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體壇論語丨多少中國足球過客,化作青春歎息
2020年05月10日08:46

原標題:一週體壇論語丨多少中國足球過客,化作青春歎息

2019年1月15日,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院內的標識已經更新。當日,位於天津市河西區的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更新兩處俱樂部標識。中國足協官網14日發佈公告稱,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有限責任公司更名為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有限公司。中新社記者 佟鬱 攝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10日電(張一凡)由於遲遲未能提交準入補充材料,天津天海與中超聯賽的緣分似乎走到了盡頭。在經曆過多次絕望中的“自救”之後,這支曾經在亞冠賽場馳騁的勁旅,在與命運的博弈中漸行漸遠。

  2020年是中國足球職業化的第27年,儘管曆史並不漫長,但仍有過不少曾輝煌一時,但終究歸於湮滅的名字。他們好似遺落在滄海中的明珠,隨著夕陽西下,最終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成為一些球迷們的青春歎息。

  泛黃的記憶里,這些曾讓無數擁躉為之沸騰的球隊,早已物是人非。但那些已經不再年少的球迷們,卻還依稀記得當初的歡笑與淚水。

  天海遭此大劫,俱樂部上下正在極力為最後的希望而戰。帶著球員們上書“請願”的李瑋峰,是中國足球不折不扣的硬漢,然而在殘酷的職業足球面前,這位硬漢或許只得留下一聲歎息。其實。12年前,他也曾經曆過如同今天這樣的絕望。

天津天海《致中國足球協會及天津市體育局的信》。圖片來源:李瑋鋒個人社交媒體。

  2005賽季的武漢光穀在鄭斌的帶領下一度取得聯賽七連勝,並最終聯賽排名第五,此外在足協杯中更是擊敗深圳健力寶獲得冠軍。這是武漢球隊職業化以來獲得的第一個冠軍,也是湖北足球時隔33年的第一個全國冠軍。

  但僅僅三年後,這支曾經的華南勁旅就不得不慘淡收場。2008年10月2日,武漢光穀宣佈退出中國足壇,成為中國足球職業化以來首支中途退出頂級聯賽的俱樂部。

  阿根廷詩人安東尼-博切亞曾經說過:“今天即將結束,明天也將結束,但難以結束的,是昨天。”

  在中國足球頂級職業聯賽的曆史上,陝西國力這個名字或許已不再有多少人記得。而“西北狼”的稱號,似乎也成了他們在中國足球的曆史長河中唯一留下的印記。

  2001賽季甲A聯賽,在神奇教練卡洛斯的帶領下,國力震驚中國足壇,西安球市的火爆也讓其他省市羨慕。整個賽季的主場,國力只輸給了當年的冠、亞軍實德與申花。特別是3:4負於大連實德隊的比賽蕩氣迴腸,是那個賽季的經典之戰,也是國力曆史上的經典之戰,“西北狼”的美譽隨之而來。

  然而在2004年中超元年,陝西國力卻淪落到中甲的行列。在那之後,他們曾先後轉戰寧波和哈爾濱,最後因欠薪被足協取消註冊資格。也許是上天茫茫之中和他們開了一個玩笑,球隊存在的最後一天,正是2005年的愚人節。

  四川全興這個名字,似乎也已離球迷們越來越遙遠,但又好像從來沒有消失過。雖然早在2006年就已經解散,但“四川全興”時至今日仍然被球迷們反複提起。說起四川足球,在中國職業聯賽近30年里,稱其為“最戲劇化、最跌宕起伏”也不為過。

四川全興,曾是很多四川球迷的珍貴回憶。 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魏群、馬明宇、姚夏、餘東風、馬麥羅……”說起這些當年球迷耳熟能詳的名字,彷彿就能看到20多年前那段激情澎湃的歲月。

  那是中國足球的金牌球市,高達4萬的主場上座率冠絕甲A。那些球迷們群起高歌的夜晚,都在2002年年初,隨著全興退出而煙消雲散。正因為如此,當四川安娜普爾納上賽季為命運“掙紮”的時候,四川球迷才會如此撕心裂肺。只有經曆過,才會懂得。

  搬遷、解散,這些都是球迷們心中最痛苦的字眼。不能再支持自己熱愛的球隊,這種悵然若失之感他人難以感同身受。若再想起那些風光無限的歲月,無疑更加百感交集。

  8次頂級聯賽冠軍、2次中國足協杯冠軍、3次中國超霸杯冠軍、1次中國全運會冠軍,在頂級聯賽中創下了主作客連續55場不敗的神話,是中國第一支贏得職業聯賽200場勝利的球隊……作為這樣一支球隊的球迷,一定會是一件令人驕傲的事情。

  它的名字叫大連萬達,也曾改名大連實德。

  2012年中超賽季結束,大連實德宣佈不再征戰中超,球隊就此解散,“大連實德”的故事戛然而止。

  不知有多少眼淚流淌在那個夜晚,很多人的青春就此結束。

  隨著時光湮滅的名字,還有很多很多。從廣東宏遠、延邊敖東,到前衛寰島、雲南紅塔……每支球隊都擁有屬於自己的傳奇故事,但在中國足球資本市場的潮起潮落間,多少名噪一時的過客,最終難逃化作一聲青春歎息的命運。

  天海的命運將走向何方?也許他們最終會消失在這個初夏,就像上面那些名字一樣。對於一些球迷而言,這支曾經擁有卡納瓦羅、帕托,喊出“敢為天津贏天下”的津門球隊,或許同樣只是中國足壇的匆匆過客,一粒即將湮滅的塵埃。(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