菜

直到2006年,他連上兩部新片,一部是與鞏俐合拍的《滿城盡帶黃金甲》;另一部則是與趙薇、斯琴高娃合拍的《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滿城盡帶黃金甲》中的鞏俐與周潤髮(2006)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周潤髮與斯琴高娃(2006)

在周潤髮與曾屬於他的電影江湖漸行漸遠的同時,楊紫瓊似乎也不複當年光彩——那個曾經照亮她人生的摯友猝然離世。

2003年,香港歌手梅豔芳因癌症去世。

在梅豔芳彌留之際,楊紫瓊趕來醫院,陪她走完最後一程。

這對相識十餘年的好友,扶持著走過彼此人生的高潮與低穀:楊紫瓊漢語不好,梅豔芳就會一字一句替她解釋,梅豔芳在遇到人生難題時,第一個求助的就是楊紫瓊。

楊紫瓊曾說,如果性別不同,自己一定會愛上梅豔芳。

《臥虎藏龍》首映為楊紫瓊站台的梅豔芳(2000)

世事無常,人生難料。這一對好友在人生途中走散了。

梅豔芳生前曾說,在所有俠女中,她最中意楊紫瓊。

在梅豔芳的葬禮上,楊紫瓊最後做了一次好友的“俠女”——打破了女子不扶靈柩的傳統,與劉德華、梁朝偉、陶喆等八人一起為梅豔芳扶靈送行。陪伴她走完了人生最後一程。

梅豔芳在2003年的告別演唱會上

後來在一次採訪中,主持人問楊紫瓊上一次心碎是什麼時候,她說:是梅豔芳去世的時候。

此時,距離梅豔芳離世已過去16年,談起昔日好友時,楊紫瓊依然淚水漣漣。

她說:我好想念她。

楊紫瓊在節目上談及梅豔芳

與前輩相對坎坷的人生路不同,《臥虎藏龍》成為了新人張震與章子怡的一塊跳板。

那幾年張震拍了不少電影,與舒淇演過愛情電影《最好的時光》,也在聚集了梁朝偉、王菲、章子怡、劉嘉玲的大片《2046》里擁有一席之地,合作的導演從王家衛到侯孝賢,拍攝的類型從愛情片到喜劇。

可奇怪的是,劇火人不火,大家看到他的臉,依然想不起他叫什麼。

電影《最好的時光》中的舒淇與張震(2005)

張震心態一如既往的好:“如果我在兩三年之內就做到非常極致,我可能會很快厭倦,所以這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對張震來說,走慢一點,反而是好事。

張震

在張震忙著在愛情片中製造浪漫時,章子怡卻一頭紮進了武打片。

在《臥虎藏龍》上映同一年,章子怡就在成龍主演的荷李活大片《尖峰時刻2》拿到了女打手胡莉的角色。

電影《尖峰時刻2》中的成龍與章子怡(2000)

第二年,她與韓國影帝安聖基合拍的《武士》在韓國上映,章子怡在國際上名聲越來越大,漸漸地,媒體開始以“國際章”來稱呼她。

一路高歌猛進的“國際章”,不斷鞏固著她在影壇的地位:與劉德華合作的《十面埋伏》替她拿下華表獎優秀女演員,《2046》則讓她拿下了金像獎的影后。

電影《十面埋伏》中的金城武與章子怡(2004)

電影《2046》中的梁朝偉與章子怡(2004)

巔峰時刻,她又遇到了自己的“老朋友”——楊紫瓊。

2005年,章子怡在《藝伎回憶錄》里與楊紫瓊再度合作。

時間像一個輪迴。在《臥虎藏龍》上映後的第五年,兩人又成為了姐妹,只不過名字由“俞秀蓮”和“玉嬌龍”換成了“真由美”和“小百合”。

電影《藝伎回憶錄》中的楊紫瓊與章子怡(2005)

電影中,章子怡扮演的"小百合"嬌豔欲滴,楊紫瓊扮演的"真由美"則知性大方,兩個人加在一起的光芒,甚至蓋過了劇中的鞏俐。

電影《藝伎回憶錄》中鞏俐經典的甩扇子鏡頭

憑藉這部電影,章子怡入圍了第63屆金球獎,而那一年李安憑藉《斷背山》入圍最佳導演,兩人在頒獎典禮現場重逢。

“63屆金球獎”上的章子怡與李安(2006)

分開僅僅六年,當年那個因為拍不好戲躲到一邊流淚的小女生長大了,已經成為可以立足於世界舞台的國際巨星。

李安後來在自傳中談到與章子怡的再次相見:像自己的孩子突然之間長大了一樣,一瞬間恍若隔世,感觸良多。

在電影圈,李安導演“折磨”演員是出了名的。

章子怡曾評價拍戲中的李安“面善心狠”:他對待與電影有關的一切,都追求極致。

2006年,電影《色戒》開拍。李安要求主演梁朝偉減重8公斤,在開拍之前必須說一口精準的南方口音普通話,一分不能差。

電影《色戒》中的湯唯與梁朝偉(2007)

除了外形與口音的要求外,梁朝偉扮演的“易先生”是一個心思縝密,且為人陰暗的角色。梁朝偉曾在採訪中說,扮演“易先生”曾一度讓他有些精神分裂。

片子拍完後,梁朝偉辭演了電影《赤壁》中諸葛亮一角——他需要更多的時間走出角色。

因為李安的“折磨”梁朝偉放棄了《赤壁》,極具戲劇化的是,曾經被李安“折磨”推向上坡路的張震,卻拿下了《赤壁》中的孫權。

這些年張震的身影常常出現在一些外國電影中,從韓國導演金基德的《呼吸》再到日本導演行定勳的《消失在遠空中》,他在不同文化語境之下打磨著自己的演技。

電影《呼吸》中的張震(2007)

張震30歲了,伴隨年齡一同增長的,還有他越來越寬廣的戲路,此時的他像一個流動的液體,和不同的導演合作時可以被裝進不同的容器。

當他出現在電影《赤壁》中時,眉眼間多了故事,整個人更加舒展,而他扮演的孫權,則詮釋了什麼叫做“不露聲色的野心”。

電影《赤壁》中的張震(2008)

正是從這部戲開始,他在演藝圈落下了一個“學霸”的名頭。

坊間流傳著一個關於張震的段子:“拍《赤壁》,為演孫權他熟讀三國;拍《建黨偉業》他又把民國史熟記於心;拍《深海尋人》,他考到了PADI潛水執照;拍《吳清源》,他的圍棋已能壓製專業三段……人類已經無法阻止張震了。”

電影《吳清源》中的張震(2007)

只不過後來張震自己站出來澄清:自己並沒有學過潛水,圍棋下的也只是普通水平。

大部分時候他只是覺得好玩:“我什麼都想試一試,學不好也沒關係,反正我的本職是演員,這是我的退路。”

對他來說,永遠生活第一,拍戲第二。

張震

相對張震始終把生活放在首位的從一而終,周潤髮則是近兩年才開始回歸生活:過去的拚命三郎,開始放慢了腳步。

曾經一年可以拍六部電影的他,如今一到兩年才會推出一部新片。

此時的周潤髮已無需再考慮自己的江湖地位,年逾半百,他將更多的時間分給自己喜歡的事情。

2008年,周潤髮連著辦了兩場攝影展,其中他最喜歡的,是在拍攝《滿城盡帶黃金甲》時偷拍鞏俐的一張上妝照。

周潤髮攝影作品:《滿城盡帶黃金甲》中的鞏俐

展覽結束後,他將拍賣照片的錢悉數捐給王菲李亞鵬發起的“嫣然基金會”。離開名利場,他開始回饋生活。

在此之後,周潤髮還計劃向慈善機構捐款56億:“生活中最重要的不是賺了多少錢,而是保持一個平和的心態。”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周潤髮與他的相機

2010年,聚集了葛優、薑文、周潤髮三大影帝的《讓子彈飛》橫空出世,被媒體評為那一年最優秀的本土作品。

而周潤髮扮演的一方霸主“黃四郎”,則被媒體稱為是其演技生涯中“最成功的反面角色”。

電影《讓子彈飛》(2010)

從左至右:周潤髮 薑文 葛優

時間的齒輪在每個人身上輕輕滾過,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有人趨向平穩,有人卻在巔峰時刻迎來了風暴,比如章子怡。

後來回憶起2009年年末,章子怡仍覺得那是自己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

從“潑墨門”到“詐捐門”,接連的打擊讓她身陷大量負面評價之中,本來定下由她主演的《雪花密扇》也遭遇換角,她的名聲光速滑落。

在此次事件之前,曾有媒體誇張的描述:章子怡身上的代言,比當時內地所有女明星的代言都要多。

在一系列醜聞之後,各大品牌要不就是撤資,要不就是換掉廣告牌,紛紛與其撇清關係。

章子怡就這樣,迎來了自己事業史上最大重創。

如果說2000年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是張震演藝生涯的一塊試金石。那麼這一年王家衛導演的《一代宗師》,則終於讓張震這塊金子發光。

《一代宗師》里,張震扮演八極拳宗師“一線天”,為這部電影他準備了足足三年。

後來張震回憶:“第一年練的時候只有痛苦,第二年的時候開始覺得不練練不舒服,到了第三年,可以完全控製。”

電影《一代宗師》中的張震(2013)

後來,電影還沒上映,張震先取得了全國八極拳的冠軍。可惜的是,由於劇情需要,上映時張震的片段被大幅刪減。

當被記者問到此事時,導演王家衛回答:“千金難買一聲響,是刀的真意,張震是好刀,咱們先藏著。”

一語中的,張震真的憑藉一把“繡春刀”迎來了事業的折點。

2014年,電影《繡春刀》上映,成為那年暑期檔衝出的一匹黑馬,而張震扮演的沈煉也收穫了一票粉絲。張震這次終於戲火,人也火了。

電影《繡春刀》中的劉詩詩與張震(2014)

憑藉《一代宗師》打了翻身仗的,還有章子怡。

在之前連續醜聞事件後,章子怡迎來了長達幾年的低穀期,相比於她的作品,大眾更關心的是她的感情緋聞。

而那幾年,她的作品質量也是忽高忽低。從《非常完美》到《危險關係》,無一例外都是差口碑。

電影《非常完美》(2009)

電影《危險關係》中的張柏芝與章子怡(2012)

章子怡彷彿陷入了一個怪圈,沒人知道她是否還能東山再起,直到她遇到了《一代宗師》中的“宮二”。

電影《一代宗師》中的章子怡(2013)

和張震一樣,章子怡和這個角色也“死磕”了三年。

最終,憑藉在《一代宗師》中精湛的演技,章子怡橫掃各項大獎,拿下12座獎盃。她說:感謝王家衛,在我最苦的時候,遇到了這個角色。

她明白,自己再次站回聚光燈之下。

電影《一代宗師》中的章子怡

在《一代宗師》中,為父親報完仇的宮二,因為身體原因無法再繼續練掌,故事的最後,她說:“六十四手我已經忘了。”

電影里,屬於宮二的江湖故事落幕了,而電影外的章子怡,也正準備離場。

看過首映後,她宣佈今後不再拍武打片:“我希望把最美麗的,或者說最值得讓人回味的記憶永遠保存在那裡。”

章子怡永遠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章子怡憑藉《一代宗師》獲得的獎盃

在李安的“孩子們”不斷到達高峰的時候,李安拿下了自己第三座小金人。

此時距離他憑藉《臥虎藏龍》拿下第一座奧斯卡小金人已過去13年,李安依然會在頒獎典禮開始前緊張的吃不下飯。

2013年,李安憑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獲得了第85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最佳創意獎在內的四項大獎。

塵埃落定,李安握著他的小金人站在路邊吃下一個漢堡的照片,成為了那一年電影界的名場面。

李安未曾想過,當年憑藉《臥虎藏龍》站在山頂的自己,在往後的日子裡,翻過了一座又一座山峰。

那些曾“藏”“臥”在那片竹林里的他們,終於變成了“虎”與“龍”。

一切都在毫無預料之中走向頂峰,卻又在意料之中的走向了下坡。

同一年,李安與章子怡在第66屆康城電影節上再度相逢,時間好像回到2000年,李安與章子怡憑藉《臥虎藏龍》攜手踏上康城的紅毯。

第66屆康城電影節上的章子怡與李安(2013)

當天,章子怡還在微博記錄了這次相見,她說,我好像又變回了他懷裡的那個孩子。

章子怡微博

也是在這一年,36歲的章子怡結婚了,對象不是香港富豪霍啟山,也不是央視主持撒貝寧,而是搖滾歌手汪峰。

2020年1月1日,章子怡二胎產子

張震成為了父親,人到39歲,他開始將每週兩天劃分出來給自己的孩子,在作品選擇上也變得更加慎重:我希望拍出來的東西孩子可以看。

張震與女兒

60歲的周潤髮與王晶再度合體拍攝《澳門風雲》,片子打出“詮釋新時代賭神”的噱頭,但是依然口碑平平。

電影《澳門風雲》(2014)

2015年底《臥虎藏龍2》上映,導演由李安換成了當年《臥虎藏龍》中的武術指導袁和平,當年的所有主演只有楊紫瓊回歸。

此時,楊紫瓊已經53歲。

在《臥虎藏龍》之後,她開始嚐試轉型,參演了《藝伎回憶錄》《黃石的孩子》等一系列文藝片,而這次則是她回歸武打片之作。

電影《臥虎藏龍2》中的楊紫瓊(2015)

但她心裡也明白:有第一部珠玉在前,《臥虎藏龍2》大概率會是吃力不討好之作。

果不其然,縱使延續了第一部的故事,請來了甄子丹坐鎮,觀眾卻分毫不買賬。媒體毫不留情的評價這部電影:“只搬來了框架,並沒取來精髓”。

屬於前作的美感與禪意早已蕩然無存,留下的只有刀光劍影的打鬥場景。

每個人似乎都想再回到那片竹林中去,但是一切都已經回不去了。

那片青竹翠翠的俠義江湖,終究是難再複刻。

2019年《雙子殺手》上映。向來對李安充滿好感的豆瓣網友,這次也只給出了6.9的評分——成為李安作品評分的倒數第二。

其實這種質疑聲從李安上部電影《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中就已經存在,而這兩部電影的共同點是李安對於120幀(每秒播放120幀畫面,讓電影更加清晰連貫)的堅持。

但是無論從票房還是口碑上看,都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李安自己也陷入了疑問:“不知道是開啟了一個新希望,還是捅了一個新簍子。”

李安與《雙子殺手》主演威爾·史密斯(2019)

因為突破被推向風口浪尖的,還有章子怡。

近幾年,隨著內地娛樂節目風生水起,從周杰倫擔任《中國好聲音》的導師,再到王菲出演《幻樂之城》,大牌明星都開始紛紛試水綜藝節目。

章子怡也開始入場綜藝界,她先是參加了《演員的誕生》,而後又與丈夫汪峰組隊出演了《妻子的浪漫旅行》。

綜藝《演員的誕生》(2017)

綜藝《妻子的浪漫旅行》(2019)

除了演綜藝,她還開始涉足電視劇,她將參演大IP古裝電視劇《帝凰業》的消息,更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有人甚至質疑消息的真實性。畢竟,地位如章子怡,怎麼可能去拍電視劇。

“豆瓣電影”上關於《帝凰業》的詞條

無獨有偶,在章子怡之後,“純電影咖”張震,也宣佈“下海”演電視劇。

他與倪妮合拍《三生三世宸汐緣》預告片一經放出,引得影迷一片嘩然,更有甚者,說張震此次跌下了神壇。畢竟過去,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冷門且高格調的文藝片。

電視劇《三生三世宸汐緣》中的張震與倪妮(2019)

好在電視劇口碑尚可,平息了一些爭議。

相比章子怡與張震的突破與轉型,周潤髮顯然更“佛系”一點。

2018年,電影《無雙》上映,這也是他最近三年唯一一部電影。

鏡頭下的周潤髮一身白衣,寶刀不老,片子還致敬了1986年《英雄本色》中點煙的經典鏡頭。

最終,這部電影憑藉精良的構思與過硬的演技,收穫了口碑與票房。

電影《無雙》中的周潤髮(2018)

電影《臥虎藏龍》中,周潤髮扮演的李慕白有一句經典台詞:“當你握緊雙手的時候,裡面什麼也沒有。當你打開雙手,世界都在你手中。”

對周潤髮來說,亦是如此。他宣佈自己將捐出全部身家:“這些錢不是我的,我只是暫時擁有,有人比我更需要他。”

他似乎漸漸活成了李慕白,卻好像又與李慕白越來越遠。

江湖已遠,英雄依舊。

時間回到20年前,年少的章子怡會因為拍不好武打戲偷偷抹淚,楊紫瓊中文台詞功底太弱,總會一邊說一邊下意識抬頭。

張震在導演的要求下一個鏡頭要拍50次,周潤髮因為普通話不好,總做不到一邊揮劍一邊說台詞。

20年過去,一切好像都變了。

周潤髮越來越少的出現在大眾視野之中;章子怡結婚生子,開始以“醒醒媽媽”自居。

張震初為人父,開始在選擇電影時考慮危險係數;楊紫瓊出現在電影《摘金奇緣》中,扮演起了闊太太。

一切好像又沒變。

張震依然把生活放在人生的第一順位,章子怡永遠將倔強刻在骨子裡,楊紫瓊的武打地位無法撼動,而周潤髮一出場,就代表了一整個時代。

總有人感歎英雄老矣,江湖不在,功夫片已是窮途末路,其實不然。

時間流逝,人來人往,但江湖從來都在。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