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華流淚了,其實他也是個背鍋俠
2020年05月10日18:00

  

今兒有這麼兩則新聞。

第一則,姚明與白岩鬆連線,聊到了疫情之下的中國籃球。家裡蹲好幾個月後總感覺姚主席的臉蛋又圓潤了,總之無論胖沒胖,姚明氣色看起來還不錯。而在與白岩鬆連線時,姚明提到了核心議題:即CBA何時複賽。

目前關於CBA何時複賽,大體有三個方案,第一個方案是賽程原封不動;第二個方案是稍微縮減掉一些比賽;而最後一個方案則是以目前的戰績直接進入季後賽。至於最終採用何種方案,得視形勢發展以及上級部門的批複,但姚明強調了這麼一句,“我現在非常有信心,看起來恢復的可能性非常非常非常大,因為目前整個防疫情況越來越好。”

防疫情況越來越好,是建立在確診病例,無症狀人數越來越少的大前提下,偶有新增, 追根溯源查清楚即可,該隔離隔離,該密切觀察密切觀察。怕就怕一筆糊塗賬兩眼一抹黑,從這層面來講,姚明的信心絕不是報喜不報憂式的打腫臉充胖子。

於是便引申出另一條新聞,NBA也張羅著複賽。

  

時間還挺巧的,複賽時間大抵也在7月。畢竟騎士與小開已經解封訓練館讓球員重新訓練,金塊、帝王、速龍、熱火、湖人、太陽、塘鵝與塞爾特人可能會在5月中旬前後解封訓練館讓球員重新投入訓練。

而與此同時,施華在今日與球員代表進行了電話會議,電話會議中施華明確表示如果複賽,將會採取空場的形式。

除空場外,施華還提到了以下幾點:

1、聯盟40%的收入都來自於球迷,本賽季若複賽空場已成定局,一旦疫情無法得到控制,下賽季可能不得不繼續空場;

2、疫苗研製成功並投入使用前,可能都會存在風險;

3、究竟複不複賽要到6月才能有最終定論,目前只有一個大概的框架。

由於氣氛壓抑前景黯淡,身為聯盟話事人的施華說著說著居然開始流淚。壓力大,壓力確實太大了。

  

壓力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來自於各支球隊,已經有球員代表向施華反應,某些球隊逼迫球員恢復訓練。畢竟在各支球隊老闆看來,老子真金白銀掏了,哥幾個工資也收到了,卻整天宅在家吃吃喝喝玩遊戲,簡直豈有此理,麻溜點兒操練起來,抓緊時間復工復產。

另一方面則來自於贊助商、轉播機構以及聯盟各位股東,說到底施華只是高級經理人,NBA並不是他開的。贊助商想打,因為這關乎到贊助商的利益;轉播機構想打,因為這關乎到轉播機構的利益;股東也想打,這同樣關乎到聯盟各位股東的利益。於是如你所見,從球隊到贊助商,從轉播機構再到各位股東,其核心利益都是高度統一的。

這種狀況下,施華能說“不”字?

  

所以明知疫情猛如虎,也得硬著頭皮往虎山行。以至於當被問及“如果複賽之後再有NBA球員新冠檢測呈陽性,聯盟將如何處理”時,施華情急之下都說出“聯盟每天都會對球員進行檢測,但不會停擺比賽,而是將對檢測呈陽性的球員採取隔離措施。”

這種方案其實會存在很大漏洞,例如測試的範圍,是僅針對球員每天進行測試還是包括教練組、場館工作人員、轉播機構工作人員與記者在內的所有人每天都要進行測試?賽會製各支球隊酒店住宿如何安排,以及是否能確保嚴格管理?畢竟NBA球員沒事出去浪一圈屬於傳統技能,屆時一個管理不嚴,保不齊便會讓疫情打入內部,進而來一波中心開花。

畢竟花旗確診人數已超132萬,以這速度增長下去怕是七月至少250萬,這已經是非常保守的估計了。

  

不出事當然皆大歡喜,一旦出事,自然是施華背鍋。例如真有球員確診了該如何處理,當然相較身強體健的球員來說,最麻煩的莫過於身為老年人的教練,主教練乃至教練組成員年齡普遍不小,又極易與球員近距離接觸,風險著實不小。總不能給教練一人發個擴音喇叭,隨時保持安全距離吧。

就目前這局面來看,複賽是大概率,而且很有可能CBA與NBA會同時進行。只是相較心情輕鬆的姚主席,蕭總裁屆時的心情會非常忐忑。作為領導,既然被頂到杠頭強行啟動複賽,那麼他就得對一切潛在後果負責。為此巴克利便直言警告,最好別出事,一旦出事,就等著收傳票吃官司。

就事論事的講,得知聯盟有人確診後,施華的反應不可謂不迅速,立即停擺並要求各支球隊做好居家隔離,因而很大程度上確保疫情不再蔓延。因此至少就針對疫情而言,施華其實沒有犯錯,真正的原罪在廟堂。

如若三月發現苗頭時立即採取相應措施,以花旗之國力與人口密度,怕是已經可以逐漸逐漸安全解封。病毒雖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人心的漠然與搖擺不定,所以幾經徘徊,弄成了目前這個局面。

望著姚主席這邊的形勢,施華感慨萬千,若花旗目前的局面也如大洋另一頭那般,莫說是複賽,安排球迷入場都有底氣。想著想著,施華迷迷糊糊睡了過去,半夢半醒間,一位仙風道骨之人,向他緩緩走來。

“老夫看你印堂發黑,定是諸事不順,要不要給你算一卦?”

“請先生賜教。”施華回應道。

  

算命先生告訴他,“你這輩子錢途良好,官運亨通,唯獨會遇到兩個八嘎,這是你命中註定會遇到的兩個劫,如果能邁過去,今後便一順百順;如果邁不過,那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那兩個八嘎的體貌特徵如何?請先生賜教。”施華急急問道。

“一個八嘎,長著淡黃的頭髮;另一個八嘎,蓬鬆的像一頭肥豬。”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