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雲:當年去皇馬是一時衝動
2020年05月14日12:14

  在世紀之交的巔峰階段,沒有花哨的動作,沒有入球後捨我其誰的慶祝,奧雲Michael Owen只是一種用自己最擅長的方式去做好分內事的樸實無華,為球會和國家隊攻入一粒又一粒的入球。

  2001年的奧雲銳不可當。那一年他舉起了6座獎盃:足總盃、聯賽盃和足協盃三冠王,再加上社區盾和歐洲超級盃,然後在過完22歲生日後的第三天獲得金球獎。目前他依然保持著獲此殊榮的最後一位英格蘭球員的紀錄。

  當賽季為利物浦攻入31球,紅軍極力想要重建在國內和歐洲的強勢地位。而比賽越重大,奧雲的表現就越好。球商極高,跑位精確,年紀輕輕,奧雲已經是一位嗜血的門前殺手。

  《442》雜誌有幸與這位當年的金童面對面,一起回顧那個屬於奧雲和所有紅軍球迷的輝煌的2001年...

  「對我來說,如果你坐下來沉迷於已經得到的成績,那是一種弱者的表現,」奧雲說道,「想要成為頂級,而且保持在最高水準,你需要非常貪婪,而且這種貪婪要進化成一種癮。那無關乎獲得的喜悅,而更是一種看著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被人奪走的痛苦。」

  奧雲的老室友,傑米-加歷查James Carragher表示,那個三冠王賽季的利物浦要比2005年伊斯坦堡奇蹟的那支球隊更為強大。「那絕對是我最喜歡的一個賽季,」41歲的前紅軍隊長說道,「假如你獲得了三個盃賽的冠軍,而依然可以在英超排名第三,這意味著你贏下了絕大多數的比賽。我會回看,然後想,我跟所有的兄弟一起並肩作戰,奧雲、科拿Robert Fowler、丹尼-梅菲Danny Murphy、謝拉特Steven Gerrard、夏文Dietmar Hamann,列納Harry Redknapp等等,這些我到現在依然親近的人,和他們分享回憶真的很特別。」

  「我們真得很強,」奧雲表示,「後防線上有希比亞Sami Hyypia、軒索斯(Stephane Henchoz)和加歷查,他們每場比賽都像是特洛伊人。然後我們有夏文和謝拉特。我們無所畏懼,沒有任何隊比我們踢的比賽更多。我們踢滿了可能的每一場比賽,這本身就是一種成就。」

  奧雲在為利物浦出戰的前6場聯賽中攻入7球,包括面對維拉的帽子戲法,但在接下來的13場裡僅入1球。從10月到4月,7個月時間裡,奧雲只收穫了兩粒英超入球。整個上半賽季,利物浦也並未表現出什麼冠軍相,他們在12月輸給了葉士域治和米杜士堡。然後,到了新年,事情開始起了變化。

  「當賽季,有奧雲、科拿、希斯基Emile Heskey和利特馬寧Jari Litmanen,我們應該是擁有世界上最恐怖的攻擊組合,」加歷查表示,「米高的上半賽季表現一般,但後來他調整了狀態,找回了射門靴。」

  而紅軍當季的第一場決賽奧雲並未參加。在卡迪夫前年球場進行的聯賽盃決賽,奧雲全場坐在後備席上,侯利亞用了希斯基和科拿的搭檔。他們最終在12碼大戰中戰勝了英冠的伯明翰。

  然而儘管在卡迪夫正選,科拿卻發現自己失去了在紅軍的前鋒順位。侯利亞開始重用奧雲和希斯基的組合。自1998年來到默施斯德後,法國人便堅定地打造著心中的球隊,就像他的法國老鄉雲格Arsene Wenger,侯利亞也吸收了英式足球中的力量和強大的團隊精神。

  「他真的將球會帶入了一個新時代,你知道如何去照顧自己和做好準備,」奧雲解釋道,「我們看到阿仙奴,他們令人匪夷所思。我們想,這些傢伙從不受傷,他們跑起來像是瘋了一樣,他們從不疲倦,他們到底在幹什麼?而侯利亞是第一個將那種理念帶到晏菲路的。他可能永遠不會告訴謝拉特怎樣傳球,或者告訴我怎樣射門,但他最擅長的是知人善用。在戰術上他非常睿智,而且很會鼓動我們團結一心,他是個非常棒的領袖。」

  在舉起聯賽盃後,利物浦繼續在各條戰線勇往直前。球會嗅到了再次登上歐洲大舞台的機會,終於可以從希素事件及被歐洲長年停賽的陰影中走出了。「當時的足協盃絕非雞肋,」奧雲說道,「我們和巴塞、羅馬、波圖還有奧林比亞高斯交手,而那還是在決賽之前就遭遇的對手,那真的是個非常困難的賽事。」

  2月份,奧雲面對卡比路Fabio Capello的羅馬,在奧林匹克球場獨中兩元。8強面對波圖,首回合在葡萄牙雙方打成0比0,移師晏菲路後,梅菲和奧雲閃電般的兩粒入球幫助紅軍成功晉級。4強的對手是巴塞。在魯營,面對擁有李華度、路斯-安歷基、哥迪奧拿和法蘭迪保亞的球隊,紅軍堅強的將比數定格在0比0。回到晏菲路,36歲的麥考利斯特攻入了一粒12碼,紅軍最終1比0淘汰對手攻入決賽。那是利物浦十六年來的首個大賽決賽。而在國內,他們攻入了足總盃決賽,對手是阿仙奴。奧雲在此前的比賽中狀態火熱,對陣喜鵲攻入3球,面對車路士梅開二度。在卡迪夫千年球場,雲格的球隊在大部分的時間佔據控球優勢,但得勢不得分。終於在比賽還有18分鐘結束時,龍格堡幫助兵工廠取得了1比0的優勢,留給紅軍的時間不多了。沒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第83分鐘,麥考利斯特自由球罰入禁區,巴布頭槌擺渡,奧雲在人群中覓得機會一腳抽射攻入扳平一球。

  「當我攻入第一球後,我慢跑回了中圈,這種感覺湧了上來,我就是知道,」奧雲回憶道,「就像是拳王阿里(Muhammad Ali- Haj)的比賽,當弗里曼把他逼到角落,眼看大勢已去,但忽然間,拳王一記重拳,一切都結束了。那時候我就知道阿仙奴已經完了。在我腦中的唯一問題是,在終場哨吹響之前我還有時間入球嗎?那不是是否,而是何時。那種感覺我從前沒有,以後也再未有過。」僅僅5分鐘後,奧雲得到了他的答案。他接到了帕泰利克-波格的長傳,順勢過掉了李-迪臣Lee Dixon,一個撥球晃過亞當斯(Tony Adams)。然後起左腳射門,皮球越過了施文的左手入網。米高-奧雲贏得了足總盃。「那是神奇的一天,」奧雲說道,「很有意思,好事會發生,你為隊友和球迷贏得了勝利,你也會樂在其中。」

  時間對於紅軍來說越發寶貴。距離和艾拉維斯在多蒙特的足協盃決賽僅有3天。來自巴斯克的西甲球隊是足協盃的一匹黑馬,他們在梅亞查面對擁有韋利和施多夫的國際米蘭贏了個2比0,然後在4強兩回合9比2狂掃了卡爾斯魯厄。

  來到決賽,儘管紅軍球員已經十分疲憊,但他們依然依靠巴布和謝拉特各入一球迅速建立領先。然後對手扳回一球。那之後奧雲在禁區內被絆倒,麥考利斯特12碼命中,侯利亞的球隊在中場休息時3比1領先。

  「我一直記得來到更衣室,看著周圍,就是忍不住想笑,」奧雲說道,「我知道隊友也跟我一樣在想,這也太輕鬆了吧。不像是我們想像中的那種決賽,在中場休息時,我就覺得擊敗他們很容易。然而我們差一點就搞砸了。」

  下半場比賽的第6分鐘,比數就變成了3比3。利物浦始終令人放心的後防瞬間懵圈。科拿再進一球讓紅軍再次領先,然而小告魯夫在常規時間最後一分鐘攻入了絕平。「在通往決賽的路上,每個人都說我們的比賽有些無聊,經常出現0比0和1比0,然後決賽里兩隊都打瘋了,」加歷查笑著回憶道。到了加時賽,艾拉維斯有兩人被紅牌罰下,然後他們進了一粒烏龍,當時的金球製讓利物浦拿到了這座珍貴的獎盃,這是自1984年以來紅軍的首座歐洲賽事獎盃。

  「那是球會需要達到的高度,」奧雲表示,「氛圍太棒了,感覺我們有一百萬球迷來到了多蒙特。對於教練來說那也非常特別,他是如此渴望贏得那座獎盃,幫助球會重回歐洲版圖,他深深理解球會的歷史和價值觀。」

  在足協盃決賽後,利物浦還有一場英超比賽,只要在查爾頓取勝,他們就將在希素事件後首次回到歐洲最高競技舞台。在山穀球場,利物浦4比0摧枯拉朽擊敗對手。利物浦最終排名英超第三,落后冠軍曼聯11分,然而比起前一個賽季24分的差距已經是個不小的進步。「那個賽季我們拿到了所有可能的盃賽冠軍,可能還需要一到兩名球員來達到最好。我們對聯賽冠軍也是如此渴望。我和加歷查常常都會聊這個,我們心中的那團火真的在熊熊燃燒。」

  而在英格蘭隊,奧雲同樣雄心勃勃。夏天結束後,2001/02賽季進行了一個月,國家隊來到慕尼黑在世界盃外圍賽中挑戰德國戰車。儘管主隊在第6分鐘便由贊卡首開紀錄,但艾歷臣的球隊重整旗鼓,開始了他們的表演。奧雲上演帽子戲法,班比和謝拉特分別建功,三獅軍團5比1大勝德國。這場比賽也確立了奧雲歐洲頂級射手的地位。而到了12月,官方通過一座金球獎認定了奧雲的貢獻和才華。在歐洲足協會員國體育記者組成的投票團中,奧雲獲得了176張選票,魯爾緊隨其後,獲得140票,隨後是簡尼的114票和大衛碧咸的102票。托迪、費高、李華度、舒夫真高、亨利和施丹都躋身前十,但沒有任何一位的選票超過奧雲的三分之一。

  奧雲可能不會稱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員,因為直到2007年,金球獎才成為了一個全球性的獎項,但他完全可以自認為是歐洲最好的球員。他是自1978和79年奇雲基瑾背靠背獲獎後的又一位拿到金球的英格蘭球員。然而,回到2001年,一切從簡。奧雲直到4月份才在晏菲路展示了獎盃,而那已經是最為高調的慶祝。

  「我相信我沒有得到其他金球獎獲得者那樣的讚譽,」奧雲坦承,「那在我們國家從來都不是最重要的。當我去了西班牙,他們說拿到金球獎的人是英雄。但我自己很驕傲,我手機里還保存著當時得票排名的一張照片,能看到都是誰排在我身後。看著那些名字,真的心潮澎湃,那是我從小的夢想。我不只是想做一個足球員,我還要做最好的球員。現在的感覺其實比當時更好,22歲的我只是把它當做又一個榮譽,放進櫃子後,我還要去追逐下一個。」

  然後隨後,傷病和霉運開始找上了奧雲,利物浦的新援也未能提供幫助。在2001/02賽季排在阿仙奴之後獲得聯賽第二後,利物浦開始走了下坡路。「我們帶來了迪奧夫El Hadji Diouf、沙利夫-迪奧和般奴-捷奴,希望他們幫助我們更上一層樓,然而卻事與願違,」加歷查表示。

  奧雲和隊友們無法突破此前的高光,而侯利亞也在2004年離開了球隊。而當那個夏天,皇馬的召喚到來時,奧雲開始考慮自己的下一步。

  「我從來沒想過要離開利物浦,」奧雲說道,「我們當時在美國進行季前集訓,我的經理人給我打電話,當時我和加歷查在屋裡,他聽到了我和經理人的談話。放下電話,加歷查說,別去。他們有魯爾Raul、朗拿度Ronaldo和摩連迪斯Fernando Morientes,你不會有出場機會!我當時的想法是走或者留各佔一半,但後來走的想法佔據了上風。我想到了伊恩-魯殊Ian Rush,出去晃一圈,我可以再回來。銀河戰艦,白色球衫,班拿貝球場,另一種文化,我承認當時有些衝昏頭腦。最終我同意了。但你知道嗎,當你要簽字時,想到開弓沒有回頭箭,你還是會有一瞬間的後悔,天哪,我做了什麼?我記得去機場的路上我哭紅了眼睛,我丟下了什麼?」

  儘管奧雲儘可能避免使用後悔這個詞,但離開利物浦對他而言依然是心裡的一塊創傷。他出色的國家隊生涯也沒幫上什麼忙,許多人會記得英格蘭的米高-奧雲而非利物浦的米高-奧雲。

  約翰-基比斯是利物浦球迷網站和播客的一位負責人,他表示,「我們總是有足夠的前鋒,但在過去20年裡一直缺乏一位優秀的左邊後衛,而非中鋒。這讓人們很容易看低奧雲。羅比-科拿更受愛戴,但奧雲在利物浦星光閃耀。他在晏菲路的每一分鐘都傾盡全力,他的贏波慾望有目共睹。我能理解他的掙扎,他可能看到許多努力不及他一半的球員得到球迷的擁戴。但後面發生了很多事。去皇馬不算成功,但當他回到英格蘭時,加盟紐卡素的確讓人驚訝。然而簽約曼聯是真的讓一切變得糟糕。」

  加歷查則認為奧雲在2001年的功勳應該足以讓他成為晏菲路傳奇中的一員,他應該得到紅軍球迷更多的愛戴。「我覺得那一天會到來,」加歷查說道。

  雲迪積克Virgil van Dijk也許會在接下來幾個月內拿到屬於自己的最高榮譽,但除非荷蘭後衛真的美夢成真,在所有為紅軍贏得歐洲榮耀的球員中,只有一位在為紅軍效力期間拿到了金球獎,他就是米高-奧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