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轉合併找靚機,能為其野心帶來“轉機”嗎?
2020年05月12日17:23

  來源:翟菜花

  當還有人在百度上詢問“買二手手機是找靚機還是轉轉靠譜?”的時候,他們倆合併了。

  2020年5月6日,轉轉CEO黃煒在寫給轉轉和找靚機公司全體員工的內部信中宣佈勝利會師,找靚機成為轉轉集團旗下子公司,作為獨立品牌繼續發展,找靚機CEO溫言傑及創始人轉為轉轉聯合創始人。

  這次合併如果最終確認,轉轉集團將成為市值18億美金的二手市場頭部企業,這次合作自然也會引起阿里旗下的二手電商平台閑魚的注意,這二者的交鋒也將步入白熱化。

  那麼對於轉轉和找靚機來說,能夠憑藉這次“轉機”成為業界龍頭嗎?

  烽火未停、狼煙又起,二手市場群雄割據

  參照其他國家來說,比如日本美國,都有著品類豐富的二手交易市場。而近年來中國經濟發展迅速,老百姓手中物品過剩,快速處理掉閑置的物品成為越來越多人的需求,中國的二手交易市場將迎來爆發。很多投資者和創業者視二手電商交易為金礦,來這片尚未開採完的土地上掘金。

  國內的二手市場不可謂不大,在第三方平台天眼查上,以“二手”為關鍵詞,以1000萬以上註冊資本為關鍵詞進行檢索,讓仍然有7萬+企業在目,即使是把關鍵詞縮小到“二手手機”這個品類,註冊資本在1000萬以上的企業也有1681的數字,不可謂不大。

  根據艾瑞諮詢數據,在2018年6月~2019年5月這一年時間里,轉轉的月活躍獨立設備數從1318萬下降至652萬,整體降幅高達51%。而最新的統計數據2020年3月,月活躍獨立設備數已經下降到576萬台,與擁有1441萬台月活躍獨立設備數的閑魚相差甚遠。

  而且,據Quest Mobile的數據顯示,在2019年6月,轉轉小程式的活躍用戶規模相比去年同期出現了大幅度減少。

  在筆者看來造成這種情況的一部分原因在於,二者的“流量”類型有所差異。

  身處互聯網中,無論哪而互聯網行業最關鍵的就是流量,各個行業都不可避免的進行著流量的獲取→分發→變現,互聯網上半場下半場的區別無非是流量數量與質量的側重點。上半場野蠻生長,重的是流量的數量,以數量來撐起企業成長的場景;到了下半場,紅利的消失實際就是流量的獲取變貴,這時流量的質量>數量,留存>拉新。

  互聯網商業中,從來都不缺乏有精模式、好產品的企業,但能成為巨頭的,始終是手握流量的一方。

  流量雖然重要但是流量與流量之間也是有區別的,對於閑魚來說,它背靠的是阿里,流量是較為垂直的電商流量,轉化率與契合度自然就高,而轉轉則是因為微信小程式的入口,流量是由“社交”向“電商”轉化,所以質量、留存率相對而言會有損耗。

  也正是這種情況,使得轉轉需要尋求變化,與找靚機合併也是為了尋求壯大,求變。

  而轉轉的對手除了綜合平台閑魚,還有在各個垂直領域做的不錯的電商,如賣二手圖書的多抓魚,做潮鞋的C2B2C平台得物,拍拍愛回收併購專做3C,這些垂直領域的平台有很高的用戶粘性,可謂是處處征戰處處有敵。

  二手手機交易市場,原本找靚機是最大的敵人。極光大數據日前發佈的《二手手機行業研究報告》則顯示,在所有以二手手機交易為主的App中,轉轉排名第一,找靚機排名第二,其月均DAU為116.09萬,是第三名的4倍多。

  此時二者合作,在二手手機品類中已然是最為突出,也能見得轉轉是想以二手手機這個二手市場的到大品類為矛頭,再度征戰。

  但是中國二手市場長期以來未能孕育出巨頭的原因,並不是一個品類能夠解決的。

  良品率與信任度才是二手市場的共同“外敵”

  其實無論是轉轉也好,閑魚也好,自身企業間的競爭最終都是為了行業的邁步,而國內二手市場雖然前景好、需求大、供給多,但總體來說目前的發展還不完善,原因就在於良品率的低下與信任度的缺失。

  二手市場屬於典型的“檸檬市場”,即在市場中,產品的賣方對產品的質量擁有比買方更多的信息。在極端情況下,市場會止步萎縮和不存在,這就是信息經濟學中的逆向選擇。而這種市場產生的效應就是好的商品遭受淘汰,而劣等品會逐漸占領市場,從而取代好的商品,導致市場中都是劣等品。

  在黑貓投訴中可以看到,有關二手交易的投訴大都是有關買家、賣家的交易糾紛,如遊戲賬號賣出買家取消訂單,賣家強賣。涉及平台的也很多,客服處理問題不及時導致不想賣的手機賣出,賣家平白被扣保證金等。如何監管平台內的不法分子、協調買賣雙方及時做好服務以及如何保證產品的良品率是二手平台的當務之急。

  拿日本最大的二手交易平台Mercari來說,其能夠成功的原因在於日本本土文化對閑置經濟的賦能,或者說正因為在日本Mercari才能夠成功。

  三浦展在《第4消費時代》一書中描述了日本所經曆的4個消費社會,其中第四消費社會也是2005-2034期間,這段時間日本經濟長期不穩定,人口減少導致消費市場縮小,趨於共享和社會化,追求無品牌和質樸。

  而且近年來受日本“禪宗”的影響,日本掀起一股“極簡主義”風潮,有部分用戶奉行“少即是多”,通過大幅減少所擁有的物品來減壓。家裡只留必須的生活品,將不必要的東西全部丟棄。

  很多日本用戶家中又不用的傢俱電器時,會選擇把這些放在指定地點,供有需要的群體選用,這一方面源於日本垃圾消除要收費,且費用並不低,另一方面也是源自其自身的一種文化氛圍。

  可以說如今的日本正處於是一個低慾望社會,低慾望也會導致對於創新追求的下降,日本近些年科技企業的創新乏術可能與此不無關係。

  低慾望、且願意將自己不用的傢俱分享出來也就意味著日本的二手商品市場的商品流通中,存在劣質品,殘次品的幾率會很低。以此衍生出日本二手市場中的第一個優勢—“良品率”高。

  同時日本屬於個人信用體系較為成熟的國家,日本的個人信用體系形成於20世紀60年代,1988年正式建立個人信用信息中心,該中心為非營利機構。中心會員銀行必須提供相關信用信息,同時可以共享其中的信息,其實質是建立一種信息互換機製。

  而且在日本一旦被納入黑名單,即便還完所欠費用,該黑名單記錄也將保留5年,這對個人申請信用卡和各種貸款將產生不良影響。

  在這種更成熟的社會信用體系下,二手商品的流通中不會把上當受騙當成第一困擾,而是直接快速圍繞產品本身,使得買賣雙方的風險都在降低,也因此Mercari上少有假貨和騙局。

  也就是說,在這種高“良品率”、低“詐騙率”的社會背景下,二手經濟才能孕育出足夠規模的,我們國內單一依靠人數支撐起來的市場難以更進一步,就源於此。

  很明顯的是Mercari的成功並非是企業經營商有太多創新點與優勢,這種成功更多地源於社會背景與人文資源,並沒有模式複製的可能。

  “閑魚”翻身入社交,“轉”向垂直做深究

  其實對於國內的二手市場來說,並不是你爭我搶的跑馬圈地情況,而是需要共同打造市場,將蛋糕做大,將天花板蓋高的時候。

  彼得·蒂爾的著作《從0到1:開啟商業與未來的秘密》這樣認為:企業競爭的最高形態就是兩個字:壟斷。

  很顯然對於國內的二手市場來說,沒有哪一家能夠形成碾壓的局勢,反而是幾家領跑,多垂直中小企業並存的局面,二手市場萬億級別的市場足以容下這些企業的共同發展。

  我們無法複製其他國家的行業情況,但是可以找到我們市場中適合的道路。

  拿轉轉與找靚機此次合作來說,完全可以憑藉雙方在二手手機垂直領域的趨勢,率先建立起行業級別的準則,定下清晰的評判標準,以打破檸檬市場對於產品良品率的模糊概念。

  而且這種垂直化的細分可以減少平台的前期投入,很適合新的資本入局,同時也能避開閑魚、轉轉等頭部企業的競爭壓力,尋找到足夠空間的垂直場景,反而會在用戶流量、徵信體系、交易擔保、物流等配套設施上具有較大的優勢。

  同時這種垂直化也能獲取更多的用戶信任度,如今90%的淘寶用戶具有閑置物品,原因大多認為是過程麻煩,覺得成交率太低,費力也不討好。因此僅僅只有8%的淘寶用戶會主動在閑魚上販賣自己的閑置物品。

  這時候垂直化的專業平台就能夠幫助這部分人群去安心售賣,有足夠專業的平台端擔保買方與賣方的心理壓力都會減少,一點到面的逐漸擴張才更符合如今的市場。

  對於閑魚來說,社區的區域場景大有可為。因為在信任度上,我們雖然沒有辦法迅速做到全民性的徵信體系,但可以在特定的社區環境下,用社交的性質去增加信任度。

  阿里曾經的一份調查顯示,轉讓閑置的前三大原因分別是:變現(49%)、低碳環保(46%)、賣給興趣相同的人(41%)。可以見到除了純粹的變現外,還有很大一部分人是想要賣給同興趣的人,換言之閑置經濟在社交方面大有可為。

  在社區經濟盛行的當下,二手經濟也可以建立以社區為單位的社交體系,比如同地區愛好手機的社區、愛好COS的社區、愛好遊戲的社區等,在這之中進行的二手商品交易,本質上就帶有一種社交的屬性,彼此更加信任,一旦有不良賣家出現也能第一時間憑藉社交網絡傳遞,迅速剔除。

  像閑魚的“魚塘”就是社交屬性的產品,可以按地理位置劃分魚塘,也可以按興趣愛好組建興趣魚塘,以方便同一區域和相同興趣的人之間進行交易和交流。

  這樣也是二手電商從線上場景下沉的助力之一,頗有一些社交電商的味道,相比較線上的商品經濟活動而言,線下總是會更有信任度,以此也能進一步增加交易雙方的信任感,實現閑置經濟的進一步解放。

  所以說轉轉與找靚機這兩個在手機業務突出的二手企業合併,迎來的“轉機”並不能只放眼在內部廝殺之中,更多地還是要找到行業向前邁步的轉機。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