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擁抱,甚至懶得爭吵,這樣的魯爾德比令人“心酸”
2020年05月17日11:41

  原標題:沒有擁抱,甚至懶得爭吵,這樣的魯爾德比令人“心酸”

  終場哨聲響起時,哈蘭德與隊友們和往常一樣,來到他們熟悉的南看檯面前的草坪,向空空如也的兩萬個站立席鼓掌致謝。看台上,守在球迷通道的安保人員向球員鼓掌致意。單薄稀疏的掌聲,混著遲滯的回聲,響徹西格納伊度納公園球場上空。

哈蘭德與隊友們慶祝進球時保持著距離。
哈蘭德與隊友們慶祝進球時保持著距離。

  這註定是一場載入史冊的“魯爾德比”。19歲挪威“小神鋒”哈蘭德打入了聯賽重啟後的第一粒進球,他自加盟多特蒙德後已經打入10球,比沙爾克04全隊今年的進球都多;多特迎來他們在德甲曆史上第800場勝利,取得本賽季聯盟最高的第16粒快攻反擊進球;沙爾克在主帥瓦格納帶領下遭遇聯賽連續8場不勝的尷尬……比這些數據更重要的是,聯盟以這場比賽向世界宣告德甲回歸,以不屈不撓的體育精神展示抗擊疫情的決心和信心。

  “魯爾德比”在德國足球界享有特殊地位,在某種意義上說,重要性甚至超過了拜仁與多特的“國家德比”。它是昔日煤炭鋼鐵重鎮的工人文化重要組成部分,是硬漢雄風、血脈僨張的代名詞。以這樣的對決重啟聯賽,可能是曆史的巧合,也可能是曆史的必然。

  從實力上講,多特明顯高於對手,但“魯爾德比”從不看紙面實力,有著它特殊的勝敗邏輯。疫情在德國暴發前,記者曾到蓋爾森基興採訪沙爾克主帥瓦格納,並在俱樂部新聞官陪同解說下,參觀了俱樂部主場、博物館和球迷吧。

  在沙爾克球迷看來,他們能不能贏下德甲冠軍都不如贏下“魯爾德比”重要。事實上,自德甲聯賽創立以來,沙爾克從未奪冠,但只要能贏多特,球迷就認為賽季任務完成了一大半。

  採訪中記者發現,瓦格納和俱樂部工作人員在談到多特時,一直以“隔壁那支球隊”來代替。後來與球迷交流中發現,兩個俱樂部之間雖然只有三十多公里距離,但球迷界限清晰、態度鮮明,避諱直接稱謂對方。

  多特球迷稱蓋爾森基興為“黑爾訥西”(黑爾訥是蓋爾森基興東邊市鎮),沙爾克球迷稱多特蒙德為“呂登沙伊德北”(呂登沙伊德是多特南邊市鎮)。黑爾訥和呂登沙伊德都是不太知名的小地方,球迷以此嘲諷對方。

  兩隊球員在轉會時都會避免轉到對方球隊,這意味著“難以饒恕的背叛”。曆史上只有極少數球員選擇轉會到對方球隊。2000年安德烈亞斯·默勒從多特轉至沙爾克,通過三個賽季的努力,才勉強讓沙爾克球迷接受。

  兩隊恩怨情仇已經沉澱在球迷的日常生活中,化為無數個難以忽視的細節。多特死忠球迷主場聚集在南看台,沙爾克就偏要把主球迷區設在北看台,一切都要和對方不同。正所謂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多年來球員、教練走走換換,沒有“恩怨”可言,球迷才是“鐵打的營盤”,這是德比真正精神內核。

球員在空空如也的球場上謝場
球員在空空如也的球場上謝場

  然而,疫情抽空了這個“內核”。德甲聯賽重啟的巨大代價是球迷無法在場。德國足球職業聯盟以及各個俱樂部意識到,空場比賽可能是今後很長一段時間為了維繫比賽做出的無奈選擇。

  德語里有一個專門單詞指代沒有觀眾的比賽——“幽靈賽”。很多球迷組織公開反對“幽靈賽”。他們始終認為,球迷是球隊的一部分,沒有球迷的比賽就像一個人沒有靈魂。對“魯爾德比”這樣量級的對決來說更是這樣,少了球迷現場參與,比賽看上去像是一次比訓練教學賽還乏味的演出。沒有歌聲、口哨聲、呐喊聲,電視機前可以聽清主教練每一句戰術指導。

  如果沒有疫情,西格納伊度納公園球場外的酒吧、餐吧提前半個月都訂不到座位。8萬人球場將座無虛席,媒體席也一座難求,南看台將成為球迷歡樂的海洋。畢竟,多特在過去幾次德比中並沒占到什麼便宜,一次4:0酣暢淋漓的勝利足以令人瘋狂。

  如果沙爾克球迷開拔到“呂登沙伊德北”為球隊助威,“礦工”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缺乏鬥志和爭勝的信心。至少,他們會“死”得氣概豪邁,被球迷當作英雄接回蓋爾森基興。

  現在,一切看上去令人心酸。沒有球僮、沒有握手、沒有擁抱、沒有慶祝,甚至懶得爭吵,球員下場後先領一個口罩,回到座位,隊友間隔1.5米遠……這可是“魯爾德比”,裁判下半場甚至沒有給哪怕一秒鍾的傷停補時。

  記者:劉暘

  來源:新華社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