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梅塔盼回職業 憶與丁俊暉爭冠看好“後浪”
2020年05月22日17:25

  印度檯球名將阿迪蒂亞·梅塔對祖國的桌球未來很有信心,因為將有一波極具天賦的“後浪”襲來。

  梅塔可以說是印度有史以來最優秀的桌球球員,他是唯一一位打進過桌球排名賽決賽和打出官方記錄的147的印度選手。

  因頸椎傷病,他在2018年被迫退出職業賽場,但他從未放棄回歸的念頭。

  阿迪蒂亞·梅塔

  目前他活躍在印度國內的桌球賽場,領略到諸多有潛力的新人的風采。6屆桌球世錦賽冠軍得主史蒂夫·戴維斯曾表示,印度需要大量檯球後備人才,才能培養出足以躋身職業賽場的職業選手。

  對此梅塔態度樂觀,他說:“這兩年的所見所聞著實讓我意外,我離開印度征戰職業有些年頭,所以回來打球時不太瞭解印度業內現狀。”

  “如今我已在印度各地打比賽,發覺印度的球迷群體和人才隊伍壯大了不少,有些業餘選手在我看來或是幾十年一遇的好手。”

  梅塔是職業桌球賽場功績最多的印度球員

  “我和潘卡吉·阿德瓦尼在20年前打出來了,之後還沒見過印度的業餘球員水平取得什麼實質性的突破,現在我終於見證到了,看到年輕人的參與度我由衷高興。”

  在2019/20賽季期間,世界桌球巡迴賽(WST)有多項大型賽事首次通過Facebook Live在多個地區免費播出,其中便有印度。

  2000餘萬人通過這個渠道收看了桌球賽事,34歲的梅塔說:“現在有機會看那些最出色的球員比賽,年輕人就能研究他們,向他們學習。”

  “我們需要確保他們得到正確的指導,打好基礎,還需要提高基層和業餘層面的參與度,以便發掘良才。”

  阿德瓦尼和梅塔

  “中國的年輕球員成千上萬,其中最突出的已經起來了。參與桌球的孩子越多,也就有天賦的也就更容易顯露,他們缺的是一個展示的機會,只要滿足條件,就一定有所收穫。”

  “等桌球誕生150週年或許是個不錯的目標,我們希望到時能在職業巡迴賽上看到一些新的年輕面孔,也希望我自己能發揮作用,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分享經驗和知識,幫助印度在職業桌球賽場站穩腳跟,並讓印度成為桌球的又一座大本營。”

  梅塔的父親就是一位鍥而不捨的運動員,跟隨父親的腳步,他12歲就開始接觸檯球。

  梅塔

  梅塔回憶:“相比停留在孟買炎熱的戶外,躲進桌球球房似乎是更好的選擇,以前電視上沒有多少桌球可看,只能在半夜後看ESPN的英超集錦。”

  “父親有時會從叔叔那裡拿到一些世錦賽的比賽錄像,當時還是斯蒂芬·亨特利的時代,所以我看過他的比賽。”

  17歲時,梅塔便開始為國效力,天賦也顯而易見,但就他的進步曲線而言,雖不會曇花一現,但確實太過穩健,著實沒有讓人刮目相看的表現。

  所以在2007年,他有一年時間沒再碰桌球,轉而去照顧自家生意。等他重回綠球檯,他迎來一次飛躍,贏得邦冠軍,又在全國賽和亞錦賽取得亞軍的好成績。

  梁文博、梅塔與德差瓦·普京

  他在職業巡迴賽的第一次試水不太順利,但到2012年他迎來巔峰狀態:在亞錦賽決賽擊敗潘卡吉·阿德瓦尼奪得冠軍,並憑藉卓越的體育功績獲得印度阿朱那獎。

  憶起那段時日,梅塔說:“那真的是一個難以忘懷的時刻,去了總統官邸,和我的家人一起獲得總統的頒獎。真是莫大的榮幸,憑成績獲得獎項的認可是我的畢生目標之一。”

  2013年,他在哥倫比亞舉行的世界運動會代表印度出戰,並在桌球的決賽中3比0擊敗梁文博奪得金牌。“這給了我努力下去的動力,我戴著金牌的照片一直掛在我家牆上,與(印度)三色旗站在一起伴隨著國歌,這是我人生最重大的時刻之一。”

  “我總是不夠自信,信念也不夠堅定,但贏下金牌就好像推著自己前進。”

  丁俊暉與梅塔會師決賽

  同年,梅塔經曆了職業生涯最美妙的一週,恰好是印度史上首次舉行職業桌球排名賽。時隔138年,桌球終於在誕生地舉辦起一項排名賽事。

  在新德里,梅塔在強大的主場加成下大殺四方,先後淘汰彼得·艾頓、馬克·威廉斯等人,與阿德瓦尼會師四分之一決賽,兩人無論誰獲勝,都將創造印度球員在一項桌球排名賽中的最好成績。

  梅塔以4比3取勝,又以同樣的比分戲劇化地擊敗斯蒂芬·麥佳亞挺進決賽,在和丁俊暉進入決賽前,他僅有45分鍾的時間休整,最終筋疲力竭的他以0比5輸掉,但雖敗猶榮。

  “就算我輸了,但這已是首屆印度公開賽最好的劇本的了,”梅塔笑著說,“能在決賽對陣史上最強的亞洲桌球選手——丁俊暉,是一種榮幸。參賽全程都很美好,我至今仍覺得那是最好的一屆印度公開賽。”

  2013印度公開賽決賽

  “我們國家缺乏舉辦大賽的經驗,過程中難免有些問題,但從球員的角度看,我們除了戲劇化的場面別無所求。我有觀眾的支持,度過了生命中最美妙的一段時光。”

  2014年,梅塔的競技狀態開始受到傷病的影響,但他在那年又一次立下一塊里程碑——成為官方記錄的147締造者中唯一的印度球員。

  梅塔說:“在我以往的各項功績中,147是我非常珍惜的一段記憶,現在我們再說起這項運動145年的歷史,羅列有貢獻的球員,我能是其中之一。”

  “這杆球很出乎意料,在保羅·亨特經典賽之前的兩個月我還因頸部傷病被迫停賽。那場比賽我打得很痛苦,心裡想著趕緊打完,那場已是當天打的第三場比賽了,前兩場我還都是以4比3贏的。”

  梅塔、WPBSA主席J·弗格森、M·沙比與阿德瓦尼

  “對陣麥佳亞我0比2落後,我就心想如果有機會,就圍著球檯快速打,試著連得50、60分贏下一局球。我的右半身已經開始麻了,腿和手臂也開始沒有知覺,在那種情況下打147簡直是荒謬,我根本不知道咋就發生了。”

  梅塔一直保守治療傷病,在2018年暫別桌球後,他決定穩妥些,先在2019年回歸業餘賽場,也不乏亮眼表現,如與阿德瓦尼組隊在緬甸贏得世界團體錦標賽金牌,又在全國錦標賽決賽將這位隊友擊敗奪冠。

  “我正在一點點穩步前進,為重返職業賽場的可能性做足準備,目前條件尚不足,還未完全恢復健康,也沒能找回最好的狀態。”

  “狀態穩定性一直是個問題,我的杆法也不夠穩,有時不知道自己會打出什麼效果。”

  “我還需要時間,畢竟頸椎傷病也沒有徹底解決,但我能期待在某個時刻回歸職業賽場。”

  梅塔何時回歸WST我們不得而知,但能確定的是,等那一日來臨,印度——甚至全球的桌球都將迎來一次強大的助力。

  (世界桌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