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明確防性騷擾的“僱主責任”抓住了牛鼻子
2020年05月14日20:11

  原標題:馬上評|明確防性騷擾的“僱主責任”抓住了牛鼻子

  在民法典草案人格權編中,對此前草案“用人單位應當採取合理措施,防止和製止利用職權、從屬關係等實施性騷擾”作出修改,將“用人單位”,具體化為“機關、企業、學校等單位”。

  明確防性騷擾的“僱主責任”,是抓到了問題的牛鼻子,用法律倒逼相關責任主體,守土有責,為女性撐起一片小小的晴天。

  性騷擾是一個的舶來的法律概念,但如今已經達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共識,性騷擾不是什麼香豔故事,不是什麼“有色的”辦公室調節劑,而是對女性(也包括男性)實施的長期精神和身體的傷害。

  令人遺憾的是,之前國家層面的性騷擾立法還相對滯後。2005年修訂的《婦女權益保障法》明確寫入了“禁止性騷擾”,但“性騷擾”的概念,卻遊離於現行的執法體系之外,被戲稱為“法律孤兒”,難以找到防性騷擾的責任人以及事後的追責對象。

  這次,在民法典草案起草中,不僅擬加入禁止性騷擾的有關規定,更細化了防止性騷擾的責任主體,這些點滴進步,既折射出立法者對性騷擾問題的格外重視,也意味著遏製性騷擾迎來了硬措施、強手段,責任到位,精確到法人主體。

  客觀來說,之前的法典起草中,將防止性騷擾的主體,限定在“用人單位”,固然能夠覆蓋“機關、企業、學校等單位”,也能發揮“兜底”的作用,但這種概括式立法,也帶來主體範圍過於寬泛的問題,容易失焦失準。民法典草案將機關、企業、學校等主體“點名”,這種列舉式立法的模式,有利於精準定位、明確責任、重點施防。

  看似很尋常、平淡的改動,其實很有深意。從現實情況看,機關、企業、學校是存在性騷擾問題的三大“高危區域”,也是立法需要規製的重中之重。因為這些主體相對封閉,存在職級、從屬關係,為不法分子上下“鹹豬手”、逃避法律懲罰,提供了便利條件,所以才要重點治理。

  明確防性騷擾的“僱主責任”抓住了牛鼻子,今後,如果用人單位處理性騷擾不力的,那麼,就可能會承擔相應的賠償、道歉的民事責任,這就觸動了僱主的利益,不再是員工之間的事。

  隨著民法典的正式竣工,將修築起一道更為堅固的法律“防火牆”,而這也將成為一座見證法治文明的里程碑。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