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路:2006世界盃有片刻覺得壓力大
2020年05月12日07:03

  派路Andrea Pirlo週一連線意大利天空體育,回憶了2006年世界盃,點評了被譽為自己接班人的托納利Sandro Tonali

  派路回憶了2006年世界盃奪冠之前的時刻,「(第5輪)格羅索射12碼之前,每個人都只能靠自己,我問簡拿華路,那是不是最後一個12碼,那時的壓力簡直難以置信,但後來變得很棒,那種情緒很難描述。」

  談到布雷西亞,有段時間裡,派路和巴治奧(Roberto Baggio)共用更衣室:「我很幸運,我們已經在國際米蘭做過隊友,他是我的偶像。我很瞭解他。」

  托納利同樣來自布雷西亞,也留著長髮,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派路,「據說他可能是我的接班人,但我看不到太多共同點。他是另一種類型的球員,無論在防守還是站位方面,他都要全面得多,他融合了我和其他球員的特點。在意大利中場球員裡面最有前途,肯定會成為一名出色的球員。」

  派路一貫神情冷漠,因而被貼上嚴肅的標籤,「嗯,如果一個人不能讓我發笑,我就不笑,但我真的很喜歡和朋友在一起,加入一個團隊。在球場上,我只想著做好工作。比賽結束後,狂歡開始了。我們在訓練中經常打PlayStation,尼斯達和我最強。」

  對於意甲重啟,派路說:「我認為很難,必須看看拭子檢測如何做到。健康擺在第一位,如果你能完成意甲賽季,那更好。這不是容易的選擇,我們希望如此。足球給很多人提供工作,必須保證最大限度的安全。如果1個人被感染,一切又將重新封鎖。」

  (馬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