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停止履行所有協議”,巴勒斯坦“絕地反擊”
2020年05月20日13:53

  原標題:“停止履行所有協議”:巴勒斯坦“絕地反擊”|新京報快評

  以色列若“兼併”約旦河西岸猶太定居點,最終將會使得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區域碎片化,巴勒斯坦人的生存空間也將被大大壓縮。

  ▲巴勒斯坦宣佈:停止履行與美國和以色列達成的所有協議。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文 |王晉

  據央視報導,當地時間20日淩晨,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在拉姆安拉宣佈,從即日起,巴勒斯坦將終止與美國和以色列政府達成的所有協議及備忘錄,其中包括巴勒斯坦此前承諾在安全領域內的相關義務。

  他在演講中具體談到,新成立的以色列聯合政府將“吞併約旦河穀地和巴勒斯坦被占領土上的猶太定居點”作為其優先考慮的政策,表明以色列方面已經完全無視此前巴以雙方達成的、包括《奧斯陸協議》在內的全部協議,和國際社會針對巴以問題的所有決議。

  他還指責,美國公佈的所謂“巴以和平世紀協議”,以及其將駐以使館遷移至耶路撒冷等舉動,不僅公然違背了國際法,也為以色列的“吞併”行徑奠定了基礎。

  “斷絕關係”是對以色列“兼併計劃”的強硬反擊

  當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宣佈將“斷絕”與以色列和美國關係,停止履行與以色列和美國的所有協議時,世人感受到了來自於巴勒斯坦人的憤怒和絕望。

  面對以色列和美國特朗普政府在巴以問題上的步步緊逼,巴勒斯坦已經退無可退,卻又無計可施。

  當地時間17日,新一屆以色列聯合政府正式成立,總理內塔尼亞胡表示將盡快推動對巴勒斯坦約旦河西岸猶太定居點以及約旦河穀地“行使主權”。這成為此番巴勒斯坦強硬反擊的直接原因。

  從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以色列占領約旦河西岸之後,以色列國內對於約旦河西岸未來地位的態度,大體上可以分為三類,即“全面兼併”、“部分兼併”和“全部撤離”。

  以色列國內一些右翼和極右翼宗教團體,一直要求全面兼併約旦河西岸地區,認為這一地區從聖經時期就屬於猶太人。絕大多數以色列右翼政治和社會團體,要求“部分兼併”約旦河西岸,尤其是具有曆史意義的希伯來老城,具有重要戰略意義和資源稟賦的地區如約旦河穀等。

  也有不少左翼以色列團體要求徹底放棄約旦河西岸,借此實現與巴勒斯坦和廣大阿拉伯國家的持久和平。

  從2018年11月到2019年5月,曆經了近一年半的“大選-組閣失敗-大選-組閣失敗-大選”鬧劇後,以色列各個重要政治派別終於達成協議,組建聯合政府。由總理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右翼政黨利庫德集團,和由以色列國防軍前總參謀長班尼·岡茨領導的中間翼政黨“藍白聯盟”,組建了聯合政府。

  曾經被國際社會寄予厚望、原以為會倡導和平的“藍白聯盟”高層,也紛紛表示,將支持特朗普推出的偏袒以色列的“巴以世紀協議”,同意兼併約旦河西岸部分區域。以色列“兼併”約旦河西岸,似乎已經進入倒計時。

  內塔尼亞胡也由此成為了以色列曆史上第一位在就職典禮上公開談論“兼併”約旦河西岸的總理。

  ▲資料視頻。朗普發推改變美國對中東立場: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主權。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巴勒斯坦方國家獨立的夢想或被“掐滅”

  內塔尼亞胡之所以在此時強烈“兼併”約旦河西岸的猶太定居點,是考慮到三個時間節點。

  第一個時間節點,是本月底內塔尼亞胡將前往耶路撒冷地方法院,應對以色列檢方針對自己和家族的貪腐訴訟案,內塔尼亞胡需要高調地獲得國內民眾尤其是右翼社會團體的支持,來形成輿論上的優勢地位。

  第二個時間節點,是今年11月將會開啟的美國總統大選,支持和偏袒以色列的特朗普能否連任,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第三個時間節點是2021年11月,根據組閣協議,內塔尼亞胡將交出總理職務給“藍白聯盟”領導人岡茨,因此內塔尼亞胡必然會在此之前,推動一系列自己期待的內政外交政策,贏得更多的政治先機。

  約旦河西岸的未來地位,不僅涉及以色列外交政策,更受到以色列國內政治的影響。

  從上世紀70年代以來,以色列右翼和極右翼團體,尤其是宗教團體,已經在約旦河西岸修建了各類合法和非法的定居點數百處,定居人口已經達到近50萬。

  這些在約旦河西岸定居的猶太人社團,往往與以色列國內的右翼社團關係密切,也與美國國內的各類右翼猶太團體關繫緊密,在以色列國內擁有巨大的政治動員力。

  因此一旦猶太定居點建立起來,就難以拆除;未來巴勒斯坦國家建立,在約旦河西岸的猶太定居點,必然要考慮猶太定居點的歸屬和地位,因此內塔尼亞胡政府必然會在這時強調“兼併”約旦河西岸的猶太定居點。

  儘管內塔尼亞胡強調“兼併”約旦河西岸的猶太定居點,但是由於猶太定居點大多處在戰略地位重要的巴勒斯坦城市周邊區域,掌控了絕大多數約旦河西岸的文化、淡水和戰略資源。加之以色列軍方在各個主要的約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城鎮村莊周圍修築了密密麻麻的隔離牆和檢查站,事實上分割了約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聚居區之間的彼此聯繫。

  因此,“兼併”約旦河西岸猶太定居點,最終將會使得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區域碎片化,巴勒斯坦人的生存空間也將被大大壓縮。

  儘管未來巴勒斯坦仍然存在建立獨立國家的可能性,但是一個失去聚居區彼此聯繫的國家,恐怕很難形成有效的國家網絡。巴勒斯坦的“抗議”,原因正在於此。

  □王晉(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教授,敘利亞研究中心研究員)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