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亞連尼自傳鬧人有問題?那伊巴謙莫域呢?
2020年05月11日16:39

基亞連尼的自傳火了
基亞連尼的自傳火了

  在意甲還沒恢復的日子裡,基亞連尼Giorgio Chiellini一本新自傳,輕鬆搶佔了頭版頭條。兩傢俱樂部,幾位主人公,一場罵戰就此引爆。

  在新自傳《我,喬治》當中,基亞連尼承認憎恨國米,並且抨擊了巴洛迪利和美路。兩名球員馬上回擊,認為他是個有話不敢當面說的膽小鬼,不像個男人。多位意大利名將食花生看戲,名宿泰迪利Marco Tardelli則指出,看到基亞連尼的言論,他真的感到非常失望。

前隊友美路果斷回擊
前隊友美路果斷回擊

  非常失望?巴洛迪利Mario Balotelli和美路Felipe Melo怎麼合集基亞連尼都可以,非當事人怎麼還能扯到失望上頭呢?泰迪利給出了佐夫、施利亞這樣的模範隊長作為例子,但風度翩翩值得讚賞,也不至於說愛憎分明就令人失望。足球界情緒對立如此強烈,敢愛敢恨很正常,動不動就質疑人品也太誇張了。

  當然,在《共和報》的採訪中指名道姓直接開鬧,這還是不太地道。但有一點應該明確:接受採訪之外,基亞連尼在書裡想怎麼寫,那是他自己的評價,說美路壞到極致也是他的自由。

基亞連尼有自己的評價,當然可以寫進書里
基亞連尼有自己的評價,當然可以寫進書里

  東尼就說得很明白:「書很特別,當你寫東西的時候,你必須找到能上頭條的內容。」

  哪球星出自傳沒有點出秘密?猛料不足的自傳怎麼吸引眼球?既然有爭議話題,事先來一手推波助瀾的套路也很正常。只是在秘辛的內容和描述方式上,球員們會有各自的傾向。既然有的球員傾向以我為主避免惹事,當然也就有球員想說就說不怕惹事。

  故事主角們當然有各自的說法,同樣一件事情,基亞連尼這麼看,巴神和美路則不這樣想,這都是很主觀的東西。如同東尼所言,他們所說的,其實「都是對的」。

他倆對同一件事情的看法肯定有出入
他倆對同一件事情的看法肯定有出入

  球員出書寫自己的故事,當然是要表達自己的想法,有立場幾乎是必然的。基亞連尼不喜歡巴洛迪利和美路,把這寫在書里,這也要管?這兩人如果在自己的書里批評基亞連尼,不是也很正常嗎?這當秘聞食花生挺有趣的,但毫無疑問,任何一方的書都不能代表事情的全貌。

  像密友佩拉爾瑙寫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的拜仁經歷,他和文素基治Mario Mandzukic的事情就一筆帶過,提到哥迪奧拿和沃爾法特醫生的故事時,也儘量是從還原故事,以及點出哥迪奧拿此舉也可以理解的角度來寫的。你讓支持文素基治或者沃爾法特的人來寫,顯然是另一番景象。

名場面
名場面

  說到底,基亞連尼無非也就是在書里表達自己的觀點,你不能說他發表了對巴神和美路不夠尊重的看法,就不能當榜樣了。至於當面一套背後一套,這樣的指責有一定道理,但當時真正的情形誰也不知道,也有可能當面不說是有把爭執放在一邊而以團隊為重的考量。

  卡斯辛奴Antonio Cassano就說了,巴洛迪利是一個好孩子,不知道基亞連尼指的是什麼;也可以向人們保證,基亞連尼超級聰明,場外是一個偉大的人,彬彬有禮,這麼說一定也有相應的理由。

  瞧,看起來是個「壞小子」的卡斯辛奴,這件事情上比很多胡攪蠻纏的人看得清楚多了。

伊巴謙莫域開炮可狠多了
伊巴謙莫域開炮可狠多了

  有趣的是,基亞連尼新自傳的名字和伊巴謙莫域Zlatan Ibrahimovic那本著名的自傳幾乎一樣。而在那本書里,伊巴謙莫域的火力可比基亞連尼不知道猛到哪裡去了,而且他在後來的採訪中也不諱言。也沒怎麼聽人說伊巴謙莫域就不是榜樣,就「欺軟怕硬」了;而且性格硬如伊巴謙莫域,哪裡來的「欺軟怕硬」一說呢?

  對了,在意甲生涯的對抗中,基亞連尼可是一點都不怵伊巴謙莫域。自從基亞連尼加盟祖記之後,兩人球會國家隊總共交手9次,伊巴謙莫域2勝3平4負,入球數是——零。

都是狠人
都是狠人

  其實伊巴謙莫域和基亞連尼的自傳引發的爭論,都是因為其中的秘密確實存在一個觸發的觸發點,而這個觸發點必定是有很多人響應的。比如批評夢三巴塞、批評哥迪奧拿、批評美斯Lionel Messi的肯定大有人在,討厭祖雲達斯的同樣為數眾多。只是很有趣,類似的描述口吻,卻因為噴點不同,引來了不一樣的反應。

  然而說到底,伊巴謙莫域和基亞連尼開炮的這些故事,不過都只是他們自己對這件事情的看法。無非因為他們都是狠人,說話做事比較剛,難免容易引起不適乃至對立。但很明顯,這並不是,也不可能是事情的全貌:你不能把他們的自傳就當作事實和真理,也不宜對這種看法下道德判斷。

不要忘了主觀性
不要忘了主觀性

  就像這事,基亞連尼認為巴神和美路超過了他的底線,巴神認為基亞連尼不像個男人,美路拿出歐冠盃淘汰祖記和巴西擊敗意大利的例子反唇相譏,這都很正常,如東尼所言「都是對的」,也是在足球的強烈情緒對立中極有可能發生的情形。彼此看不慣乃至恨得牙癢,這有什麼呢。

  但對此有過多的上升和外延,其實也沒有必要,這說到底還是球員自己的好惡和判斷嘛。美路說了:「用一本書說別人的壞話,太容易了。」你看不慣我,書里當然可以說,我也一樣。

  所以最重要的——這一本書,不是全部,絕不是。它既沒有全面地說明當時的情況,也不能作為上升到榜樣和道德層面攻擊本書作者或者事件主人公的材料。要說壞話,太容易了。

  (新浪體育 華迪維亞 專欄)(責編:布伊利)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