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會延期致心理疲勞 運動員心理疏導刻不容緩
2020年05月10日09:17

郎平 @新華社
諶龍 @新華社
菲比斯 @新華社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楊敏

  對於辛苦備戰四年的體育健兒來說,奧運會延期以及體育賽事停擺很有可能導致他們產生情緒困擾。法國運動心理專家馬基斯·查馬里迪斯認為不少運動員將因此自閉和抑鬱,美國游泳名將菲比斯甚至擔心運動員的生命安全。中國越來越多國字號的教練組開始做運動員的思想工作,著名運動心理專家姒剛彥認為,運動員在長時間全封閉環境下訓練,需要開放更多調節訓練氣氛與提升訓練質量的心理學手段,更要把緩解運動員心理疲勞、監控運動員心理健康的工作常態化。

  中國女排全年沒有國際比賽

  郎平希望隊員積極看待延期

  從1月下旬開始,中國女排已在北京封閉集訓了三個多月。其間,隊伍不斷接收到的都是相關賽事延期或者取消的消息。最新消息是國際排聯宣佈,取消今年的世界排球聯賽。乒乓球和羽毛球等國字號對比賽重啟還有點盼頭,畢竟目前的乒羽賽事停擺期限是7月底,大家都在期待著8月或9月就能重返賽場了。但對於中國女排來說,為期兩個月的世界排球聯賽直接取消,加上奧運測試賽和東京奧運會推遲,這意味著在2020年基本上沒有任何國際比賽可以參加了,隊伍可能全年都要在北京的封閉集訓中度過。

  面對國際比賽停擺,中國女排總教練郎平認為,中國女排習慣於訓練和比賽結合,現在沒有比賽,教練組需要做好運動員的思想工作。她坦言,大家情緒上有一些疲憊,因為沒有了比賽作為衝擊目標。“突然平淡了,什麼時候是個頭啊?什麼時候和對手抗衡啊?我們要想辦法。”她表示,中國女排必須打起精神,迅速轉向不同的方向。中國女排隊長朱婷透露,剛聽到奧運延期的消息時,心裡會有一些波動。但是後來想通了,覺得這也是競技體育的一部分。現階段或者說今年,她認為最重要的是“耐得住寂寞”。

  “人在一生當中肯定遇到一些你沒有想到的、不可控的事情。中國女排最好的就是既來之則安之,擺正心態,往更好的方面去想。”即將步入花甲之年的中國女排主帥郎平,希望全隊用積極的方式去看待奧運延期。

  與中國女排一樣,中國羽毛球隊的主力也出現了情緒波動,因為訓練計劃被打亂,近在眼前的目標,突然變成了未知數。這其中就包括了里約奧運會男單冠軍諶龍,年過30歲的他需要面對年齡、體能和傷病造成的困難。國羽教練組為此採取積極的心理疏導措施,包括每天和隊員聊天,互通想法,安撫情緒。教練組還增加了趣味性的訓練內容,以此活躍氣氛。隊伍還添置了乒乓球檯,安排大家參加友誼賽,勞逸結合,調節身心。

  缺失奮鬥目標易患抑鬱

  專家呼籲運動員

  心理疏導工作常態化

  中國體育健兒疫情期間仍然能保持常規訓練,歐美以及亞洲其他地區的運動員則沒有如此系統的保障,大多數人不得不居家訓練,備戰質量大減價扣。法國運動心理專家馬基斯·查馬里迪斯 日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突然中止運動,可能造成運動員自閉或抑鬱,目前全球體壇處於停擺狀態,運動員缺失了奮鬥的目標。奧運會歷史上奪金最多的美國游泳名將菲比斯在接受NBC體育採訪時,十分擔心運動員因為奧運會延期而患上抑鬱症,他不想看到運動員的生命安全出問題。

  我國著名運動心理專家姒剛彥認為,東京奧運延期對那些圍繞奧運會以四年為一週期的項目影響巨大,中國的優勢和潛優勢項目,基本都屬於這一類。從新冠肺炎疫情一開始,國家對備戰奧運會的運動員做出了全方位的有效保護,中國的奧運備戰工作基本是在有序穩定的運作中繼續展開。相反地,歐美地區很多運動員在隔離令之下只能勉強維持基本訓練。因此,對於目前運動員的現狀,中國方面是有序、平靜、心理疲勞較高,歐美方面則是無序、焦慮、心理應激很高。

  姒剛彥表示,對於處在運動生涯晚期的運動員,可以想像延期會給他們帶來的各種困難、障礙甚至喪失,而對於處在運動生涯早中期的運動員,雖然調整不是那麼困難,但他們仍需要學習如何適應重大改變與應對不確定性。姒剛彥建議在未來一年,運動員要提高對不確定性的容忍度,激發自身從不確定性中受益。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