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星文化闖關A股:昔日“綜藝王者”能否重續輝煌?
2020年05月12日00:53

原標題:燦星文化闖關A股:昔日“綜藝王者”能否重續輝煌?

2012年,締造了《中國好聲音》收視神話的上海燦星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燦星文化”),於8年後的2020年5月8日晚間在證監會官網更新了招股書,離A股更近一步。

燦星文化表示,擬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數量不超過4260萬股,計劃募資15億元用於補充綜藝節目的製作營運。

早在2014年,燦星文化董事長、創始人之一的田明就公開提出,燦星文化及其母公司星空華文傳媒,還有專注演藝經紀業務的夢響強音,未來都要進入資本市場。

隨後,A股上市公司浙富控股(002266.SZ)於2016年3月宣佈以3億元現金增資燦星文化,獲得其6.0698%股權,對外釋放出燦星文化上市的信號。

到了2017年12月,燦星文化以210億元估值完成首輪融資,宣佈將於2018年IPO上市。2018年7月26日,燦星文化引入了阿里系的杭州阿里巴巴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騰訊系的西藏齊鳴音樂有限公司,兩者分別注資2億元、1.6億元,獲得燦星文化1.17%和0.94%的股權。

此後燦星文化報送材料、完成券商輔導,直至2018年12月19日,其向證監會遞交招股書,正式明確了A股上市的動向。

不過,從2012年話題刷屏,到經曆與唐德影視的版權風波,《中國好聲音》這檔長達八季的王牌節目,收視光環正逐漸褪去。在愛奇藝、騰訊、優酷三大視頻平台自製網綜風生水起的背景下,燦星文化能否突出重圍,繼續保持“國內綜藝一哥”的頭銜?

儲備節目待發力

招股書顯示,燦星文化專注於綜藝內容製作和產業鏈開發運營,2017年-2019年,燦星文化分別實現營收 20.58億元、16.53億元及17.33億元,業績波動較大,此外,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也呈現下滑趨勢,分別為4.52 億元、4.53億元和3.45億元。

從業務組成來看,其主要有兩大塊業務:內容製作及運營、音樂製作授權及其他衍生業務(包括海選及知識產權授權、演唱會、藝人經紀等)。

2017-2019年,其內容製作及運營的營收佔比約為81%、75%和75%,而其音樂製作授權及其他衍生業務的營收佔比約為19%、25%和25%。

最近三年,《中國新歌聲》、《中國好聲音》仍是燦星文化的王牌節目,其節目製作收入占總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32.33%、32.96%及26.67%。

可以看到,《中國好聲音》的爆紅之後,燦星文化把整體的製作重心放到了音樂類綜藝的製作上。

此後,燦星文化陸續打造了《中國好歌曲》、《蒙面唱將猜猜猜》、《這!就是街舞》、《這!就是原創》等多款原創綜藝節目。其中,《中國好歌曲》模式落地越南實現了中國綜藝版權的第一次海外輸出。

2018年,初次嚐試網綜的燦星文化,推出了《這!就是街舞》第一季、《即刻電音》兩檔節目,播放量突破10億元。

燦星文化稱,截至2019年末共製作綜藝節目24部,季播類綜藝節目23部以及周播類綜藝節目1部,其中與浙江衛視合作的《中國好聲音》,與江蘇衛視合作的《蒙面唱將猜猜猜》,與東方衛視合作的《中國達人秀》,與優酷合作的《這!就是街舞》是其代表節目。

此外,燦星文化另有《出發吧!師傅》、《了不起的長城》、《這!就是街舞2020》、《中國達人秀2020》等13部後續儲備節目。

而在音樂製作授權及其他衍生業務方面,燦星文化主要通過子公司夢響強音文化傳播(上海)有限公司開展音樂製作授權、藝人經紀等衍生業務。2016-2019年,燦星文化簽約藝人數量分別為:145人、144人、146人、162人,包括吳莫愁、張碧晨、周深、黃霄雲、李琦、蘇運瑩、旦增尼瑪、畢夏等新生代藝人。

隨著《樂隊的夏天》、《創造101》、《青春有你》等愛奇藝、騰訊、優酷等視頻平台自製綜藝崛起,網綜轉型成為大勢所趨,燦星文化面臨的困局顯而易見:“好聲音們”為代表的台綜影響力後勁不足,與網絡視頻平台的合作尚處於起步期。

“燦星這兩年沒什麼大的代表性作品,這兩年網綜的競爭也比較激烈,大家都在爭奪觀眾。”5月11日,一位影視行業從業者如此評價。

應收款風險加劇

在核心內容製作遭遇激烈競爭之外,燦星文化存在應收賬款餘額較大的風險。

招股書顯示,燦星文化主要客戶包括國內主要電視台如浙江衛視、江蘇衛視、東方衛視、中央電視台,以及優酷、愛奇藝、樂視網等各大視頻網站。由於部分客戶資金支付週期較長,其存在應收賬款餘額較大的風險。

2017年末-2019年末,燦星文化應收賬款淨額分別為7.07億元、8.81億元及10.36億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高達63.28%、67.18%及58.12%。

對此,燦星文化解釋,2018年末應收賬款主要是浙江衛視《2018中國好聲音》、東方衛視《新舞林大會》及江蘇衛視《蒙面唱將猜猜猜》第三季節目分成款,以及優酷《新舞林大會》、《蒙面唱將猜猜猜》第三季及愛奇藝《2018中國好聲音》授權費。上述款項處於正常的結算週期內。

而燦星文化2019年末應收賬款餘額大幅增長,第一,源於2019年燦星文化與互聯網客戶新增合作分成的模式,結算方式與以前年度有一定差異,導致應收賬款回款慢於以前年度;第二,源於2019年《中國達人秀》第六季及《2019蒙面唱將猜猜猜》檔期較晚,主要節目回款較上年略有滯後。上述節目款項在2020年1月陸續回款。

需要指出的是,燦星文化與樂視網、廣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巴士在線科技有限公司均存在合同糾紛,因應收賬款無法收回,導致多項計提壞賬準備。

截至2019年末,燦星文化對樂視網的應收賬款100%計提壞賬準備8030.19萬元;對巴士在線賬齡3年以下的應收賬款壞賬計提90%的壞賬準備,約1952萬元,以此推算,兩項共計提壞賬準備約9982萬元。

此外,燦星文化應收金嗓子等款項賬齡已達2-3年,計提壞賬準備約2469萬元。

燦星文化提到,公司針對樂視網、巴士在線、金嗓子以及深圳廣播電影電視集團已確認收入的應收賬款,根據壞賬計提政策單項計提或按賬齡計提了壞賬準備,截至招股書出具之日,合計計提壞賬準備1.22億元。

對於上述壞賬是否全部計提的情況,5月11日下午,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致電燦星文化證券事務部,對方稱將後續回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