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論壇丨疫情之下美國會遭遇恐怖襲擊嗎?
2020年05月07日18:26

原標題:環球論壇丨疫情之下美國會遭遇恐怖襲擊嗎?

近日,據美國國土安全部發給全國各地執法官員的情報公告稱,面對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美國國內恐怖分子和暴力極端分子正在動員起來,“在病毒得到控製,美國社會生活的常規狀態得以恢復之前”,這種威脅可能會變得更加嚴重。那麼,恐怖分子有無發動襲擊的可能?本報特請上海政法學院上海全球安全治理研究院副研究員楊震做詳細解讀。

楊震

疫情導致恐襲風險上升

問:疫情為何會加大恐襲風險?

答:如果問一個美國人,他印象中最可怕的事情是什麼,估計很多人會說是“9·11”恐怖襲擊事件。當看著波音飛機撞上雙子塔燃起衝天大火,很多美國人處於悲傷與憤怒之中。一位名叫馬歇爾的醫生說,“在戰爭中你知道敵人是誰,而在恐怖主義環境里你分不清哪裡安全哪裡危險”。19年過去了,很多美國人的心理創傷差不多被時間撫平。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2019年底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讓美國成為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屋漏偏逢連夜雨,美國遭受恐襲的風險也因此上升。

據美國國土安全部發給全國各地執法官員的情報公告稱,面對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美國國內恐怖分子和暴力極端分子正在動員起來,恐怖分子或考慮對雜貨店、新冠病毒檢測點下手。

那麼,這次疫情為何會加大美國本土的恐襲危險?筆者認為主要有幾個原因。首先是美國應對疫情的進退失據導致恐怖分子看到了可乘之機。在疫情發生以後,美國並未表現出一個超級大國所擁有的高效、迅速和有序,相反,美國從白宮到州政府不僅在防止疫情的擴散方面顯得反應遲鈍,而且在救災物資的籌措與發放方面漏洞百出,而且身為美利堅合眾國總統的特朗普屢屢失言,導致美國無論是新冠肺炎確診人數還是死亡人數都成為全球第一,已經是世界上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沒有之一。上述糟糕表現讓恐怖分子看到美國在社會治理和領導能力方面的巨大漏洞,此時不利用民眾的不滿起事,更待何時?

其次是疫情導致恐怖主義滋生的土壤增加。此次疫情可算是全人類共同面臨的一場浩劫,在世界範圍內,國家之間以及各國社會內部出現經濟社會不平等。現在當新冠疫情在欠發達和不穩定的國家迅速蔓延時,將產生更加嚴重的破壞,難民和移民尤其容易感染新冠病毒並受到疫情衝擊。民粹主義和以族群為基礎的民族主義甚至種族主義病態地結合起來。而恐怖主義滋生的土壤就是不公平不公正不合理的政治經濟秩序,上述情況無疑為恐怖主義的滋生提供了更多的溫床與土壤。

襲擊手段或更加多樣化

問:恐怖分子可能採取哪些恐襲手段?

答:在疫情已經非常嚴重的當下,恐怖分子對美國本土採取恐襲,有可能會採取什麼手段?筆者認為主要有以下幾種方式:

一是利用新冠病毒發動襲擊。

前述美國聯邦保護署撰寫的情報簡報中聲稱,極端分子討論了一些利用新型冠狀病毒進行攻擊的方法,比如與他們認為是敵人的人在公共場合相處,在當地聯邦調查局辦公室的門把手上留下唾液,在電梯按鈕上吐口水,以及在“非白人社區”傳播冠狀病毒。一直在追蹤白人至上主義者的調查記者尼克·馬丁表示,他的一些消息來源認為,白人至上組織或類似組織的追隨者可能會試圖利用美國目前的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

二是利用美國的槍支管理漏洞發動恐襲。

根據美國司法部的數據顯示,全美範圍內屬於私人所有的槍支已經達到2.3億支之多,平均來看幾乎達到每個公民都擁有一支的地步。據統計,美國每年有100多萬個案件是關於槍支的,每年都有許多無辜的生命死於槍管之下。在美國購買槍支很簡單。且不談遍佈美國的17萬家槍支的專賣店,就是在一些運動用品商店也能非常輕易地購得槍支。在美國,有槍的家庭已接近半數,在南部更是高達70%。美國每年發生的槍殺事件多達100餘萬起;美國每年有1.5萬人死於槍擊事件,6.5萬多人被槍擊傷,另外還有1.5萬左右的人開槍自殺身亡。美國人自己也承認,有可能隨時遭遇槍擊,就是身為總統也難過“槍關”,美國建國之後的42位總統中有8位都是遭遇槍擊身亡的。這些案件裡面就包括了震驚世界的大案——甘迺迪遇刺案和林肯遇刺案。另外,美國人心目中的英雄、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也是死於槍殺。槍支氾濫程度如此嚴重,為恐怖襲擊提供了物質條件。

實際上,美國在這個問題上已經吃過大虧。2017年10月1日22時許,拉斯維加斯曼德勒灣酒店賭場一個場外的音樂節發生槍擊案,槍案造成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傷。據悉,此次槍擊案是美國曆史上傷亡最為慘重的槍擊案,沒有之一。經過分析認為,兇手史蒂芬·帕多克在這起蓄謀已久的槍擊案中做了大量準備,並在槍械、目標、時機、預設陣地等方面進行了精心謀劃,最終製造了這起駭人聽聞的慘劇。帕多克選擇的目標是參加露天音樂會的觀眾們。這些觀眾人數眾多,數量超過2萬。從現場視頻看,可謂是人頭攢動。面對這樣的目標開火,不但命中概率高,而且附帶殺傷大,一槍兩命也不是不可能。此外,由於現場人員眾多,槍擊案發生後無法立刻疏散,為兇手繼續行動創造了條件。加上目標區域有大量燈光照明,也為兇手創造了良好的射擊環境。而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則在很大程度上遮蓋了槍聲,使受到襲擊的觀眾無法在第一時間內作出反應,紛紛被射殺。種族矛盾因為疫情防控變得更加激化,一個日益分裂的美國給持槍恐怖襲擊提供了越來越多的機會,加上美國警力在疫情期間承受比平時更多的任務,客觀上也為持槍恐怖襲擊創造了條件。

圖說:美國民眾哀悼恐襲遇難者。 GJ圖

三是發動網絡攻擊。

資料顯示,2015年1月,“伊斯蘭國”支持者入侵了美國中央司令部的優兔和推特賬戶,從其移動設備上竊取大量內部文件並在網上公開,他們控製美國中央司令部推特賬戶長達1個小時,並把其標誌換成了“I love you ISIS”;2015年7月,“伊斯蘭國”恐怖分子攻破北約網站eu-nato.gov.ge,在頁面上留下了“伊斯蘭國”的標誌;2015年9月,英國政府通信總部聲稱,“伊斯蘭國”劫持了英國政府的機密郵件,內閣中多名部長的郵箱遭到攻擊,恐怖分子獲得了訪問和查看郵件的權限,英國政府相關機密信息和王室信息可能已被暴露。一旦恐怖分子掌握了對西方實施“毀滅性”網絡攻擊的能力,後果將不堪設想。實際上,恐怖分子在網絡攻擊領域挺有想法:他們利用社交平台認真策劃,精心拍攝短視頻,專業製作臉書和推特頁面,吸引到大量點擊;他們熟練利用推特、Google、臉書和照片牆等社交媒體散播消息以招募成員,再轉入加密的社交通信軟件與“應徵者”展開進一步溝通。他們甚至在加密即時通訊應用軟件Telegram上建立了一個“幫助桌面”,24小時為全球範圍內“慕名而來”的恐怖分子提供技術指導;他們通過雲空間分享網站存儲數據,利用Ckeditor和Just鄄paste等在線文本編輯平台編輯恐怖襲擊實時戰況。他們甚至開發出了自己的應用軟件——“聖戰者的秘密2”;恐怖分子還對那些自主發佈親“伊斯蘭國”信息的用戶實施檢測,吸引他們主動送上門或者邀請他們加入恐怖組織。數年前恐怖分子就具有這樣的實力,發展到現在又如何?讓人不寒而慄。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恐怖分子為了追求更大的戰果,極有可能在上述三個領域都採取行動,而這無疑會增加美國在疫情期間反恐的難度。

高度警惕恐襲外溢效應

問:美國政府將如何應對恐怖威脅?

答:此次來勢洶洶的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世紀最為嚴重的一次傳染病,它不僅使得全球化進程遭到阻礙,而且使世界頭號強國美國的意識形態、社會製度和治理能力遭到質疑與衝擊。特別是美國政治的一些核心理念。比如平等原則。這一概念意指所有個人在道義價值、受到法律對待和政治要求上都是平等的。然而疫情期間,美國的富人與窮人所能得到的醫療保障恰恰是不平等的。這對於美國政治的核心理念來說確實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衝擊。

疫情期間如果發生恐怖襲擊,那麼不僅是對美國國土安全的重大威脅,也是對美國國際聲望的巨大打擊。一旦恐怖分子在美國本土製造恐襲事件,美國將有可能利用這個機會加強總統的集權,並趁機整合日益撕裂的美國社會,為特朗普競選連任造勢;並有可能對外進行有限度的軍事行動,將民眾的注意力從對抗疫不力的不滿轉向國外支持恐怖主義勢力的“幕後黑手”。值得警惕的是,不能排除特朗普利用這樣的戰略態勢順手對中俄這兩個戰略競爭對手採取對抗行動的可能。儘管這隻是一種可能性,然而這種可能性帶來的外溢性後果卻是值得高度警惕的。從國際體系的角度來看,在疫情和恐襲的雙重夾擊之下,美國的霸權如何維持?這將是決定國際戰略格局未來走向的大問題,值得每個國家重視與思考。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