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九年拿下金像獎,因為午睡錯過直播丨專訪張達明
2020年05月08日19:17

原標題:抗癌九年拿下金像獎,因為午睡錯過直播丨專訪張達明

本週三,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於網上公佈賽果,55歲的張達明,憑藉電影《麥路人》擊敗薑皓文、萬梓良等奪得最佳男配角獎,這也是他從影以來“零的突破”。

很多人把張達明在《麥路人》中的角色和他現實生活中的經曆綁定,連他本人也笑言這個角色“無添加”、實屬本色出演。因為九年前的一場重病,令原本擁有大好事業、美好婚姻的他從天堂跌落地獄,家財散盡、落下了不少後遺症,張達明一直用“活一天賺一天”的心態去努力發掘身邊的人和事,並堅持創作。一年前,在接受新京報記者的專訪時,他說得最多的三個字就是“好美麗”。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以前我沒有那麼愛自己的創作,但現在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把自己最美麗的東西獻給觀眾。如果我外表很漂亮,就把我的外表送給大家,但我沒有。不過,文字、表演我可以。就像畫家,他畫畫是為了賺錢嗎?我覺得他更想把自己最愛的東西放在畫中送給外界,對我來說,我的條件也只能是這樣了。”

A

因午睡,錯過金像獎頒獎直播

1987年出道至今,張達明拍過無數電影,演過數部劇集和舞台劇,主持過節目,擔任過導演及編劇。說起宋世傑、牙擦蘇、黃金舟等角色,熟悉港片、港劇的觀眾,沒有人不認識這張臉。

《大內密探零零發》劇照

張達明從小性格外向,喜歡旁人看著自己表演,掌聲和笑聲是他最喜歡去獲得的東西,這個習慣,到現在都沒有變。

張達明有才,1992年便自編自導《客鄉途情遠》獲得了第一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與最佳編劇,第二年他赴美國深造,對戲劇表演與創作有了更深的認識,回國後就開始拍電影,除了在《大內密探零零發》中出演皇上,還與周星馳、莫文蔚聯袂主演了《算死草》,與郭藹明主演的《狀王宋世傑》更成為1997年的港劇收視冠軍……

採訪中,張達明也透露了自己出演喜劇的“訣竅”:“做喜劇,其實很難,我演了這麼多喜劇,從來不覺得自己的形像是一成不變的。要想演好,訣竅就是你要真正去感受角色的狀態,不能刻意,所有的一切必須源於自己的真心表達。”

張達明憑藉電影《麥路人》拿下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儘管張達明多才多藝,但這卻是他首次捧得金像獎盃。《麥路人》中,他的角色總有一種飽經風霜的麻木感,片尾,他滿含淚水,操著一口爛掉的黃牙,對郭富城說“你以為我沒試過嗎?我是真的找不到工作。”得知獲獎消息時,張達明說自己正在午睡,錯過了直播。他說,獲獎不是自己的功勞,而是整個團隊的努力,他希望《麥路人》能盡快上映,得到觀眾更多的迴響。

B

人生中,最可怕的那三次表演

在張達明的印象中,至今有三部電影是最難拍的:第一部是譚家明執導的電影《殺手·蝴蝶·夢》,現場拍攝條件艱苦,張達明飾演的角色最終因爆炸慘死,拍攝時他需要頂著三四十攝氏度的高溫在沙地上翻滾,因為滿身的血漿都是用甜漿做的,整個身體所及之處都被蒼蠅圍繞著,連眼睛都睜不開,說到當時他忍不住吐出一句:“整個過程很難頂(很難受)”。

電影《大內密探零零發》中飾演皇上。

第二部,就是給不少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大內密探零零發》,那次拍攝是張達明第一次來北京,他記得當時被凍得失去了知覺,幾乎沒法展現臉上的表情,他說那個場景、那種溫度可能是他一生都難以忘記的。

最後一部是和劉青雲合作的《一個字頭的誕生》,有一場戲他需要不斷嘔血,為求真實,他在嘴裡藏上一根小棍子,整個過程都沒辦法說清楚話,“那一次,我的嘴12個小時都沒有閉上,因為長時間這樣,導致最後真的噴出血來,還蠻可怕的。”

張達明就是這樣,為了表演可以豁出全部,他說自己年輕的時候工作起來特別瘋狂,有幾年都是每天只睡兩個小時,因為有太多事情要做。他說確實辛苦,也覺得太拚、太累對身體不好,不划算,但想來很多事情也沒有後悔的餘地。“就生活來說,你需要賺錢,也需要有一份工作來供養家庭,年輕時拚是無可厚非的;就創作來講,不管在人生哪個階段都應該認真執著。哪怕台下只有一個捧場的,你也要做到極致,給人看最好的作品,是我的夢想。”

C

抗癌之路,一走就是九年多

2011年,張達明被查出患上鼻咽癌,通過兩年的治療,他以為抗癌成功,但卻落下手腳麻痹、鼻塞等後遺症,必須每年做定期檢查治療。他說看病很貴,做化療、電療、核磁共振,一場大病很容易把全家人從經濟上拖垮,他最怕自己的病給周圍的人帶去負擔。“最開始,醫生說一兩年就會好,但後來,我連路都走不動了,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就想著可能一生都這樣了。”

為了不拖累妻子,他選擇分居。好在,張達明人緣好,劉德華、古天樂紛紛解囊相助,周潤髮帶著他跑步爬山鍛鍊身體,吳君如獻計獻藥,吳鎮宇找演員帶著他拍電影……這些,張達明都記在心裡,“有次和袁詠儀一起拍戲,每天化妝卸妝都要花幾個小時,她很擔心我病得厲害會導致臉部感染,攔下了我。我的偶像劉德華,也是第一個帶我上紅館唱歌的人,我只是個創作人,但是他卻邀請我做演唱會的特別嘉賓,多麼美麗,多麼不可思議啊。”

張達明經常和周潤髮等一行人去爬山。

抗癌路漫漫,張達明一走就是九年多。對於生病的狀態,他不願意過多提起,面對生活的困難,他也沒有被挫折打倒,而是依舊樂觀,他說有戲演、有錢掙就很好了。“每個人對病痛都有不同的看法,這些年我不斷告訴自己會沒事的,就算腿腳不便、身材消瘦,但想想霍金也會遇到全身麻痹的重病,可全世界都很喜歡他,認為他很偉大,所以得想開一點。”

張達明一向樂觀,但在低潮期也有太多的無奈,生病讓他工作停滯,大量減產,期間有不少影視劇投來橄欖枝,邀他出演主角,因為需要長時間在內地取景,時間又在冬天,他身體承受不了長時間的低溫,再加上腿腳不便,他都拒絕了,“現在接角色都不是為了賺錢或者有戲拍,重要的是看這個角色我能不能演,只要我能承受的、能接下來的角色就一定盡全力把它演好。”他笑著說自己會演到死為止,但現階段最重要的還是把身體養好:“如果你們還想讓我演周星馳電影里的皇上,我也是可以的;宋世傑我也可以,因為這些角色不需要過多的走動,沒什麼打戲,說說話就好了,我都可以演好的……”

《狀王宋世傑》劇照

獨家對話——

曾計劃與星爺合作舞台劇版《喜劇之王》

新京報:都說善於表演喜劇的人可能在私下並不那麼開心,反差很大?

張達明:生活中我是一個很樂觀的人,私下也很風趣幽默,所以反差沒有那麼大。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香港喜劇劇團表演,後來又在舞台上做了很多嚐試。當然想讓觀眾笑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你看周星馳的狀態就知道有多累了,要花時間去考慮怎麼逗笑觀眾,就像煮一道菜,買什麼材料、用什麼調味料、怎麼煮、花多少時間,每一步都要有想法,絞盡腦汁才可以。

新京報:都說你是香港電影的黃金配角,對角色大小之分有什麼看法?

張達明:我不會特意去區分主角還是配角,也不是特別想強求遇到什麼好戲,當然如果能有做主角的機會,你就會有很多戲份和空間去表達。我認為自己是個靠近藝術的人,獲得掌聲和笑聲,對我來說是一件很美麗的事情。如果一個作品讓觀眾有所啟發,能讓他們有想法去解決生活中的一些問題,更是錦上添花。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新京報:我們還有機會看到《大內密探零零發》的續集嗎?有和周星馳聊過再合作的可能性嗎?

張達明:這是我一直想做的,但客觀來說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其實,我和星爺也一直在努力嚐試,我曾計劃和他一起策劃舞台劇版的《喜劇之王》,請陳奕迅來演尹天仇,誰料最後投資方覺得時機不好推翻了這個決定。我的夢想一直在行走,但不是每一步都可以有光照亮。

新京報:是不是覺得無奈或沮喪?

張達明:沮喪不至於,有些事沒有就沒有了,就灑脫一點去做下一件事情。當然我很期待能再有機會和周星馳合作,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過程中自己一直在堅持、努力,持之以恒,總有一天會實現的。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人物攝影 郭延冰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