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因打球太騷被交易!占士直呼想跟他搭檔
2020年05月13日14:55

  籃球是一項競技運動,但除了追求更高更快更強的體育精神以外,它同樣是一場華麗的秀。總有些特別的球員,他們不只是球員,更像是穿上了球服的藝術家。球場被他們想成了揮灑他們藝術細胞的空白畫布,盡情的用一個個充滿想像力的動作去創造他們心中美輪美奐的作品……

  “白巧克力”積遜威廉士,現在的00後球迷或許已經有點陌生,可是他就是21世紀初球場瘋狂藝術家的代表。

  能用背後傳球,絕對不會來一個史托頓式的胸前直傳;能用手肘傳球,就不會在快攻中來一個中規中矩的擊地傳球。能投追身三分?別看現在居里,列拿特投起追身三分如家常便飯,放2000年,哪個後衛敢在隊友沒落位的時候追身投個三分,十有八九會被主教練罵個狗血噴頭,可威廉斯才不在乎這些。

  職業生涯第一個賽季,威廉斯場均出手6.5次三分,和蒂姆-哈達威並列聯盟第一;第二個賽季,威廉斯場均出手6.2次三分,全聯盟第二,僅次於佩頓。可比起兩位老辣的全明星後衛,威廉斯的命中率都低了5%以上。

  然而,生涯早期平庸的效率並不影響他收割萬千球迷。一個數字足矣證明球迷們有多愛威廉斯,在他的新秀賽季,他的球衣就已經是全美最暢銷的五件球衣之一,他代言的“街舞風雷”成了那個時代最暢銷的球鞋。

  薩克拉門托帝王隊當年的媒體關係助理史提芬妮·謝潑德為他取了個聲名大噪的綽號——“白巧克力”。“我想出這個名字是因為他獨特的風格,”謝潑德說,“他有閃光點和活力。他處理球的方式令我難以置信。這讓我想起了我去芝加哥時的校園街頭舞會。”

  在2000年金州全明星週末的新秀挑戰賽上,威廉斯在運球時,假裝背後傳球,用手肘把球傳到身後的拉夫倫茲手上。這個傳球甚至都沒有造成助攻(拉弗倫茲被犯規了),然而那一瞬間卻成為了他傳奇職業生涯的永恒記憶。威廉斯賽後接受採訪說:“我這麼做是為了讓你們都不要讓我再做一次。”

  白巧克力,一聽這名字就知道,糖分太多,吃了太多肯定讓人身體不健康。帝王恰好也是這麼想的。

  “他是最被高估的控衛,他確實能讓球迷興奮,我承認我喜歡看他打球和做一些漂亮的動作,可你讓我做他主教練?他會把我逼瘋。”丹尼-安吉說道。

  鷹隊控衛Bimbo Coles說:“我和他的兩次交手,就沒看到他有過正常的傳球,他會背傳,會不看人傳球,會做個轉身在空中傳,一切你能想得到的動作他都做了,可他就是不能做個簡單的傳球,然而我們擊敗了他們兩次,這告訴了你什麼事實?”

  在一次對陣爵士的比賽前,威廉斯罕見的將自己和史托頓相比:“他願意做任何他能做的事去幫助他的球隊,我覺得自己有點像他。”

  “有時候他需要放慢速度,但他讓我們的進攻更有活力,”韋伯說。”他傳球的方式可能會讓其他球員想狠狠地揍他一頓,但是所有的人都想和他一起打球。”

  在一次對陣紐約人的比賽中,帝王落後12分,威廉斯在一次快攻中沒有選擇常規的上籃,而是選擇擦板助攻韋伯,結果力度不好造成了一次失誤。西岸球隊的某高管說道:“看起來他只是更在乎他做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傳球,而不是他做了什麼能幫助他的球隊獲勝。”

  威廉斯那放蕩不羈的風格實在無法駕馭這支誌在對抗OK組合的帝王隊了,在2000年對陣湖人的季後賽,他第四節幾乎一直被摁在板凳上。第三個賽季的威廉斯反倒不如前兩年般讓人眼前一亮,他場均只有9.4分和5.4次助攻,灰熊隊年輕的控衛邁克-碧比場均15.9分8.4次助攻,身體強壯,球風沉穩,帝王沒做太多猶豫,就將威廉斯送到了莫菲斯。

  從聯盟最華麗的帝王隊到沉悶的灰熊隊,主教練也是一板一眼的老派名帥胡比-布朗,威廉斯徹底改變了他的球風,那個天馬行空的白巧克力不見了。你能想到一個藝術家去當了公務員嗎?那就是之後的威廉斯了。他在灰熊和熱火成了一名“可靠”的控衛,一板一眼,沉穩老練,早年失誤率冠絕聯盟的他在出走國王后卻出現在了聯盟助攻失誤比榜單的前列。當年帝王想交易威廉斯去衝擊總冠軍,最終反而是威廉斯拿到了總冠軍。2006年,他在熱火以先發控衛的身份拿到總冠軍,2007年他被熱火評為隊史最佳25名球員之一。

  在一次TNT的節目中,加納特說:“他永遠不會得到那些個人榮譽,但他絕對是他那個時代的一個閃光點,最出色的後衛之一。”

  奧尼爾談到21世紀的控衛時說:“我必須提到一個我喜歡的隊友,就是‘白巧克力’。我只要把手舉起來,他就能將球傳到正確的位置。”

  今天,占士在ins上轉發了NBA發出的威廉斯影片說道:“老哥,你當年在場上不可思議地戲耍對手!聯盟對於你所擁有的技能沒有防備,真希望我是那些「拆你屋」或不看人傳球的接球一方。”

  從任性的藝術家到洗盡鉛華的冠軍控衛,威廉斯就像一個有魔法的白色精靈,在聯盟颳起一陣白色的颶風,給很多球迷心中留下了永不磨滅的印象。

  (三十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