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律師突然被陌生男人當街“熊抱”,最後她把公安告了
2020年05月15日14:02

原標題:杭州女律師突然被陌生男人當街“熊抱”,最後她把公安告了

在夏日傍晚的鬧市區,行色匆匆的女人突然被一個陌生男人當街“熊抱”。

女人掙脫後報警,警方認為男子行為情節特別輕微,不予處罰,女人覺得“不對啊”,這個事情的惡劣點應該在“公共場所”四個字上,依照相關法律應該拘留。

認為公安罰輕了,女人將公安機關告上法庭,是的,這是比較“專業”的行政官司,女人的職業是律師。

陌生男當街“熊抱”

還說“摸你又怎麼了”

事情發生在去年6月2日晚上8點多,杭州城西美食街益樂路米蘭洲酒店門口,那個時段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林麗(化名)從近旁文印店給女兒打印好卷子出來,一手拿著電話在打,一手拿著卷子,路過一家酒店門口時,突然從側面過來一個男人,一記熊抱,摟住了林麗的腰,還胡亂摸了兩把。

據林麗說,當時男人還威脅到“摸你又怎麼”。

林麗掙脫後,第一個反應是報警。

杭州西湖區公安分局展開調查,並將男子陳某傳喚到案。陳某系事發地點旁某KTV常客。

經查證,公安機關認為陳某的違法行為屬於情節特別輕微,不足以構成強製猥褻、侮辱罪,認定猥褻行為成立,但結合造成社會影響後果、主觀認錯、悔過態度等綜合評價,決定對陳某不予行政處罰。

女律師認為公安對

“猥褻情節嚴重”認識有偏差

林麗是個傳統的女人,性格上又有軸的一面,這下子她跟公安“杠”上了。

換個女人,面對這般鹹豬手,也許反手兩巴掌順帶踹一腳,林麗當時有點懵,清醒過來後做法律工作的她第一反應也是報警。

但是警方最後對陳某的處理結果,林麗認為跟她對這一法條的理解不一樣。

在跟警方溝通無效後,林麗決定以打一場行政官司的方式來為自己維權。

她的訴請是:撤銷公安的“不予處罰決定書”,責令公安對陳某作十日以上拘留。

她起訴以及在庭審中針對對方答辯發表意見的主要落點,都在於——陳某的猥褻行為到底算不算“情節嚴重”。

到底什麼樣的猥褻

算情節嚴重

公安對陳某行為的定性是明確的,“猥褻”成立,但是認為“情節特別輕微”。

公安答辯到,結合詢問以及路面監控顯示等多方調查,他們認為陳某行為“持續時間較短,造成社會影響後果較輕,主觀認錯悔過態度較好”,根據《治安處罰法》,這類“情節特別輕微”的就是應該減輕處罰或者不予處罰。所以,我們沒錯。

但是林麗覺得“情節嚴不嚴重”不應該是公安列舉的“持續時間較短”,時間短又不是陳某主動放棄,而是我掙脫得快;警方說“社會影響後果輕”,但是我認為事發鬧市區,周邊有四所學校,“社會影響惡劣,潛在危害太大”;警方說“主觀認錯悔過態度較好”,林麗從事發至今,從來沒有接到過陳某的道歉。

而且最關鍵的是法律適用問題,林麗覺得這裏猥褻的情節是否嚴重,應該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並參照公安部裁量指導意見、省公安廳裁量基準,本案案發地點在公共場所,就應該屬於“情節嚴重”。公安機關認定陳某“情節特別輕微”的依據實際是在“情節嚴重”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的量罰幅度內,具體處十日、十一日還是十五日拘留的裁量情節。

林麗的意思是該量罰幅度應該以行為發生地點為要件,而不是以結果為要件。

既然屬於“情節嚴重”了,就應該十到十五日拘留。

日前,法院對此案進行了審理,雙方辯論激烈,庭審持續了三個來小時,法院沒有當庭判決。

來源:錢江晚報•小時新聞首席記者 肖菁、中新短視頻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