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連續兩季度負增長,日本成疫情下進入衰退的最大經濟體
2020年05月18日16:39

  原標題:GDP連續兩季度負增長,日本成疫情下進入衰退的最大經濟體

  5月18日,日本經濟再生大臣西村康稔表示,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海外需求疲軟,預計日本經濟將大幅下滑。

  據日本共同社18日報導,日本內閣府當天發佈的日本2020年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初值顯示,剔除物價變動因素後的實際GDP比上季度下滑0.9%,換算成年率為下滑3.4%,連續兩個季度呈現負增長。其中個人消費環比減少0.7%,企業設備減少0.5%。出口環比減少6.0%,進口減少4.9%。公共投資和住宅投資也有所減少,主要項目均呈負增長。

  “這使日本成為‘新冠疫情時代’正式進入衰退的最大經濟體(編者註:GDP環比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負增長即可認定為經濟衰退),德國與法國可能也將步其後塵。”《華爾街日報》18日撰文指出。

  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首席日本經濟學家德瓦利爾(Izumi Devalier)表示,日本經濟在陷入新冠疫情衝擊時處於非常疲弱的狀態,“但真正的大麻煩將發生在4、5、6月份,到時候經濟將出現三個季度的負增長。”

  據彭博社5月15日援引分析師的話預測,日本第二季度GDP將縮水21.5%。

  日本經濟“步履蹣跚”

  去年10月,日本政府將消費稅從8%提高到10%,消費支出隨之下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此舉將有助於償還發達國家中最高的國債,並為隨著日本工人年齡增長而不斷增長的社會服務需求提供資金。

  幾天后,颱風襲擊了這個國家的主要島嶼,造成了巨大的破壞,並進一步拉低了經濟活動。而在此之前,由於全球需求放緩以及美中貿易摩擦的影響,日本去年的出口數字一直在穩步下降。

  這種情況到了今年甚至更糟。

  新冠疫情在全球暴發打擊了日本的出口,還迫使日本推遲了被看作是提振經濟“強心劑”的東京奧運會,隨後為了遏製新冠病毒的傳播,與其他國家一樣,日本採取措施使全國進入了一種“軟封鎖”狀態。

  這一決定對經濟產生了更深遠的影響。在從4月開始的“緊急狀態”下,日本關閉了邊境、學校停課、企業關閉,人們不得不呆在家裡,導致消費水平大幅下降。

  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東京最繁華的商業區基本都處於關閉狀態。據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平時異常繁忙的新宿火車站在緊急狀態期間客流量下降了70%。通常擠滿了遊客的城市旅遊景點也變得異常清冷。

  疫情下慘淡的旅遊業和出口

  最近的數據早已暗示了日本本季度經濟增長可能受到的嚴重打擊。據日本國家旅遊局的數據顯示,3月份赴日遊客數量同比下降93%,僅略高於19萬人。2020年整個第一季度,外國遊客在日本的消費下降了42%;4月份的消費者信心指數更是暴跌至低於2008年金融危機和2011年福島核事故之後的水平;僅在4月頭20天,日本的出口就下降了逾五分之一。據《紐約時報》報導,日本內閣府一項針對經濟觀察人士的月度經濟展望調查的數據達到曆史新低,其結論是“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本已極其嚴峻的經濟狀況將進一步惡化。”

  在國內疫情逐漸受控的背景下,經濟複蘇成為各國政府迫不及待推進的重點內容。5月14日,安倍晉三宣佈,提前解除除東京都、大阪府等8個都道府縣之外的39縣的緊急狀態。這是日本4月7日宣佈緊急狀態、4月16日將其範圍擴大到全國後首次宣佈解除緊急狀態。

  解除全國範圍緊急狀態的決定讓人們看到了希望,這意味著日本服務業現在有機會啟動緩慢的複蘇。

  但彭博社指出,隨著全球需求繼續受到打擊,製造商可能需要等待更長的時間。報導指出,如果沒有疫苗,日本和其他國家一樣,將面臨進一步感染的風險,並將不得不再次關閉部分經濟。

  日本瑞穗證券公司首席市場經濟學家上野康成(Yasunari Ueno)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日本出口商需要的全球經濟複蘇可能是緩慢的、斷斷續續的,“任何認為製造業將成為複蘇催化劑的預期都是無稽之談”。

  摩根大通首席日本經濟學家宇井宏(Hiroshi Ugai)表示,PMI數據仍顯示服務業活動遠弱於製造業,但這種情況可能在第二季度發生改變。

  對於日本的服務業而言,另一個可能延長衰退的因素是旅遊業,這曾是“安倍經濟學”(Abenomics)最明顯的成功故事之一。直到2019年,前往日本的海外遊客數量在過去8年里增長了約5倍。

  然而,東京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教授、日本央行前董事會成員白井百合(Sayuri Shirai)表示,依靠在疫情之前創造經濟增長的企業來帶動經濟在未來幾年是不可能的,經濟活動要恢復到接近以前的水平,可能還需要很長時間。

  “旅遊業一直是經濟增長的一個小但重要的驅動力,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複蘇。原本為了奧運會而貸款的酒店和餐館等企業,現在可能會發現自己無力償還債務。”白井百合告訴《華爾街日報》。

  東京智庫瑞穗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高級經濟學家枝田健太郎(Kentaro Arita)也向該報表示,如今已經很難避免一場全球性的金融危機,“或者更嚴重”,他說。

  靠政府,行不行?

  白井百合稱,未來很多年,企業自身能力將非常有限,這就需要政府持續給予支持。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5月14日,安倍晉三表示,日本政府計劃在6月17日本屆國會會期結束前,通過第二份補充預算案,為緩解新冠疫情的進一步舉措提供資金。

  到目前為止,日本現有的經濟刺激預算已經超過了該國GDP的20%,如果在一年前,這個數字可能會顯得很多。但是,由於美國已經承諾提供幾乎兩倍於此的資金來支撐其經濟,日本——過去經常因其使用債務資助的刺激計劃而受到批評的國家,現在也被指責在其複蘇計劃上沒有投入足夠的資金。

  另一方面,《華爾街日報》指出,對於在疫情面前“潰不成軍”的多個國家來說,日本的就業情況比其他國家好很多。“但在就業損失方面,這並不意味著工資、收入和市場情緒沒有受到衝擊。”美銀美林的德瓦利爾認為,保住人們的工作並不足以保證國內需求將會複蘇。她表示,這些情況可能會形成一個“不利的反饋循環”,需求複蘇疲軟會使人們更加謹慎,進一步拉低需求。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將需要對家庭和企業提供更多的援助。“歸根結底,政府需要做得更多。”她說。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