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會“長”啥樣?
2020年05月08日10:32

原標題:北京冬奧會“長”啥樣?

  新華社北京5月8日電 題:北京冬奧會“長”啥樣?

  新華社記者姬燁、汪湧 、盧星吉

  還記得“祥雲”嗎?作為北京夏奧會的視覺符號,曾給無數人留下無與倫比的“08記憶”。8日,2022年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的色彩系統和核心圖形正式發佈:霞光紅、迎春黃、天霽藍、長城灰、瑞雪白,這些丹青交融的傳統色彩,配以計算機生成技術,勾勒京張賽區山形及長城形態,奧運史上首個動態核心圖形……一幅屬於北京冬奧的雄渾畫卷正徐徐打開。

奧運的“面子”

  色彩系統和核心圖形,兩個詞彙看似專業,其實通俗來說就是北京冬奧會的“面子”。它們與會徽、吉祥物、體育圖標、口號等一起,構成了一屆奧運會品牌戰略的核心元素。未來,在北京冬奧會場館內外,以及電視轉播、製服、門票、特許產品、慶典儀式、交通工具、文化活動、城市景觀等與冬奧相關的領域,起到烘托冰雪運動氛圍、激發運動員比賽熱情、傳播中國文化的重要作用。

  設計開發一套獨特的奧運會色彩系統與核心圖形,確保品牌、形象和賽事景觀的整體一致性,是每屆奧運會形象景觀工作的重要內容之一。

  “奧運會的形象景觀有一個特別好的英文說法,叫‘Look of the Games’(奧運的外觀)。” 北京冬奧組委文化活動部形象景觀藝術總監林存真說,“看到的所有奧運會的點點滴滴,都會體現在這些東西上,通過這些核心圖形和色彩系統去識別,這是奧運會,而不是其他。”

 流傳千古的礦石色彩

  從2004年雅典奧運會之後,每一屆奧運會都有展現自身特色的色彩系統和核心圖形。“每一屆奧運會的顏色都不一樣,而且差別挺大,因為色彩特別能夠體現本民族和本地區的文化。我們穿衣服也一樣,有些人喜歡很鮮豔的,有些人衣服顏色就比較收斂,其實顏色有非常強的性格體現和文化體現。”林存真說。

  北京冬奧組委於2018年底啟動了相關設計開發工作,經過對中國曆史上代表性色彩的挖掘,對中國色彩文化的提煉,以及對北京、延慶和張家口三個賽區城市色彩的分析,設計了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色彩系統,包括主色、間色、輔助色三部分。

  每種顏色都有一個非常文藝的名字。主色包括霞光紅、迎春黃、天霽藍、長城灰、瑞雪白;間色包括天青、梅紅、竹綠、冰藍、吉柿;輔助色包括墨、金、銀。色彩系統通過基礎色系、相鄰色系及多色色系等方式可以形成組合應用。

  林存真說:“大家看到這些顏色的時候,不熟悉的人可能不太瞭解,但是在從事色彩研究和比較熟悉中國色彩的專家看來,就會有一個特別的特點,那就是所有顏色都來源於中國的礦物色。”

  從上萬年前的岩畫,到敦煌壁畫,再到陶瓷製品表面的釉色,中國礦物顏料從古至今廣泛存在於中國各個時期的各類藝術作品中。北京冬奧的色彩系統的靈感,正是源自中國傳統礦物顏料色彩。礦物顏料是人類繪畫中使用的最原始的表現材料之一,擁有悠久的曆史和永不褪色的穩定物理特性。

  在對中國曆史和色彩文化研究的基礎上,設計團隊又對北京冬奧會三個賽區城市冬季色彩及春節文化色彩進行了調研。

  五個主色中,霞光紅也是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會徽中的顏色。霞本意是紅色雲氣,太陽初升,透過雲層普照在大地上的陽光。

  迎春黃是迎春花的顏色。迎春花開後即是春天。迎春也是中國二十四節氣中立春的習俗。北京冬奧會開幕式正值壬寅年立春,象徵著激情相約,朝氣蓬勃。

  天霽藍取自中國傳統陶瓷珍品霽藍釉的顏色。霽藍釉的主要材料是來源於西域的蘇麻離青,是古代“一帶一路”對外交流合作的產物。

  長城灰是萬里長城磚牆的色彩,象徵厚重的曆史與堅毅的信念。長城灰也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色彩系統的主色之一,體現了北京作為“雙奧之城”的文化傳承。

  瑞雪白是冬日裡最美的顏色,萬物在雪色覆蓋下顯得更加豐富多彩,成為一個純潔的世界。在中國的文化里有“瑞雪兆豐年”的吉語,代表人們對未來的期盼。

史上首個動態核心圖形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核心圖形的設計靈感來源於中國傳統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思想,借助科技手段,通過計算機生成技術,將京張賽區山形及長城形態,與象徵文化的《千里江山圖》青綠山水、充滿動感與力量的線條、中國書法的韻味、運動員的比賽激情、賽場的滑道和前沿科技相融合,形成具有地域特色和中國風韻的冬季美景,呈現出新時代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

  核心圖形創新性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一是動態的——奧運曆史上第一次使用動態核心圖形;二是立體的——有立體空間的核心圖形;三是廣泛的——極大地拓展了應用範圍和使用空間;四是互動的——人人參與冬奧、共享冬奧。

  林存真介紹說,這個核心圖形是計算機參與繪製的,可以說是計算機和設計師共同完成的作品。裡面飄動的雪花代表著每個參與冬奧會的人。

  “動態圖形並不是說我們要追求一個概念,而是要擴展它的使用,現在技術條件不一樣了,我們有非常多的電視轉播、短視頻,大家都喜歡這種動態,動態帶來更多的信息。”

  “動態圖形當中每一個靜幀都可以形成核心圖形,擴展了冬奧會形象景觀系統的豐富度。我們也可以融入更多新的科技,在觀賽時,讓你在參觀整個場館的過程中增加互動性,讓每個人不只是看景觀,而是參與景觀。”

  作為冬奧景觀之一,冬奧製服的設計也需要遵守色彩系統和核心圖形。同樣在8日啟動的製服裝備視覺外觀設計徵集,可以說是一個“命題作文”,需要設計師在色彩系統和核心圖形的基礎上進行服裝設計。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