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馬利:尼馬是世界最佳球員候選人
2020年05月09日15:34

  直播吧5月9日訊 近日,西班牙《阿斯報》採訪了正在華倫西亞當地過著隔離生活艾馬利。這位前阿仙奴主教練在採訪中表示,麥巴比有能力在皇馬留下屬於自己的時代,並認為C.朗拿度和美斯仍然是世界最佳球員。

  ——如你所見,目前的局勢已經有所緩和了,在這之後,我們應當怎樣回歸正常的生活?

  「雖然如此,我們仍必須對新型冠狀病毒保持謹慎,以及對防疫措施保持尊重,因為這場‘戰役’遠遠沒有結束,所以我們必須要遵守政府的衛生部門發佈的防疫規則。他們要負責研究出方案,我們則必須負責遵守它。當然,所有種類的經濟活動都必須盡快恢復,但這種恢復一定要在保證衛生情況的條件下。」

  ——那麼,關於足球的方面呢?

  「在足球方面,我們必須隨時留意最新的消息,最好是能夠踢完這個賽季,因為你不得不留意足球產業所賴以生存的經濟需求。然而,要做這些事情就必須做到、保證它們在實施起來的時候對各方都是公平的。」

  ——在西班牙高級體育委員會的批準下,西甲聯賽正在進行恢復各隊訓練的計劃,甚至還有未來恢復比賽的計劃,你認為這些準備是合理的嗎?

  「是的。在我看來,從嚴格的意義上說,他們至少在紙面計劃方面是準備得比較充分的。然而,無論是在我們這裡,還是歐洲其他地方的比賽,甚至是除了歐洲之外的其他地方的比賽,還都沒有經歷過恢復比賽之後的實際情況的考驗。當然,法國的情況是例外(法甲聯賽已經提前結束)。」

  ——說起法國,你曾在那裡(巴黎聖日耳門)擔任過主教練,現在法甲聯賽已經宣佈結束,並且還宣佈了冠軍球隊以及升降班球隊,你對他們做出這些決定感到驚訝了嗎?

  「單純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我對此事的第一印像是,起初一定有人為聯賽恢復而努力,但最後各方難以達成一致,最終選擇提前結束。除此之外,我認為目前西班牙、英格蘭、意大利以及德國這些擁有歐洲主流聯賽的地方,他們都想在遵守衛生部門的準則的情況下,尋求積極的解決方案,以便能夠在未來的某個時間踢完今季的賸餘比賽。」

  ——對於2021年的足球世界,你有什麼期待?

  「我希望那時,球賽能夠在有現場觀眾的情況下進行。對於新型冠狀病毒,我希望我們能夠找到疫苗或是特效治療方法,利用這些方法,我們可以將觀眾滿座的體育比賽恢復正常。如果能夠實現,我們將會在此享受到足球帶來的獨特氣氛。」

  ——接下來是關於麥巴比的問題,你認為如果麥巴比加盟皇家馬德里,他有能力在那兒創造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時代嗎,就像迪史堤芬奴或者C.朗拿度那樣?或者,你更建議他前往西甲聯賽還是英超聯賽效力?

  「他當然有能力在皇馬成就一段屬於自己的時代……我更推薦他前往哪個聯賽?當我在法國執教的時候,我很高興麥巴比能夠留在法國,因為我很喜歡他這樣一名球員;當我前往英格蘭執教的時候,我也希望麥巴比能夠前往英超聯賽踢球;如果我返回西班牙執教,我當然也希望麥巴比能夠來到西班牙。」

  ——看起來你很瞭解麥巴比,你覺得他距離皇馬有多近?

  「對於皇馬來說,可能會有來自巴黎聖日耳門的優秀新援,但也可能不會,無論如何,皇馬都是皇馬。在西班牙,我們非常幸運,因為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好的兩支球隊,他們是皇家馬德里和巴塞隆拿,我當然希望他們擁有世界上最好的球員。」

  ——你認為麥巴比能夠贏得下一屆的金球獎嗎?你認為巴黎聖日耳門能夠贏得歐冠盃冠軍嗎?

  「我不知道麥巴比能否贏得下一屆的金球獎,但是他當然擁有獲得這一榮譽所需要的年齡、能力以及天賦,但你說他究竟能不能得獎,這我也說不準。巴黎聖日耳門獲得歐冠盃冠軍呢?這當然是有可能的,我很榮幸在那裡擔任了2年的主教練,在其中一個賽季,我們十分接近歐冠盃8強的位置,但隨後遭遇了一些不幸的時刻。」

  「在巴黎,球隊對於重要的榮譽很有追求,總有一天他們會成為歐冠盃冠軍。除此之外,巴黎聖日耳門還擁有一位很有能力的管理者(納賽爾-艾爾-赫萊菲),他對球隊的規劃也非常清晰。如果有教練想前往那裡執教,我當然會極力推薦,因為那是一家很棒的球會,我希望會有一位西班牙教練前往那裡執教並且取得成功。」

  ——關於下一位「世界最佳球員」,你會說是尼馬嗎?或者你有其他人選?

  「C.朗拿度或者美斯仍然是這個頭銜中的領先人物,但如果說到候選人,那麼尼馬會是我心裡的人選。」

  ——在說服施巴路斯前往阿仙奴效力的過程中,你發揮了重要作用,為什麼他適合你的體系?你看到了他在馬德里的時候所展現出的發亮點了嗎?

  「這兩個問題都有明確的答案,因為丹尼(施巴路斯)具有出色的實力以及令人難以置信的良好心態,他一直想獲得成功。在轉會市場方面,那對於阿仙奴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他曾和我並肩作戰,但他後來受傷了,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參基比賽,然後他又康復了。目前,如果比賽在某個時間段能夠恢復進行,施巴路斯肯定能夠再次證明自己的實力。」

  ——你將謝斯帶到了巴黎聖日耳門,但在隨後的效力時間中,他租借效力過很多隊伍,看起來情況並不樂觀,未來的道路是光明的嗎?

  「是的。本來我(為他的加盟)做過很好的設想,但在隨後的時間中他經歷了一些其他的情況,然而我認為他仍然有能力證明自己。因為他是個很棒的男孩,他必須利用身邊的機會,在足球世界中,一切都是瞬息萬變的。」

  ——你在西班牙以外的地方執教的時候,曾與很多球員打過交道,你認為其中有多少人達到了在西甲聯賽效力的水平?

  「很多人都可以。如果說到了莫斯科斯巴達(2012-13賽季前半段艾馬利曾在此執教),我會說是左腳球員德米泰利-科姆巴羅夫,他是俄羅斯國腳。此外,阿仙奴和巴黎聖日耳門的每名球員幾乎都能夠在西甲聯賽效力。」

  ——在艾美利亞 ,你曾執教過一個叫克魯薩特的球員,他速度極快,在之後的執教生涯中,你執教過速度更快的球員嗎?

  「那名球員的速度的確是非常快的,而且他在艾美利亞 二隊和一隊的表現中都非常出色。還有比他快的球員嗎?當然是有的,但我不知道麥巴比、尼馬或者奧巴美揚的速度能比他快上多少……」

  ——在執教過巴黎聖日耳門、阿仙奴、西維爾以及華倫西亞這些球會之後,在西甲聯賽中,你會執教馬德里體育會嗎?

  「我只想去那些真正想邀請我去執教的球隊。現在我正在華倫西亞過著隔離生活,因為我和兒子住在一起,但我的註冊地是在馬德里。關於我的下一份工作是在哪裡,我不知道,我對所有的可能性都持開放態度。很明顯的是,現在施蒙尼是馬德里體育會的主教練,只要他想,他一生都可以在馬德里體育會執教,因為沒人比他更適合這支球隊了。」

  ——你認為自己在華倫西亞的後三年的執教時光,就像自己在西維爾獲得歐霸盃三連冠的時候一樣嗎?

  「當我在華倫西亞執教的時候,我的目標是獲得一切榮譽。的確,如果你獲得了一個冠軍頭銜,那麼肯定會有更多人來關注你。但是在那時候,我們攻入了歐霸盃4強以及西班牙盃4強……儘管我確實希望能讓主隊球迷觀看有我們參加的決賽,就像我在西維爾的時候所做的那樣……」

  ——你會執教皇家畢迪斯嗎?

  「我是一名職業足球教練。我曾在皇家蘇斯達呆過10年,那時候有人問我如果畢爾包給我打電話會怎樣;我執教過華倫西亞,那時候有人問我如果利雲特給我打電話會怎樣;我還執教過西維爾,那時候有人問我如果貝迪斯給我打電話會怎樣……無論我在哪裡,只要有球隊真心邀請我,我想我都會獲得認可,而且我就會在那裡,這才是最重要的。」

  ——在死球戰術中,你一直都是專家。那麼,視頻助理球證是怎樣在進攻或者防守中對戰術計劃做出影響的?

  「自從我成為一名足球教練,我就非常重視戰術的製定。但是,的確,視頻助理球證的出現,產生了一些影響,那麼在新事物出現之後,我們歸根結底是要在所有新舊條件的作用下,利用對手的弱點,來發揮自己的優點,並且不斷重覆這一過程,直到它熟練得讓球員覺得是下意識行為。我相信這一過程,也相信球員們能夠抓住機會給對手製造麻煩。」

  ——不久前,你曾表示在執教西維爾期間,曾考慮過在美斯被犯規罰、死球的時候設置一些障礙。雖然你並沒有這麼做,但是為什麼會這樣想呢?

  「在今季的國家打比中,皇馬已經成功限制住了巴塞。起初我的確想過將人牆往後推,甚至到球門線附近,這會讓美斯在被犯規罰自由球時有所猶豫。但我最終決定不這樣做,因為沒必要,但我仍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

  ——你曾在西班牙、法國、英格蘭以及俄羅斯執教,你認為在哪個聯賽中教練會受到更多尊重、工作會得到更多支持?

  「西班牙教練在戰術方面所面對的競爭正在不斷增加,但是這其實是一個好的現象,一位教練在西班牙之外的地方獲得認可非常重要。在一個國家執教,你需要融入他們的足球文化,讓他們接納你。我覺得,如果成功的標準是確定的,那麼我可以說,在莫斯科斯巴達,我經歷了一些問題;在巴黎聖日耳門,第一年的情況很好,第二年的情況也可以說不錯;在阿仙奴,第一年很不錯,但是第二年卻並不好。」

  ——在你所執教過的四個聯賽中,是什麼讓你感到失望?

  「好吧,其實每個聯賽都有它的特殊的地方。在俄羅斯執教的經歷並不順利,但是我學習到了很多東西。法國執教的時候,我所在的球會相對於其他球會有一些優勢。實際上,那時的近10年的國內冠軍中,巴黎已經贏下了7個,但是這真的並不容易。在英格蘭,我覺得這裡的比賽氛圍非常好,幾乎所有的球會都擁有非常出色的球員。」

  「如果一名西班牙球員非常優秀,那麼如果他轉會國外的球會,通常要比在西班牙國內獲得的機會要多。儘管我們也有像是皇馬或是巴塞這樣的大球會,但他們卻並不能在這方面做到與外國球會相同的水平,這可能讓其他西班牙球會,比如出產人才很多的華倫西亞、西維爾、貝迪斯、維拉利爾、皇家蘇斯達、畢爾包等球隊,更傾向於將球員送到國外。」

  ——從洛爾卡(早年曾執教過的球隊)的艾馬利,到現在的艾馬利,有什麼變化?

  「從2004年首次執教以來,我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在所有的球會中,我都經歷過難忘的時刻:在洛爾卡,我們升級成功,球隊打出了最好的戰績;在艾美利亞 ,我們獲得了隊史首次升入西甲的榮耀;在華倫西亞的4年間,後三年都取得了成功;在西維爾,我們獲得了歐霸盃的3連冠……再加上在國外執教的經歷,我認為自己享受的成功是多於失敗的。作為教練,我在不斷成長,過去的16個賽季,我在其中14個期間都在執教,現在,我只想將自己的水平提升得更高。」

  ——當你到達巴黎聖日耳門的更衣室,看到尼馬、麥巴比以及卡雲尼站在你面前,這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在每個球會中,我都必須要與更衣室里的重要球員打交道,不僅在巴黎聖日耳門是這樣。是的,那時候我擁有這3位重要的球員,但是在西維爾,我也有拿傑迪錫、尼格度、干杜比亞、巴卡、帕洛普、加美路、雷耶斯……一切都取決於,你自己是如何認識與他人的關係的,以及你自己想怎樣建立這樣的關係。在更衣室中,我們互相尊重,這是一種良好的、專業化的管理理念。」

  ——下個賽季,我們將在哪裡看到你執教的身影呢?

  「現在,我正在看更多的比賽錄像,在隔離生活期間,這項工作變得有趣。不僅是西班牙,我對於在任何地方執教都持開放態度。只要那家球隊真誠地邀請我,而且向我展示他們的計劃有多麼完善,比如衝擊聯賽冠軍或歐戰冠軍什麼的。但是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與任何一家球隊確定什麼工作關係。」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